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0/10

大江健三郎配李昂 誰曰不妥

 

有如此清晰具體的主題脈絡在那裡,主辦人卻去扯籠統浮濫的「外國文學」,這樣的「學術判斷」看起來實在滿遜的,難道是嫌李昂外國文學讀得沒朱天文多?李昂明白表示,是因為中國社科院外文所所長不同意


【摘要10.9.2009高志 蘋果】台灣中央研究院的中國文哲所,以及中國社會科學院外文所,兩所合辦的大江健三郎文學研討會,出現排除作家李昂與會的爭議。中研院文哲所研究員彭小妍表示,曾將李昂列入對談人選,由朱天文出線是因為她和大江都大量閱讀外國文學,兩人作品都經常引用外國文學,對談可以有更多火花。

然而,所謂「學術判斷」,能高於對談雙方本人的意願?大江在華語文學界最欣賞的兩位女性作家,李昂即為其一,另一位是中國的鐵凝,推崇兩人對女性角色的深刻描繪;李昂本人則在今年初日本東京大學的藤井省三教授來電詢問,與大江對談意願時,「感到十二萬分的榮幸,立即答應。」

主辦者若知道大江和李昂雙方皆樂於對談,即使大江如其禮貌表示的未曾提出任何正式要求與意見,是不是也應該盡力促成?而不是以「合約無法更改」為由帶過?然而結果卻是大江只能在記者會上大大稱揚李昂,而無緣對談,李昂則明言在半年前彭來電告知可在研討會講三分鐘時,感覺到一種「感到深被羞辱」。

藤井教授是李昂《殺夫》等名著的日文譯者,這部擁有多國語言譯本在歐美甚獲好評的小說,藤井教授評論其「不單是女性主義宣言」,「超越所謂中國或台灣界限的普遍性主題」,包括虐妻的丈夫在內都是傳統社會裡「孤獨悲哀的存在」,正是大江所關注的描繪女性角色,以及關懷社會弱勢人物的經典作品,不必引用許多外國文學,就能促成有精彩火花的對談。

有如此清晰具體的主題脈絡在那裡,主辦人卻去扯籠統浮濫的「外國文學」,這樣的「學術判斷」看起來實在滿遜的,難道是嫌李昂外國文學讀得沒朱天文多?李昂明白表示,是因為中國社科院外文所所長不同意,所以她不能參加台灣中研院主辦會議原定的對談。

「本來應該是更無包袱的學者,怎麼居然還不如政治人物?這是怎樣扭曲的心態使然?」「台灣方面,會不會形成以中國為藉口,或者聯合某些中國人,成為剷除異己、達其私欲最方便的方式?而這假中國為名,會不會成為另一種『白色恐怖』?」

所謂「學術判斷」,如果是因為這樣一心一意或不知不覺心向中國而遜掉了,那就是思想的集體沉淪與失落。我有一位當過大學系主任的老同學,早跟我提起過這種事情了。

讓人感慨,現在中國國民黨政府大力提倡宣導「文化創意產業」,時下台灣環境卻為了空泛的中華道統文化情懷,或者等而下之的拉幫結派搶資源,使得李昂這樣的正港文化創意人遭到排擠。馬政府和中國國民黨,走不出論述貧乏和文化困局。



高錕實踐了務實教育哲學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高錕和他的諾貝爾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