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6/08

在當下你的頭腦可能不願承認,但你的身體會在經過這部電影之後,狠狠地相信。

九降風  
 
臨到要寫電影賞析類的文章,不免退縮起來,再三於心底確認當真要寫?一件好的作品通常處於極度有機(雖然是人造出來的有機,但各種因素聚合在一起看,就真的活生擬真了)的狀態,將其拆脫解說,不免有支解瑰華之感,常要下定決心後才能提刀細剖。既然昨天預告要寫這個,今天也就不好後悔,就下刀吧。
 
《九降風》的主題是青少年的男性情誼,雖然主要角色有七男二女,但常被我笑說這跟《水滸傳》差不多,女性角色是聊備一格的,雖然不像《水滸傳》般厭女,但女性通常無法打進這類故事的核心,香港杜琪峰導演的這類作品就是最好的例子。但這也是必然,談女性情誼的電影,男性角色大都也只是聊備一格。
 
《九降風》裡的人物關係大致分成三組,鄭希彥、湯啟進、林敬超一組,林博助、李曜行一組,謝志昇、黃正翰一組,影片開始大都兩兩一組出現,阿彥、小湯、超人這組三角關係則是先隱化超人,發展阿彥和小湯的關係。這樣三組六人先在影片前三分之一穩定發展,逐步建立觀眾對於每個角色的印象,也建立彼此之間的關係,而這樣的分組關係除了阿昇和阿翰這組一年級菜鳥維持穩定之外,其他兩組在後來都演變成對立的關係,劇情的張力也由這幾組對立關係延展開來。

 
觀眾對超人的印象,大概都開始於小湯被誤打和阿彥鬧脾氣之後,阿彥打電話叫超人去他家談買棒球票的事,超人不知道是故意挑撥還是擔心,提了小湯幫阿彥女友小芸補數學而走得很近的事。超人的形象至此明確,甚至開始凌駕其他角色,觀眾可以發現編導幫超人設計的一些動作和習慣,讓他的細膩心思更加突顯。超人當然是會吃醋的,到阿彥家時,只有他會默默幫阿彥整理東西(不過阿彥並不領情),可是阿彥最要好的朋友還是小湯,他總是和小湯互載,一起吃東西、玩耍,這時我們可以知道在此之前被隱藏的超人的心情。
 
在一次映後座談中,飾演超人的林祺泰被觀眾問及「超人是不是喜歡阿彥?」老實的林祺泰將他的演員功課全盤供出,他說:超人和阿彥本來是國中要好的同學,但沒想到上了高中之後,阿彥卻變得和小湯比較好,超人心裡就會感到不是滋味,但因為在男生團體裡面,這種事又是說不出的小事,但就是會梗在心裡。這實在是設想得滿有意思的演員角色設定,或許我們自己的解讀不必這樣認定,但得承認這種人與人間的細微板塊移動人際關係的影響,男生大都會裝作不在意,因為社群文化不允許表露這些情感,否則便不夠被認為具有慷慨磊落的男子氣概,但實際上這種情感卻是存在的。
 
博助和阿行是另一種密切的關係,博助不斷擔心家裡面對他被記過的反應,阿行就負責安慰他,直說會幫他撐腰。這是一組依賴的關係,但這關係後來因為贓車事件博助不敢承擔而破裂,贓車事件只是讓這兩人的性格更彰顯,博助的軟弱越明顯,阿行的兄長氣概也更加勃發,演變到後來兩人的對決,是《九降風》幾個重要爆點之一。飾演林博助和李曜行的沈威年與王柏傑在這場對決戲演得極好,軟弱、無助、擔憂、害怕、怯懦、憤恨、心碎、悲憐、無奈的情緒在兩人間穿梭流轉,很難想像兩位新演員可以將這情緒張力催到如此鮮明而緊繃,也成就一部好電影。
 
阿翰及阿昇的角色沒有對決的張力,這一組角色的功用主要是舒緩,別全部的角色關係都發展成緊繃狀況,他們倆像是催化劑,強化其他角色的性格,但其本身的性格並不是太明確。即使如謝志昇顧全義氣不肯將學長招供出來,他的性格仍是一般對於男性角色的普遍認識,沒能再更鮮明,直到他最後一個鏡頭,呆望著竹東高中制服,隱約有那麼一點帶有個性的哀愁流露出來。
 
小湯、阿彥、超人這組三角關係當然是最耐人尋味,編導也極力刻化這其中的細膩差異,阿彥在與不在,超人和小湯間的關係是大不相同。小湯內斂、顧全大局,與超人(被迫變得)較為自私的性格,和阿彥無啥要緊大家好來好去的個性都不一樣。每一次這三人間的對手戲也都不斷強化角色個性,沒有任何一場戲是白費的,逐步加強觀眾對角色的認識與認同。超人的情感到了後半段更加明確呈現,他責怪小湯載阿彥而發生車禍,他默默地仔細包好一台call機要送給阿彥當禮物,是一個僅次於阿彥和阿行之外的性格明確角色,儘管他性格細膩且多情。
 
比較曖昧的是小湯,他的個性內斂,雖然戲份多,但不一定會表露他真正的情感。你會看到這角色是有被隱藏起來的情感在流動,但卻刻意被用一層薄紗遮蓋住,似可見又不得見。小湯有一場很微妙的戲,在他房間裡自慰。這場戲被剪在小湯家教完離開小芸家之後,同時也是超人向阿彥警告要他小心小湯和小芸之後,劇情在這裡結成一段四人間的緊張關係。接下來就是三個場景輪流平行剪接:小湯自慰、阿彥焦躁不堪、想像中的小湯和小芸接吻親熱,三段照此次序平行剪接兩到三次。在此之前,小湯於小芸家家教時,還出現了他分心細看小芸身體的情節,所以接下來觀眾看到想像中的小芸和小湯接吻畫面,會直覺地認為那是小湯自慰時想像的畫面。
 
但玄機在這裡,剛剛說的平行剪接次序是:小湯→阿彥→小芸+小湯,依照平行剪接的慣例,特寫小湯的臉之後馬上是阿彥臉的特寫,似乎暗示小湯此時心中所想的是阿彥,而阿彥所想的是小湯和小芸親熱,這樣看起來更為合理。但是導演刻意地在之前安排小芸房間那場戲,是為了「誤導」觀眾去做小湯「肖想」小芸的聯想,免得小湯阿彥超人的三角關係過於明確,但又留有曖昧空間,這曖昧空間會讓情感流動,讓小湯的性格更具廣闊的詮釋餘地,會讓電影文本更加深厚,觀眾也更能回味、討論。
 
許多事情,原先我們都是無法事先想像,得遇到了才知道怎麼辦,特別是情感,無法捉摸卻又處處充斥。《九降風》裡面這種高中同儕間的情感流動,是你一開始不相信,但之後你卻不得不信的事。林書宇和蔡宗翰的劇本寫得好,林書宇的導演功力也讓這種你不相信的情感確實地瀰漫,在當下你的頭腦可能不願承認,但你的身體會在經過這部電影之後,狠狠地相信。


隱微地向《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致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誰沒裸泳過!一種男性盟誼間的誘惑和驅力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