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0/21

【人物】野島伸司的堅持

YE.jpg
from:kenwu 初會野島伸司先生,是在陷于人生苦悶之旅程的十五歲少年時,那已是七年前的事,當時衛視中文台正以《人間-失格》的作品,掀起類似《同窗會》和《午夜牛郎》后第三波爭議劇集的收視風潮,也就是在那段時間,開始注意到野島伸司這個名字代表的文化意義層面,還有其所代表的關注弱勢群體的寬闊人文景觀,那時候就立下志愿,終有一天會書寫一篇關于這名編劇的文章。
后來接觸到一篇制作人大多亮所撰寫的相關野島作品的解說,了解到在野島先生的涉足編劇歷程當中,除了重寫山田太一先生的劇集,還去伴一彥先生的編劇教室上過課,而對于以后想創作出的作品志向,野島先生的回答則是:“想寫熱門又能獲得很多人共鳴的東西,因為我不是一個冷酷的人。” 而在當時堅定地創作熱情的推進中,與此相對應的是在經濟上的清貧,就算在獲得第二屆富士電視台青年劇作家大獎后,仍然連回家的電車費都沒有,只好從新宿走回家,當時的他就是這么清貧。 野島伸司先生,生于新瀉,曾以琦玉縣優秀學校菁英份子的身份考入中央大學法學系,不過在學生時代,不知是否因在打工場所的迪斯科舞廳認識了一些朋友的關系,常常相處之下,而對大學的求學產生厭惡,乃至中途退學,其后有一段時間一直過著輾轉于各種打工的生活。 “我連類似詐欺的電話販賣的工作都做過,甚至離家到東北地方的制罐工廠掙錢過活。至今仍未忘記那個工廠的機械所發出的恐怖咚咚聲。”野島先生說。 就在理想與現實差距壓迫的生活中,他邂逅了山田太一先生的作品,在閱讀中志向就不由得升華起來,從而立下抱負:“總有一天我要寫劇本,自己應該有這種才能才對。” 也就在那一刻,野島先生很明顯地看見自己能夠行進的人生道路,并勇往直前地向前走了下去,而青年時期在低層工作環境中所接觸到的人和物,當時對于前途感到迷惘的心境,昏昏沉沉的生活環境,對他的作品造成了莫大的影響。 清貧和受冷遇的往昔慨嘆,使野島先生將作品的領域放在關注弱勢族群的人文角度上,以現今寬裕和過往清貧而對立分明的比較中,作品中的這個主題就更加鮮明強烈。 帶有自身經歷中所促就的獨特判別社會問題的價值觀的[校園三部曲]的第一部曲《高校教師》中,以孤獨為基調去透視一段真摯而無望的師生戀情,在近親情欲和強奸還有校園暴力的瘋狂背景下,探討個人過往在造訪幸福時的制約,還有現存制度與觀念對真切感情的沖擊和牽絆,在冷畫面的映襯下,使女學生繭和男老師羽村隆夫的愛情更加轟烈,而結局兩人在駛動的車廂中攜手入眠,而在車站的另一端警察則早在等候的設定,更多地表現出對表面化的所謂正直景況的諷刺。 第二部曲《人間-失格》則將這種強烈批判的色彩無限擴展,對儲種社會存在的問題和現象進行深刻的剖析探討,包括校園暴力、通奸、偏執心態、同志恐懼症、以暴易暴、模式化的考試成才體制觀念以獨立的筆觸去加以描繪,在純男生的校園中同志恐懼症驅動下的由愛生恨,困擾日本社會的校園暴力起源和因受儲種利益容忍而無法無天,慘劇發生后法律制度的僵化申冤無望,還有在考試成才的用人體制下被泯滅的人性,野島先生在作品中表達了對現有管理體制的強烈不信任態度。 第三部曲《未成年》以一群年輕人的境遇而反省媒介和政府對非主流派別的青年群體的漠不關心,以溫暖的筆觸去刻划不受主流社會重視的亞文化群體,再次表現野島先生對于社會弱勢文化的維護立場,借著作品呼吁包容的用心。 其后的《沒有家的女孩》1在開場就設立了一個冷酷無情的世界,無人可以信賴,也無人會為自己的困苦伸出援手,童星安達佑實所刻畫的鈴,在生父無賴的敲詐和逼迫下賺錢,感受人世間的人情冷暖,被欺負和侮辱嘲笑,偷竊以及叛逆的處世准則,在人生經歷中病態的人事物一一浮現,只有金錢能夠保障著生活的信條,而大聲疾呼:“同情我就給我錢啊!”、“我不需要同情,我只要錢!” 野島先生將為世人所忽略或者經受過但不愿意正視的憂傷人生片斷給呈現出來,尤其是在續集中增加了由堂本光一演出的小情人程海戲份,而更悲壯的台詞,就由鈴的這位小情人程海作出承諾:“為了保護你,我可以去死!” 鈴在續集中虛裝一條家的女兒,協助程海而向一條家展開血腥的復仇計划,而她個人所遭遇的境遇則更加悲慘,在雨中被群毆,逼食糞便等等,將為之而起的爭議浪潮推向高峰,有些評論家認為這是夸大其辭,可是有些事情,個人沒有經歷過或認証過,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雖然看不見,可是很多受爭議的事物仍然在發生并不斷重演著,野島先生不過將它擴大展現出來而已。 此外,《聖者的行進》中描述的殘障人士在社會中遭遇的不公平對待,《世紀末之詩》所展現的心靈淒楚,《美人》中牽涉的家庭暴力,《101次求婚》中星野達郎工地工作的背景,《同一屋檐下》系列為手足重聚而辛勞奔波的操持,野島先生作品中的主角,一定都是窮困的,然后籍著克服種種障礙,展現出不向命運逆境低頭的勇氣和決心,當中流露出野島先生對于過往艱難歷程中所印象深刻的關懷,在那個時期對遭受不公平待遇的群體寄予同情心,在日后就將這份心情投注到自己的作品中去。 野島先生的作品一直都引導著日本的編劇界,不過在演員陣容的選取上則一直維系著穩定的陣容,櫻井幸子、酒井法子、石田一成……熟悉的面孔帶著相似的氣質出現在不同的作品中,對此野島先生表示,在個人一生中,可能只會認識很少的人,然而只要能夠相處得開心,那就足夠了。 就是這樣不奢侈地過著日子、不沉迷在社交場所而致力于保持自我的野島先生,憑籍著源源不斷的創作熱情為觀眾寫出一部又一部成功的具有社會意義的作品,觀眾們認可并喜歡著這樣的野島先生,和在少年時期由于遇見野島先生而被改變思考模式的我一樣,衷心期待著他新的杰出作品的面世。

關鍵字: 10 32 34 45 46 47 48

【人物】野澤尚的旅途←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夏娃】有人喜歡劉玉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