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6/16

光是這兩點就足以顛覆我們對國片的刻板印象

文 / 張琪  原文出處

青春夢碎《九降風》

已經很久很久很久沒有看到一部會讓人落淚,而且電影結束後觀眾都等到字幕跑完才離場的國片了。(是的,星期一早場的觀眾寥寥可數,但是我們竟都不約而同黏在座位上聽著片尾曲:張雨生的《我期待》唱完、而戲院老闆不甘心的點亮全場的燈才起身)


金穗獎得主的首部劇情長片

  林書宇,以《海巡尖兵》榮獲第二十八屆(2005年)金穗獎最佳劇情片,隔了短短兩年就交出第一部劇情長片的成績單,而令人驚訝的是,這張成績單還頗為亮眼!

  我們已經聽過太多關於國片的劣評,不外乎劇情沈悶、節奏拖沓、無病呻吟……,不管這是事實還是跟好萊塢電影比較之後的偏見,事實上都早已成了信者恆信的政治立場,再去爭論已無太多意義。然而,林書宇甫執導首部劇情長片《九降風》,就出人意料的呈現了流暢的敘事結構,純熟的影像語言,光是這兩點就足以顛覆我們對國片的刻板印象。

少年兄弟青春事件簿

  《九降風》敘述七個因熱愛職棒而結合的高中生,原本情同兄弟的友誼,卻因為女人、謊言、背叛等種種因素而逐漸分崩離析,最後見證了青春夢碎的成長歷程。

  劇情前三分之一看似一般青春校園片的嬉笑怒罵、聊天打屁追馬子的橋段,眼明的觀眾卻可以從中看出導演藉此對七個角色性格的細膩鋪陳,他們不同的性格決定了往後劇情的走向,所謂性格決定命運,導演其實早早就為電影埋下了伏筆。

  劇情發展到後來,七個人之間所醞釀的心結一一浮現,劇情的張力在此刻也陸續爆發開來,原本看似堅固的哥兒們情誼終究不敵現實的摧殘,稱兄道弟、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的江湖豪氣因為某人的自私、某人的背叛、某人的謊言以及彼此之間的猜疑而毀滅,導演將先前埋下的伏筆逐一剝開,彼此衝撞,最後以驪歌聲收尾,筆觸生動有力,餘音繚繞,道盡了青春生命的熱血有餘但終究虛擲一場的喟嘆。

背叛與謊言

  《九降風》的故事以九○年代喧騰一時的職棒簽賭案為背景,七個熱愛職棒而且是時報鷹的粉絲的哥兒們將熱情與理想寄託在球場上,他們對球員的信任就跟兄弟之間的道義一樣,是一種不需付諸文字的生死盟約。然而,當球員打假球的醜陋現實擊垮他們對職棒的熱情,當信任變質為黑道的金錢遊戲,恰好對應了這些青春少年兄所面臨的背叛與謊言,幻滅是必然,也正是成長的開始。

  電影最後,主角之一的小湯在畢業典禮當天隻身來到屏東棒球場,在空無一人的球場上巧遇因打假球涉案而被冷凍的球員廖敏雄,一老一少遙遙相對,不勝唏噓,不正是對青春歲月、對職棒美好時光一去不復返的無限緬懷嗎?

女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想我們都曾有這樣的少年時光,因為得不到父母師長的認同,而與同儕之間相互取暖,發展出一段莫名其妙的「哥兒們」情誼。這樣的情誼其實形式主義的成分多,持續的理想性少,所以通常因為時間、距離或利益衝突而告終結。

  而女人往往在這種情誼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中有一位遊走在各個勢力之間的女孩小明,眾家少年為了她兵戎相見,上演情義與背叛的戲碼。雖然女人是「兄弟如衣裳、女人如敝屣」這種可笑信條的犧牲者,但擊垮兄弟情義的形式主義的往往也是女人,所以最後小四和小馬因為小明而反目成仇。

  《九降風》裡的兩位女主角小芸和小馨也是壓倒脆弱的兄弟情義的最後一根稻草。小芸是阿彥的女朋友,但卻因為家教的關係和小湯接近,成為小湯的性幻想對象,也導致小湯和阿彥暗生心結。而另一位女孩小馨則更為積極主動,她千方百計阻止男友阿昇和他那些哥兒們鬼混,不但強拉阿昇進入社團,還打了鎖將通往頂樓(那些哥兒們抽菸打屁的地方)的大門鎖住。雖然最後仍沒能挽回阿昇被退學的命運,但卻也攪亂了一池春水,間接導致哥兒們情感的崩解。

  然而,儘管如此努力,小馨終究還是無法理解她所愛的男人,當風風雨雨過後,她重新將門打開,走上樓頂,遙望天空,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感嘆呢?男人那虛幻般的情義世界畢竟不是她一介小女子區區的一把鎖可以阻斷的啊!

  《九降風》有精采的劇本、流暢的敘事手法以及個性鮮明的角色,在在喚起我們青春歲月美好與殘酷的記憶。雖然從《戀戀風塵》、《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藍色大門》到《九降風》,每個年少故事發生的年代或許都不盡相同,但青春的燦爛與苦澀卻是你我共同的經驗,感謝優秀的導演用影像為我們留住這一切。


我會再跟我的高中好友們一起去看一次 - 鄭元暢推薦←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青春覺醒錄-九降風:兩場畢業典禮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