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1/02

從村上隆到安迪.沃荷

 

安迪.沃荷很能配合購買主的需求,創造購買主喜歡的藝術作品。安迪.沃荷的作品,融合商業與藝術,既能在藝術領域取得大師地位,作品又能暢銷不斷,成了工業產品藝術化,文化藝術產業化的先驅。


王乾任 中國時報2009.01.02 摘要

○○九年一開始,台北就有世界知名普普藝術大師安迪.沃荷的作品可以欣賞,實在不失為元旦、新年闔家出遊的好去處。安迪.沃荷的作品,巧妙地抓住戰後崛起的商業/消費主義社會,透過藝術形式向世人展現。

安迪.沃荷的作品,多半從其「工廠」生產,且安迪.沃荷沒有其他藝術家的堅持,很能配合購買主的需求,創造購買主喜歡的藝術作品。因此,安迪.沃荷生前總是在他的「工廠」接見「客戶」,談論「產品」「製造」的需求。安迪.沃荷的作品,融合商業與藝術,既能在藝術領域取得大師地位,作品又能暢銷不斷,可謂少數名利雙收的藝術家,成了工業產品藝術化,文化藝術產業化的先驅。

此次來台展出,台灣藝文界也非常推崇安迪.沃荷的成就,不見批判質疑聲浪。可惜的是,另外一位也走藝術創業的藝術家被引進台灣時,就沒能像安迪.沃荷,備受禮遇。二○○七年十月,台灣的出版社推出村上隆的《藝術創業論》,在書中,村上隆大談其發跡史,破解當代藝術市場的運作邏輯。

村上隆早年窮困,跑到紐約,意外發現藝術市場的運作邏輯,從此開始思考西方藝術評論界對於藝術的定義與評價,推出結合個人專長與評論界喜愛的作品,逐漸竄紅。村上隆說,想要讓自己的藝術作品贏得高價,必須前進歐美,取得歐美權威藝評的超高評價,才能被市場青睞,讓自己的商品賣得好成績。

竄紅之後的村上隆,不但懂得如何經營自己的身價,更在二○○三年,跨領域和LV合作,推出村上隆包包,讓LV銷售長紅,但卻也引來藝術界的批評、質疑。某些藝術評論家認為村上隆和商業掛鉤太深,傷害了藝術家的身分。

然而,村上隆直言不諱的說,藝術家希望自己的作品賣個好價錢並沒有錯,因為藝術創作需要相當的時間與前期成本,如果作品無法賺錢,無法替自己賺取以後創作所需的費用。村上隆優游於商業與藝術之間,堪稱東方的安迪.沃荷。

不過,安迪.沃荷其實比村上隆更像商人,不但更直接且大量的生產藝術品,而且還能配合客戶需求生產,更將工作室稱為「工廠」,非常懂得如何用藝術創業、獲利,可以說在安迪.沃荷之後,還沒有藝術家能出其右。為何同樣是走藝術創業路線的藝術家,一個備受推崇,一位卻飽受質疑、批判?或者歐美的外國月亮還是比日本的圓一些?

抑或者深入強辯,認為村上隆的作品遠比安迪.沃荷低劣,因此稱不上藝術,以此推論村上隆是個欺世盜名的偽藝術家? 我認為,村上隆與安迪.沃荷的不同命運,正好說明了藝術品味評判的主觀與武斷,根本毫無標準可言。所謂好壞,不過是評論家建立在一套假設、理論之上的詮釋,目的在於提供藝術拍賣市場制定產品/創作人身價之用,一般閱聽人大可以不必甩它。

原創藝術品,早已成為超高價奢華商品,只有富裕階層才有閒錢收購,一般市井小民和蒐藏藝術品無關,不用太在乎藝術品的價格,藝術作品,不需要隨著藝術評論的評價起舞,認定好壞。無論如何,從村上隆到安迪.沃荷,台灣的藝術界願意接連引進深諳藝術創業論的藝術家,說明了台灣的閱聽人逐漸能夠欣賞結合商業與藝術,懂得販賣/推銷自己的藝術作品的藝術創業家。

樂見未來台灣的文化代理商,能夠引進更多叫好又叫座,結合商業與文化藝術的優質文化產品,讓國人在欣賞高水準演出/創作的同時,也能探究背後的成功元素,成為台灣文化創意產業的養分,那就更棒了!(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首頁│ 下一篇→台灣蝴蝶蘭進入法國上流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