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1/10

馬總統所不知道的狂牛症

 

政府告訴民眾:「如果有疑慮,不要吃美國牛肉就是了!」但是在狂牛症災情最慘重的英國,截至2008年為止,已經有4個人不是因為吃了狂牛症的病牛肉而得病死亡,而是因為接受「輸血」


權貴觀點 藉牛肉炒作社會恐慌【摘要11.9.2009蘋果 孫慶餘】只要「有風險」,它就構成恐慌條件,尤其當政府的誠信及危機處理能力不足,普受社會懷疑時,恐慌更易一發不可收拾。面對社會恐慌,解決問題才是正道。

以立法方式「後法優於前法」阻擋美牛,不顧美牛案是國際條約,不能採立法干擾或技術性干擾(即假同意,真禁止)。合理解決之道還是解鈴還需繫鈴人,馬政府認錯,再向美方尋求補救,或讓有爭議部分暫不進口,或附加保證(包括染病求償),社會恐慌就會不攻自破了。

可是朝野兩黨應對社會恐慌的方式,卻是加重社會恐慌。如馬政府搬出阿扁比爛,意思是我們不顧民眾健康,阿扁更不顧民眾健康。民進黨則大肆「獵巫」,把一項全民健康利空的錯誤決策,變成該黨的選舉利多。民眾健康不是更受關注,而是兩黨政治利益及個人政治前途更受關注。

衛生署長楊志良慨嘆:「牛肉已成政治問題,不到縣市長選舉結束,很難落幕。」他實在太高估朝野兩黨了,不必等選舉結束,只要有新血腥出現,嗜血的鯊魚馬上捨美牛案而去,留下一大堆仍在恐慌中的民眾。

 

專業觀點 禍患無窮【摘要11.9.2009蘇偉碩 蘋果】從馬總統對外的說明中,看得出來他從衛生署得到之資訊,主要就是吃下這些美國牛製品,而得到致命的人類狂牛症(新型庫賈氏症)而因此死亡的「機率」,只有十億到千億分之幾「而已」。姑且不論就算「致死率」如此之低,政府都不應該輕易作為經貿開放的條件。更何況,事實完全不是如此!

首先,導致狂牛症與新型庫賈氏症的病原性普立昂(PRION),會使身體內的正常普立昂變成病原性普立昂,以一變二、二變四、四變八的「等比級數」不斷增長,即使只吃到一塊受污染的牛肉或牛內臟,病原性普立昂就會像「冬蟲夏草」或「異形」一樣潛伏在人體不斷把正常普立昂變成病原性普立昂!

中獎(帶原)率」幾乎是「百分之一百」!衛生署委託國衛院做的風險評估的是「致死率」。試問市面上有哪種食品吃了之後,會導致消費者有微乎其微的致死率,而衛生署仍然准許販售的?

其次,政府告訴民眾:「如果有疑慮,不要吃美國牛肉就是了!」但是在狂牛症災情最慘重的英國,截至2008年為止,已經有4個人不是因為吃了狂牛症的病牛肉而得病死亡,而是因為接受「輸血」!英國還在另外一位沒有新型庫賈氏症的血友病患者的死後解剖中,證實他也因為接受輸血而被狂牛症病原感染了!

因此,直到現在,英國的衛生部還是要求曾在1980年後於英國接受輸血的民眾,不要捐血、捐器官、捐身體組織、捐精卵甚至捐母乳!所以,不要以為不吃美國牛肉就安全了!只要狂牛症病原因進口而進入台灣人民的體內,就有如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讓全體國民都要暴露在因接受輸血、器官移植、外科手術甚至牙科治療而成為狂牛症病原帶原者的風險,甚至因為懷孕與生產而將病原傳給下一代!

就算你不吃美國牛肉,億萬分之一的風險依然可能上身。政府有這樣的權利嗎?更嚴重的是,慈濟與千千萬萬善心人士建立起來的「骨髓庫」會不會因此毀於一旦,衛生署告訴馬總統了嗎?

最後,衛生署可能也沒有告訴馬總統一個真相:牛的「肉」裡也有狂牛症病原!2002年,因為發現普立昂蛋白而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的「美國」科學家,就在老鼠的肌肉發現了普立昂蛋白,打破動物肌肉不會含有狂牛症病原的迷思,並建議美國政府應效法日本,逐頭檢驗牛隻以確保消費者安全,但是美國仍然維持2000頭抽檢一頭的寬鬆標準。

表示有許多「漏網之牛」已經進了包括台灣與韓國在內的消費者肚子!日本更在2006年就在沒有任何病症的受感染牛隻的腦脊髓以外周邊神經組織中,發現狂牛症病原;2008年,日本又在牛的舌頭和骨骼肌(就是我們吃的牛舌和牛肉)所含的神經組織中檢驗出了狂牛症病原,而其中一頭牛還只有初生14天大呢!【作者為全家聯合診所精神科主治醫師】

 



食品安全的危機處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司徒文處長沒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