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導演日誌
2008/06/09

導演日誌(七)我期待

 
2007年初,【九降風】正在邊尋找演員邊修改劇本。為了讓劇本更有屬於那個年代的感覺,我開始在網路上查詢1996,1997除了職棒簽賭案之外的大事。過了十年,很多事情都記憶模糊了。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看到當年張雨生過世的新聞。十年了嗎,真的已經過了十年了嗎。這時,鄉愁跟懷念湧上心頭,我拿出張雨生的音樂,讓音樂帶著我回到我的少年回憶。
 
印象中,第一次聽到張雨生的歌聲,是我國中一年級的時候。在一次校外教學的旅途上,我因為很容易暈車,所以在遊覽車上,我只能跟老師們坐在前排(據說比較不會暈),而不能在後面跟同學們鬼混。跟老師本來就沒什麼話聊的我,自然就把我的注意力轉移到司機大哥正在播放的音樂上。高亢清脆的歌聲,動人的音樂,當我正準備要問司機大哥這是誰在唱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老師搶先我一拍問了我要問的問題。

繼續閱讀
2008/06/05

導演日誌(六) 尋找最完美的組合,【九降風】的選角過程 Part 2



七個男生到齊了,但是兩個女生角色還是沒有頭緒。

其實,就像上一篇說到的,不是沒有找到適合的人選,而是因為女主角在劇本裡,跟男主角有一場床戲,在親熱戲之前,女主角還有一顆全裸站在鏡子前面的鏡頭。

就是因為這顆鏡頭,讓我們找女主角更加的困難。

繼續閱讀
2008/05/26

導演日誌(五) 尋找最完美的組合,【九降風】的選角過程 Part 1


在台灣這樣一個艱苦的電影環境拍片,自然會出現很多限制與創作者必須面對的妥協。我們在有限的環境與條件裡,尋找創意與空間。




做副導演的這幾年,
我很實際的了解到,
如果一個導演不懂得變通,什麼都要求到完美的話,
片子不是超時就是超資。






  有限的金錢,有限的時間,讓我在一開始就需要知道,我的重點是什麼,需要用最多力量的地方在哪裡。要抓住重點,了解自己的喜好跟品味。
繼續閱讀
2008/05/15

導演日誌(四)與棒球王子廖敏雄見面

  
liao

  
在創作
九降風劇本的過程當中,因為決定要把台灣第一次職棒簽賭案當作主角們成長的背景,我跟編劇蔡宗翰也就知道,劇本裡面一定少不了當時棒球迷心中的偶像,棒球王子廖敏雄。當然,要在劇本裡面一再的提到雄哥,我們也就知道,我們需要親自拜訪他,讓他知道我們的想法,並且得到他的同意。

繼續閱讀
2008/05/06

導演日誌(三)劇本2.0版

 
2005年【海巡尖兵】完成,接著就投入好友鄭有傑導演的第一部劇情長片【一年之初】的副導工作。在前製時,家裡發生了一些意外,讓我不得不提前離開【一年之初】的工作。那件意外,讓我更想家,更想要多花時間在新竹陪伴我的父母。於是,在2006年初,我回新竹住了一陣子。
 
那段時間,除了安撫家人的心情,同時,我開始繼續思考【九降風】的創作。回憶起青春,回憶起成長,都有很多感觸。但是,我要如何把我個人的情緒傳達給來看電影的觀眾呢。這次的思考,開始脫離了當初的回憶,把我個人自己太主觀的包袱給放在一邊,努力去想像一個觀眾會喜歡的故事。出發點雖然是自己的成長,但是內容不要被回憶限制。我告訴自己一件事,別把角色當作是自己在寫,其他的人物也是一樣。觀眾或讀者在一開始是不認識這一票朋友的,我認識他們太久,會有太多的理所當然。
 
當初寫下來的回憶事件,我開始分別他們的輕重。我把比較趣味的放在故事得前面,比較嚴重的放到故事的後面,然後不再管他的真實度,來串聯出一個事件導致另外一個事件的發生。慢慢的,我的故事線開始成型。雖然有了故事線,但是,那只是「誰,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樣的東西,要成為一部電影,它還少了一個元素,那個元素,就是味道與態度。我會在每次正式動筆之前做一個動作,那就是到我準備要寫的各個場景去感受那個地方的氛圍。

在新竹市區騎著小綿羊,尋找以前我們同夥玩樂的地方,畢竟也十幾年了,很多地方都不一樣了,撞球協會,車站前的唱片街,東門城,城隍廟,甚至南寮漁港都完全不同了。面對著這麼不一樣的新竹,我內心開始懷疑我是否能夠拍出當年的味道。接著,我回到了我高中母校,在操場上看著學生們運動,嬉鬧,無憂無慮的令人羨慕。離開操場,我走在走廊上,看著原本小小的福利社,竟然變成萊爾富,醫務室旁邊,多了一個小郵局,教室裡面,每一間都裝了投影機……。多久啦?我是多久沒回學校走走了?

最後,我走到了學校的屋頂,打開那重重的門,看著那空蕩蕩的頂樓。「這麼小嗎?我們的頂樓只有這麼小嗎?」這是我的第一個反應。在這裡,我們不知道度過多少個炎熱的中午,吃便當、看漫畫、聊女生、偷抽菸,甚至還有在上面烤過肉。這麼多事情、這麼多回憶,都是在這個小小的屋頂度過的嗎?小小的屋頂,卻是當時我們世界的全部,一個完全屬於我們的地盤。不知不覺的,我走到我當年常常坐的角落,點起一根菸。我抽著菸,看著這無人的屋頂,享受著新竹的微風,所有的情緒一擁而來,我發現我開始感傷,開始鄉愁,好想回到過去那段純真的時光。「是的,這就是我成長的地方。」我跟我自己這麼說。
 
我騎著機車,迫不及待的要回家動筆,因為,在我高中的屋頂上,我找到了【九降風】缺少的元素。我知道我的【九降風】拍出來會是什麼模樣,我知道我要的態度是什麼,我知道要用什麼角度去看我的角色,因為我知道,什麼才是最感動我的。我希望這份感動,可以分享給每一位觀眾。

繼續閱讀
2008/04/15

導演日誌(二)劇本1.0版

 
【九降風】的劇本早在2004年就開始構思了。當時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在新竹,我的故鄉,拍一部青春成長電影。動筆時,第一件事就是把我成長過程中,跟我那群死黨發生的事情條列式的寫下來。我的成長很分裂,有一部份很美式,另一部份很台式。因為國小的時候住在美國,所以回來台灣時,中文能力非常差(現在也沒好到哪去)。我就讀的,是新竹科學園區實驗中學的雙語部。雙語部是用英語教學為主,給國外回來台灣的小朋友適應台灣教學的部門。但在實驗中學裡,也有像台灣高中一般要考大學聯考的普通部門。在高中的班級裡,我的中文程度比班上其它高中才從美國回來的同學好很多,因為我國小六年級就回來台灣,同時,因為國中的幾個好友從雙語部門轉到普通部,我也開始跟普通部的同學熱絡了起來。
 
開始回憶,才發現,我的成長可能三部片子都說不完,這麼多小故事,又要如何串成一部電影呢。首先,就是要決定我是要把焦點放在雙語部還是普通部。雙語部的話,這個故事會是在講一群從國外回來的青少年,如何在台灣成長。當然,這樣的故事,就會有一些認同問題出現,不只是故事裡青少年自己的身份認同,同時,也會出現台灣觀眾對這些青少年的認同問題。想想,這好像不是我要說的成長,也不該是【九降風】的焦點。我希望拍出的成長,是一個更廣泛的台灣成長體驗,是一個一般台灣人都能夠容易認同的故事。決定不說雙語部的故事了,條列式的回憶便可以刪除一些。

繼續閱讀
2008/03/27

導演日誌 - 番外篇(一) 香港行

九降風 香港首映長這麼大,這次是我第一次到香港。之前對香港的印象都是從那些無數的港片來的。從小看著【英雄本色】跟【最佳拍檔】的我,真的到達了香港,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又那麼的陌生,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感動。不知道看完【九降風】的人,看到新竹會不會也有類似的感受。

離開機場,我的視線停不下來,東張西望,所有的景物都是這麼的新鮮。我時常在想,當觀光客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當我在台北街頭看到觀光客拿著地圖時,我都會想,從他們的眼中,台北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他們會看到什麼我看不到的,就因為我住在這裡太久了,而失去看它的興趣。所以,我每次到一個沒去過的地方,我都會大方的拿出地圖,讓別人羨慕(最好是真的會有人羨慕我啦,哈哈)。

這次的參展,跟我已往的短片參展經驗非常不同。短片很純粹,就是去放片、看片、觀光、與其他的導演交流感想。但是這次,因為電影即將正式在戲院上映,所以,香港的公司從早到晚安排了訪問跟宣傳活動。訪談與訪談之間,只有一點點的時間,不能跑太遠,也不夠去看影展的其他電影。雖然如此,但是想到這些行程,都是為了讓更多觀眾知道【九降風】,一切就都值得了。20號的白天,看到我們的第一篇國際影評,Hollywood Reporter給我們的評價相當高,非常開心,想說,明天的放映應該是沒問題的。
繼續閱讀
2008/03/14

導演日誌(一)

九降風導演林書宇

終於在前幾天把【九降風】的電影拷貝趕完,寄去香港等待放映。這一年多來的工作,也算是告一個段落。回想起這一年,除了【九降風】之外,真的沒有做什麼別的,全心全力的創作我的第一部劇情長片。這樣的一年,讓我想到安達充漫畫【鄰家女孩】裡,上杉達也要去甲子園的車上,碰到了一位當紅的偶像歌手住友里子,他們在車上,有了這樣的一段對話,我非常喜歡。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