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4/27

從人文教育論孔子思想特質的繼承與創新

 

雅典當時有三種類型的學校:文字學校、音樂學校、體育學校作為教授這些知識技能的場所。古希臘人相信,教育可以塑造人的個性,這同時也意謂著肯定了人的塑造潛力,經由教育可以使人的能力得到最充分的發展


【文/劉玉菁(作者服務單位:高雄市立三民家商綜合高中部)】孔子將「君子」的內涵道德化;雖重視尊卑,但強調學習資源不應壟斷,故主張有教無類;孔子重視學習,認為學而優則仕,不過仕必待有道;又如重視禮樂之教,但亦提倡「君子不器」的通才理想。總之孔子因應大時代的發展,汲取傳統資源提出一套具有創新色彩的人文教育,這樣的教育理想歷久彌新,是值得現今教育省思與學習的。

「人文教育」一詞源自西方,是以人文主義的精神和理想來指導的教育。孔子在學術教育方面的貢獻,遠遠超過政治的事功,究其在學術教育上的貢獻,實因深具「繼承」與「創新」的特色有關。用「繼承」與「創新」來觀察孔子諸多的思想作為,從而清楚看到孔子身處在新舊時代的過渡階段,其身上充分顯露出對古代的孺慕之情,以及對現實的勇於回應。

人文主義者,為塑造完美人格所創設的教育課程,在西方教育史上發生了長久而深遠的支配作用。伏伊格特(George Voigt)於1859年出版的著作中首先用於文藝復興,書名是《古典或人文主義第一世紀的復活》(The Revival of Classical Antiquity or the First Century of Hummanism)。伏伊格特,這位十九世紀歷史學家的功勞,就是把人文主義一詞用於他們認為與古典學問的復活有關的新態度和新信念上,這種新態度和新信念稱為文藝復興時期的人文主義。

「人文主義」的核心概念,如果向歷史尋根,實可溯源至古希臘時代。公元前第五、四世紀的古希臘,有「希臘人學校」之稱的雅典城邦,便已漸漸形成一套教育體系,它有四個特點:

1.在七門「文科」學科中,對人類的知識作了統一而有系統的記述。這七門學科(七藝)是語法、修辭、邏輯或論辯(三學科)和算術、幾何、天文、音樂(四學科)。

2. 它提供了在一個沒有書本的世界中,進行教學和論辯的技巧,並以語言的掌握、思想的精確、論辯的熟練作為基礎。

3. 它奠定了西方文明的一個偉大的假設,即可以用教育,來塑造人類個性的發展

4. 人的優越性,是它要發展的一個概念,其中還包括了能言善辯和領袖群倫這些要在公共事務中,扮演活躍角色必備的特質。希臘人認為這種角色是一個人之所以有人性不可或缺的條件。

雅典當時有三種類型的學校:文字學校、音樂學校、體育學校作為教授這些知識技能的場所,音樂與體育不只是娛樂作用,更重要的是作為調和「身」和「心」的一種統一的教育實施。古希臘人相信,教育可以塑造人的個性,這同時也意謂著肯定了人的塑造潛力,經由教育可以使人的能力得到最充分的發展

古希臘的教育理念,被羅馬人所繼承,也深深影響西方文化和社會。雖然中古時代,由於基督教強調以神為中心,致使人文精神低落。然而,到了文藝復興時期,大大發揚了人文精神──要以人為中心,要以人為關懷的對象,恢復人之所以為人的價值和尊嚴。因此文藝復興運動就成了人本主義運動,其意義不止於復興古典文藝。以人為本的思想落實在教育上,乃反對中世紀的教會將教育予以宗教化的目的,以及反對將教育,等同於職業訓練

文藝復興時期的人文主義者,重個人才能之多方面表現,從肯定知識禮樂之「文」,到陶冶人之自然之「質」之價值。因此,人文主義的教育,乃主張一個理想的人,應該接受古希臘羅馬的文化精神,學習古典語文、愛好文藝,重視個人精神的獨立、人格的完美,又不忽略體格的鍛鍊,總之是再度體現了古希臘人思想的特質──注重人或事物整體的健全。

因此,人並非滿足於「專才」,而是可以也必須提升為「全才」(或言「通才」)。正因為人文教育重視「人」的價值,所以對人的發展潛力給予十足的信心,人接受教育,並不單為了有一技之長能夠謀生求職,更重要的是培養優秀健全的人格,以及在各種領域中(尤其是政治)都有傑出表現的「完人」。

由此可知西方從古希臘時代起,便已重視人文的精神,並且將之體現在教育上。人文思想,與雅典城邦政治的公民社會,息息相關,所謂的「全才」和「通識」是為了培養具有足夠處理公共事務的能力(即統治能力),甚至到文藝復興時期,受教育的對象,也是侷限在中產階級以上。

因此,從某個角度來看西方二十世紀以前的人文教育,可說是統治階層的精英教育,它並非義務的教育,而是階級差別的教育。【本文摘自歷史月刊255期】4.27.2009摘要

參考資料:論語學而1 學者的基本修養



知識的謙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道德之路怎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