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5/26

克魯曼大師的謬讚

 

更慘的是,英國健保局在規定上不允許私人部分負擔,因為會讓有錢人得到較好的醫療服務,有違全民健保精神。雖然健保局多半時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不少英國人,被迫之下就到國外尋求醫療。


【摘要5.25.2009陳家煜 蘋果】克魯曼大師到台灣一遊,一句台灣健保是全世界最好的稱讚,讓公衛界人士樂不可支。有人還主張台灣健保應乘勝追擊,取消所有市場機制,變成像英國一樣;醫療服務是公共支出的一種,類似國防或交通建設。克魯曼支持無所不在的大政府,我們得認真思考是不是對。

市場,只是反映人類社會裡的正常行為;人自利的本性像重力一樣,並不因為我們不討論就不存在。英國式的全方位健保,不會讓人民道德感突然提升,而少上醫院看病,反而是大病小病不管,大家把醫院當菜市場逛。

若有無限多的醫療資源可用,當然經得起人民浪費,但沒有一個國家有這種本錢,所以英國的健保局(National Health Service)只能東省西省,不但造成醫生收入偏低,很多基本醫療服務都得排隊。英國人名義上雖不用花一毛錢上醫院,但像電腦核磁造影這種檢查,除了緊急情況外,都得排上好幾個月,很多人都另外找私人診所,照了片再拿回公立醫院看。這樣的另外花錢安排,英國人叫私人的部分負擔,這花費可不是把英國健保美化的人士所看得到的。

更慘的是,英國健保局在規定上不允許私人部分負擔,因為會讓有錢人得到較好的醫療服務,有違全民健保精神。雖然健保局多半時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不少英國人,被迫之下就到國外尋求醫療,而最常去的國家,就是克魯曼大師覺得問題重重的美國。

美國沒有全民健保,醫療支出佔國民生產毛額的比例,大概是全世界最高的。改革是勢在必行,但是全世界關心醫療科技發展的人士,應該都得盼望美國可以維持現狀,因為大家都在享受美國人花大錢看病的研發紅利。如果今天美國也變成像台灣或是英國一樣採取全民健保,全球大藥廠就沒有誘因開發新藥,因為沒有一個像樣的市場,願意買這些新藥

藥廠也是將本求利。禮來大藥廠(Eli Lilly & Company)以前的執行長曾回憶柯林頓總統夫婦在白官推動全民健保的那段時光,他說所有的藥廠都對未來生技製藥業的前景感到憂心,不少公司像是默克(Merck & Company)乾脆把研發資源轉投入醫療保險事業,就是為全民健保作準備。

還好柯林頓總統夫婦失敗了,但也讓克魯曼大師從此像唐吉訶德一樣,不斷地用言論戰鬥,夢想全民健保的美好天堂可以到來。而現在又是民主黨總統當家,又準備要推全民健保,大師似乎是要圓夢了。但我們在接受克魯曼大師讚美的同時,是不是看清了我們健保的社會主義本質,是不是知道我們正在享受別人資本主義的果實,有沒有準備好醫療品質下滑的一天,可能是個更重要的問題。【加州大學聖塔克魯茲分校國際經濟學博士候選人】

參考資料:

一瞑大一吋的危機風暴

整體原鄉超過二成 無健保

名不正 言不順 是走不遠的!

健保費是民眾的錢 郝快還錢

欠繳勞健保費  北市不還了

健保局改制 不等於健保改革



健保美夢還很遙遠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葉金川跳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