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3/29

風聲-談一種精神一種信仰

李小龍不敗之謎:唯快不破,唯硬不破。針灸上的"唯快不破"是指破皮速度要快;"唯硬不破"是要指力夠強。多年苦練且樂在其中,因為中醫和武術是劉醫師的信仰。
       劉醫師之前就看過風聲這部片子,手上的電影DVD很多,但都會先從普通話的片子看起,因劉醫師都會一邊做事一邊看片,自己刮痧、針灸、運動、做雜務...等,眼晴沒空看時,耳朵還可聽一下對白,才不會漏了劇情。看開頭時原以為是大陸拍的抗日的樣板劇,懶得換片就繼續看,後才覺得自己的刻板印象錯了,此片拍得還不錯。

       剛好某天晚上準備做重量訓練和踩室內腳踏車時,轉開了電視的電影台,看到了風聲這部片快結束的一段,片中的最後一句話:「老鬼、老槍不是個人,是一種精神一種信仰。」令劉醫師深深地感概,自己在走中醫這條路,遇到很多的困惑、艱苦、低潮,若不是將中醫和武術當一種精神一種信仰,真的花相同的歲月和心血,走任何一行都已早早發達。就拿賣滷肉飯、滷味來說,電視上介紹的排隊名店,靠祖傳的中藥滷包,滷出了好味道好生意。劉醫師18、19歲時跟的中藥房老師父,光靠賣中藥滷包給牛肉麵店、羊肉爐店、滷味店、素食店,每個月都大筆進帳。劉醫師若捨棄醫生不做,改行去賣滷肉飯,拿當醫生的1/3體力、努力、智力和時光去做,開幾間連鎖店不成問題。

       光是學推拿整骨,想跟著患者人眾的師父學,不是花個十幾二十萬元的束脩就學得到,還要討師父喜愛,逢年過節禮數全到,得師父歡喜才傳個祕招;自己省吃簡用,請師父上酒家開心,才能混熟摸熟。搞熟後才知有的是不學無術滿口佛法命理的騙子、有的是才一招混江湖、有的是東抄一點西抄一塊矇學生、有的不如劉醫生自己看古籍學更多,但這些師父的店口還是一排人掛號。

       遇到好老師,自己更要抓住機會好好把握。有的老師會做不會教,不是不教是不知如何教,就複製老一輩的教法,慢慢鐵杵磨針來練,常常是老師很行,徒弟練不出來。劉醫生自己就要去突破問題點,找出訓練法和訓練器材,有效率且持續的練習(運動選手的訓練科學),才會一群學生中,往往只有劉醫師練成各種手法,不論是武術、推拿、整脊、整骨、腹診、針灸、把脈、中藥炮製...等。

       以台中市的鰻魚飯排隊名店大東屋為例,從廚房到跑堂全是台灣體育學院的國手。一個選手要國際上得名次,是不是要知道敵情,有那些國家那些選手會參加?其他選手的實力和專長如何?自己的利基為何?自己如何在最佳的飲食控制之下,長成和保持最利自己項目的體型、體重和體力?如何自我的情緒管理?如何在最知時間內最有效率訓練自己的肌耐力且不會受傷?自己上場時瞬間的臨場反應和對應之道?一個人或團隊有高的自制力、執行力和策劃力,高EQ加高IQ,才會在國際上揚名爭光。

       曾有學弟或學生問劉醫師:「您的醫術很高明,門診人數也大排長籠,病人都很稱讚您的醫療,怎還要用僅剩的假日休息時間去老前輩那進修,不然就啃書,怎不多放鬆陪家人?」劉醫師都會開玩笑說:「可能我是個瘋子吧!」這句話雖是開玩笑說的,但劉醫師真的有被人稱作過瘋子。如同劇中人物的奮不顧身,劉醫師真的把武術和中醫當作是信仰,樂此不疲。

       服兵役分發部隊時遇到不好的長官,過得很不順隧。只要是部隊集合前、上莒光日、站衛哨時,只要能逮到一點點的時間,就利用這些零零碎碎的空檔,就練武術上的功法,或是中醫上會用到的動作。如:整脊會用到胸大肌和其他的肌群的協調,推拿時的馬步站樁和按壓的動作,把脈時手指尖的靈敏度...等,利用小片段時間放空練習,近二年下來也精進了不少。

       武術界的通臂太極拳大老張敦熙先生,有教過一招獨門絕技:暗腿,上課時學生可能都當耳邊風,當聽個神話就算了,劉醫師那時也沒認真練口訣和心法。當兵時也是利用小段時間練暗腿,約練了半年多後,和一位截拳道的好友切磋時,他發現劉醫師在出腿攻擊時,速度和力道是出乎意料的快且強。和拳友交流之後,才體認到老師父把真東西教出來,是這麼的樸實,沒幾個動作,但好好地練習,把技巧抓住後,其威力是很驚人嚇人的。暗腿和鬼影手的功夫,中醫的精進,都是當兵時有認真練出來的,即使現在武術練習時間變少,但基本的根基都在。

       準備中醫師特考的近6年時間,書擺在桌上唸頌,手上就拿著自製的訓練器,練習三稜針的點刺放血。才能造就劉醫師日後針灸使用的得心應手,不論是三稜針、火針、針刀、埋線...等各式針灸工具,進針速度超乎常人,有的病人甚至不覺得痛,直說:是無痛埋線,劉醫師的出手和其他醫生相比真的差很大,疼痛感小很多。




周星馳電影-功夫-火雲邪神

     功夫奇材李小龍說:「唯快不破,唯硬不破。」這是他的不敗之謎。中醫和針灸上的唯快不破是指破皮速度要快,病人的疼痛就會大大降低;唯硬不破是要指力夠強,針具才能操縱自如,這些都是在練習時心中要達到的境界。所以劉醫師在操作小針刀時,病人除了手掌以外的部位,感覺到的疼痛是微乎其微。只是進針刀後,在皮下肌肉內的酸脹感,比一般針灸工具較強一點,這也本是針刀有特殊療效的特色所在。再加上劉醫師已將解剖學和正經奇穴的穴道瞭然於心,效果當然不是一般所能比擬的。

       針刀下針後,穿過層層肌肉時,手感上的聽勁,是整脊、整骨和把脈都用的上。這也是為何病人覺得劉醫師把脈時,為何有一股氣竄入,有些體質敏感的病人甚至把過脈後,感覺上病也好了一半。當兵時劉醫師也是一有空閒,只要有樹就抓著樹來練聽勁,摸樹皮、用太極拳上的搭手,跟樹練推手;用手指摸衣服...等去練觸覺,用任何想得到的方法就去做,把練習搞到最好。

      也是因自己這些外人眼中怪異的動作,軍中的學長和學弟都在背後說是瘋子、怪人、神經病...什麼稱呼都有,最常說的就是瘋子。但是有個現實的問題,就是生病就是找劉醫師才有效,尤其扭傷的特別多。漸漸地這些罵人的稱號消失不見,因為患者多了,粉絲多了,他們會訐譙罵劉醫師的人,所以劉醫師自己也是曾經當過瘋子的人。

       也許現在還是個瘋子,以社會通俗的角度來看劉醫師,也還真是個瘋子。劉醫師也不愛被別人罵是瘋子,最好的詮釋是:自己的一種精神一種信仰。


大地震小故事-鬼謝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下一站→皇漢中醫診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