首頁 »
2007/04/30

後浦港話滄桑


滄海桑田恍若一夢



滄海可以成為桑田,桑田也會再成滄海,地球在發燒,海平面在上昇
「後浦港」是個歷史名詞了,位於浯江溪口處,「浯江」為金門之泛稱,實則無水,為榜林溪與後垵溪之合流,則為舊十景『珠江夜月』,後垵溪在明代時候,地形低於現在,海舶可到達後垵,潮高八尺可泊小舟,故解智孚濟廟碑尚有『左有洗馬溪,千艘叢泊,右有龍湖庵,鐘鼓鏘鳴。』
    舊稱大橋的浯江橋,在后垵,董林兩溪合流處,百年來的潮來水淹,汐退留沙,沒什麼水流的溪,也慢慢的被沙土填高起來,最後小舟只能到大橋下了。

當時後浦港灣也大過現在,港灣內的船泊也是要靠漲退潮時才可駛入,整個後浦港還從內到外分成了後浦渡頭,下港渡頭,中港渡頭,上港渡頭,後浦渡頭在現今的金城國中體育館處,當時的此處還有天后廟,昭宗祠,萬善祠,節烈坊,天后廟圮,並將廟裡天妃移到現今小媽祖廟內,近年在水試所旁也重建了天后宮,小媽祖宮內之境主為造船之神廠官爺又稱為藍賓王。昭宗祠毗連天后廟,嘉慶年間總兵許松年建。萬善祠民國63年移到現今所在地。節烈坊康熙年間為許元洛妾黃氏立。在金城國中有校地科技教育大樓牆角邊,曾有一口金城地區最好的井,『桑海井』又稱下井,當時大潮時海水會淹到井邊,井水還是一樣的甘甜,那時在吸鴉片的人留傳一句話,『下井水,雙糕潤,兩條根。』吸鴉片時候要配下井的水泡出來的茶,和好吃的糕餅。

創建昭宗祠碑

金門昭宗祠記碑

下港渡頭在今雄獅堡處,也稱之為『槍樓仔下』,節烈坊在2002年11月6日在重修雄獅堡附近海灘又重新出土,又是被國軍拿去建築工事用。嘉慶39年金門大旱,縣丞李湘洲還在中港渡頭祈雨,禳旱魃(註1)。清咸豐年間在中港渡頭建有後浦礮台(炮台),其炮台曾在嘉慶四年西元1799年發揮作用,打退駛入後浦滄的艇罪船隻,民國初尚存,所以因此下港渡頭在炮台下方的關係,有了『槍樓仔下』之別名。

註1: 旱魃為傳說中引起旱災的怪物,也稱之為『打旱骨椿』
鄭成功造船處,相傳在後浦土名船仔頭,縣誌說此處惟可信的鄭成功遺跡。那船仔頭在那裡呢?縣誌中舊昔街市寫到,南門街:由新街(今中興路南段)而南,經許祠家廟,近小媽廟後。船仔頭:由南門街折而南,近小媽廟後邊。在現有街市中,珠浦南路:自南門街土地廟邊起,至舊船仔頭,兩旁多為住宅,僅有店屋九棟。大約的位置有了解嗎?
現今還留下地名的上港渡頭,駛往福建省同安縣城之碼頭,所以也叫同安渡頭,此渡頭另設有駛往劉五店渡頭一處,同安渡頭,蔽東北風,潮高八尺,可泊四百擔船兩百艘。當初要過來同安渡頭的路途可不是從金門高中這一段路過來,當時,金中,安和社區,華僑之家,省政府,萬善同歸所後浦渡頭這一帶全是義塚之地,有新置義塚在西門外路亭南,是要從現在金中靠近中正國小這路繞過金中的後方延鳳尾溝來到同安渡頭,要走過墓區也是可以的啦!在道光年間陳光求有從馬舍宮前鋪有一條石板路到達同安渡頭,(現在的馬舍宮(外武廟)是往後移過的廟址)石板路被這附近的稱為石路,是現在7-11對面這條路,但在三十八年後石板被挖走當成碉堡的建材了,石路舊時就是穿越現在的安和社區,而安和社區舊時也是墓區。

 

在同安渡頭建有石橋,延伸入海,不受潮汐影響船泊靠岸,碑為清光緒七年西元1881年董事林章楩,林豪,許揚洲,薛師儀,洪作舟,許耀焜等人所立,概述後浦自清康熙21年設署以來,人文蔚薈,取代金門城,惟其渡頭斥鹵連延,商旅不便。迄光緒初年,由地方士紳暨旅居日本,上海,新加坡等處鄉橋,共同捐得當時銀圓壹仟捌百參拾圓,興建一座長一百九十丈的大橋,於光緒七年完成稱之為共濟橋,在往後的歲月裡,還修建過幾次石橋,在光緒丙午年時候修橋還用了餘額在渡頭舊屋左側增建了一座路亭,以供過往旅人休息之用。民國四年知事左樹爕再修建路亭,圍牆成屋。

註:三尺為一丈之算法石橋約有五六百公尺。
同安渡頭在國共戰爭大陸淪陷之下,國軍轉進金門防守,為了防務需要,將渡頭的石橋拆解當成建材,成為了灘頭碉堡,往後,軍事戰爭慢慢不如往日緊張惶恐之下,軍營也一一撒掉,渡頭不見了、軍營也荒癈掉了,在海灘邊的碉堡是用共濟橋的石條建築起來的,還默默留守在沙灘上。
 

後浦南門之水門口至下娘仔宮一段海灘,俗號海仔滿為通向前方各鄉之孔道,潮漲則汪洋數里,無法通飛渡,潮退又沙渚泥甯跋涉頗苦,拖泥帶水尤以婦女更為難堪,近者南洋之前面各鄉華僑在洋倡議,建造石橋,成表贊成,良以斯橋落成,便利不少,故一經勸募群樂解囊,立得捐銀鉅萬,當即委派代表回里滿負責計畫督造工程,辨事處暫前水頭鄉,聞其路線仍遵照舊時所鋪之石板,添高加築即由舊橋斷處接起連啣直抵娘仔宮,其高度以潮水來時可見橋面,而潮退可直接行走免卸鞋襪為標準,聞現經確定,石匠即以水頭鄉所產之石窟炸鑿取用,聞與石匠約定該石窟所採之石除供給造橋外,其所剩者盡歸石匠販售,而以不取工值為條件件云云。民國十八年。


夏墅攔港塘,即宋梁丞相後浦埭舊址。明季有內外兩埭,外埭常壞,內埭安全。民國43年築長五百五十公尺,高四公尺,頂寬四公尺 ,邊坡一點五比一之石砌土堤。自香蓮廟到南門,中建一橋以通浯水,名浯江大橋,內可得面積約二百畝。民國43年四月,再增建其東北縱横二堤,設閘蓄水,養殖魚類,就成現今的莒光湖。民國46年於堤外北面靠近南門海濱築有兩塘。內區為鎮民所築,外區為國軍所築,稱之為金城鎮有塘,54年底金城發動民眾義務勞動,想再築堤但失敗。60年填塘成為現今的運動場,南面自香蓮廟築堤,連至賢厝,為金山鎮有塘。51年自東門圓環建民族路至金城中學,而民權路金城中學到地方法院這一段在42年以建成。民國53年在南門海濱創立現在的金城國中,校址原是坐小丘,移山填海去,此也有個土名為大坑溝,民國47年823砲戰,大坑溝曾是西南門兩里里民砲戰期間避難的場所,大坑溝是紅土層,其兩壁挖築有縱橫幾十條坑道土坑道連貫互通,分為鄰里居民在砲戰期間日夜生活的所在地66年在城中旁的建稅捐處,此處土名為風颱口,早年還是養豬的草竂屋。

香蓮廟到後浦南門的石堤,右邊為現今重建的天后廟,此地本也為池塘,我國小時候在曾跟同學在此塘和莒光湖抓過魚玩樂的日子過。
渡船事業清朝雍正之前有公營和民營兩種,雍正元年(西元1728年)8月立下『渡船歸民示諭碑記』,碑中記有百弊叢生、裁撤官辦渡船事業,回歸民營,民營的渡船事業又是誰人在辦呢?從南門里許氏宗祠旁的二碑中記載得知:小的碑立在清同治九年(西元1870年)為『嚴禁爭佔許氏渡船世業碑記』,碑中記載後浦民婦許謝氏呈請官方給予告示,碑文中記載渡船世業為許謝氏世守之業。到了改朝換代的時候,清朝倒了,許謝氏還擁有渡船事業嗎民國元年九月又在許氏宗祠旁立下一碑『嚴禁爭佔后浦許姓渡船世業碑記』,所以還是許氏的獨佔事業,在碑中記載許氏的海界中-南至董嶼(建功嶼),筆者曾在董嶼(建功嶼)上看過其界碑石刻

56年3月再自莒光湖中點向西築堤在折南連接夏墅,全長六百二十四公尺,高三點五公尺,堤面寬七公尺,底寬十三公尺,均砌石塊護堤,同年六月莒光湖縱實南北之堤岸,加寬堤面為十二公尺,臨港一面砌石防波,圍以鐵欄桿,置水泥坐凳,並於浯江橋北面建牌坊一座,莒光湖中積士為基建涼亭,九曲橋等成為公園。當時還沒有築堤時,夏墅人士過來後浦須越過整個浯江溪口,當時有流下一句『下市查某褲底濕』就是說這樣子過浯江溪口時候,褲子被弄濕了。

 對金城地區南門海濱地形有所了解的人,大慨會和最初的南門海會覺得感覺真的改變好多了吧!人想同海爭地,但現在地球的溫度又被人們搞的加熱許多,地球在慢慢的暖化了,南北極的冰山在融化,冰化為水,地球的海平面也在慢慢增高了,跟海爭來的地,就要連本帶利的要回來了,最近去了一躺東山前,想到山頂上找金門最大的石敢當,和當地的老者閒扯談了很多,其中提到了山頂上的花崗石上有石蚵的殼。可想不知多少世代前,海是多高的啊!海又要同人要回原本佔有的面績了嗎?



金城鎮內隨手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後浦歷史源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