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24

六愚談談銅鏡~照妖鏡的思維



        昨日台灣的各種媒體,無論是廣電或是平面等,皆以相當大的篇幅,報導一婦人在山中迷失多日後,竟然安然復返的消息;尤其是東森電視台,分別在5751台的節目中,擴大討論及所謂「芒神」、「魔神」的傳說,來賓、學者等人繪聲繪影的發表意見,確實能達到收視率的效果;然而這兩個節目中,分別邀請了所謂「民俗專家」,一是林正義先生,另一則是雨揚居士,這二人在台灣確有其知名度,不過以六愚觀察的角度來說,林正義先生有談到「招妖鏡」的問題,並能依葛洪《抱朴子》說出一番道理,雖略有錯誤及加油添醋之嫌,亦能顯示其多有用功;而雨揚居士則是空口白話,毫無學識之見,滿口胡言,兩者相較之下,高下立判。

        無論如何,六愚既然已經批評,還是要對於自古以來,「照妖鏡」的沿革來歷說明一番。





 

六愚談談銅鏡~照妖鏡的思維 

昨日台灣的各種媒體,無論是廣電或是平面等,皆以相當大的篇幅,報導一婦人在山中迷失多日後,竟然安然復返的消息;尤其是東森電視台,分別在5751台的節目中,擴大討論及所謂「芒神」、「魔神」的傳說,來賓、學者等人繪聲繪影的發表意見,確實能達到收視率的效果;然而這兩個節目中,分別邀請了所謂「民俗專家」,一是林正義先生,另一則是雨揚居士,這二人在台灣確有其知名度,不過以六愚觀察的角度來說,林正義先生有談到「招妖鏡」的問題,並能依葛洪《抱朴子》說出一番道理,雖有加油添醋之嫌,亦能顯示其多有用功;而雨揚居士則是空口白話,毫無學識之見,滿口胡言,兩者相較之下,高下立判。

無論如何,六愚既然已經批評,還是要對於自古以來,「照妖鏡」的沿革來歷說明一番。

我國銅鏡的出現,應該可以追朔及銅器時代以前的社會;1976年甘肅齊家文化墓葬中,出土1面直徑6釐米的圓形銅鏡;同年,青海貴南尕馬臺也出土1面直徑8.9釐米、重109的七星紋圖案銅鏡;而齊家文化屬於龍山文化晚期,因此我國銅鏡的歷史,幾乎可以確定追溯到距今4000年之前的龍山文化晚期;而安陽小屯婦好墓出土的四面銅鏡,也證實了殷代已經有使用銅鏡的證據;由此也可證明,我國使用銅鏡的紀錄,比世界任何國家都早。

銅鏡本來是古人用於梳妝整容的器具,李尤《鏡銘》:「鑄銅為鑒,整體容顏,修爾法服,正爾衣冠。」,因為銅鏡可以反映自己的形象,所以有時也被從哲學思想的角度解釋;《墨子.非攻》:「君子不鏡於水,而鏡於人。鏡於水,見面之容;鏡於人,則知吉與凶。」,《戰國策》鄒忌諷齊王納諫的故事;唐太宗:「以銅為鑒,可正衣冠;以古為鑒,可知興替;以人為鑒,可明得失。」。

銅鏡既然與古人的生活密不可分,故而歷代的文獻、小說及戲曲,也多有提及;《莊子應帝王篇》云:「至人之用心若鏡,不將不迎, 應而不藏,故能勝物而不傷。」;《三國演義.曹操獻刀》是因為銅鏡的反射,而致使刺殺董卓的任務宣告失敗。至於銅鏡會與感人的愛情故事有關,應該是從西漢年間,銅鏡是作為男女愛情的表記開始;尤其是南朝陳樂昌公主與駙馬徐德言悲歡離合的經歷,就是成語「破鏡重圓」的典故;而《西廂記》的「恰對菱花,樓上晚妝罷。」,《紅樓夢》的賈寶玉、林黛玉因為「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的愛情悲劇,也用鏡子的「鏡花水月」來做註解。

銅鏡的作用,本來是將鏡面打磨後可照容,然而因為增加銅鏡的美觀或是價值,通常在鑄造時銅鏡時,鏡背部份會裝飾成各種花紋、圖案和銘文,以表達吉祥、祝詞或是情意等詞語。例如春秋戰國的饕餮獸紋,漢代以後又增添珍禽異獸、神話故事及各種不同的圖案,唐宋以後的銅鏡花紋更加精采,諸如瑞獸、四神、十二生肖、花鳥、人物、盤龍、八卦、萬字、銘文..等;宋朝沈括所著《夢溪筆談》中,對青銅鏡的鑄造和歷代青銅鏡也有詳細的記再。然而古代銅鏡被用於避邪的鎮物,則應該是與上述的銅鏡作用及哲學的聯想,以及銅鏡製作的文字、圖案,加上宗教方面的宣染有關。

漢朝郭憲在《洞冥記》中,有一段描述:「有金鏡,廣四尺,照見魑魅,不獲隱形。」,在加上漢出土的文物中的一些祝禱文字中,例如漢代銅鏡出現銘文,如「左龍右虎辟不羊,朱烏玄武順陰陽,子孫備具居中央,長保二親樂富昌。」(註:辟不羊即辟不祥);以及還常見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象、十二地支圖形裡。兩者的相對照之下,六愚認為銅鏡有「照妖」或是「避邪」的思維,早在秦漢以前就已經萌芽了;而真正廣為民間社會所流傳的時代,則應該是在東漢以後道教的崛起。晉代道士葛洪對於銅鏡的法力,特別推崇,其著作《抱朴子》書中寫道:「萬物之老者,其精悉能假托人形,以眩惑人目而常試人,唯不能於鏡中易其真形耳。是以古之入山道士,皆以明鏡徑九寸,懸於背後,則老魅不敢近人;或有來試人者,則當顧視鏡中,其是仙人及山中好神者,顧鏡中故如人形;若是鳥獸邪魅,則其形貌皆見鏡中矣。」,而北周文學家庾信《小園賦》有一句「鎮宅神以埋石,厭山精而照鏡。」,就可以確定再晉朝以後,銅鏡用於「照妖」、「鎮宅」已經廣為民間社會所接受了。

深入民間的歷代通俗小說,如《封神演義》、《西遊記》等,雜劇如《二郎神醉射鎖魔鏡》,以及歷代的文人墨客,如唐代詩人李商隱的「我聞照妖鏡,及於神劍鋒」,還有明代名醫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也載有「鏡乃金水之髓,内明外暗,古鏡如古劍,若神明,故能避邪魅忤惡。凡人家宜懸大鏡,可避邪魅。」的結論;甚至於古代將軍的戰袍前後部位,都有「護心鏡」保護,以及在道教聖地武當山金頂皇經堂被發現當今最大的古銅鏡中,都可以顯現出古代銅鏡在民間社會的地位,確實不可忽視。

銅鏡用於風水上而言,還是以祛邪、避邪、鎮魔的功用,尤其是不令「諸邪妖魔」進門為主;所以自古以來的習慣,僅掛於宅居大門的門楣上即可,不可掛在後門或是其他諸如房間的進出口處,更不可掛在房間或床邊附近。

銅鏡的沒落,是因為清朝西洋水銀玻璃鏡的出現;而當今各式各樣的所謂「八卦鏡」、「照妖鏡」、「太極鏡」等,無論其形狀凹凸,無論其名稱或是圖樣如何,皆離不開古代銅鏡所代表的功用及思維。

  

六愚匆匆/2008-07-24/台北

 



六愚~談談貔貅吧!←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風水之地理三奇~六愚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