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6, 2006

這個麻煩精

說他麻煩,但大半時間,海賊點並不特別讓人注目,應該說,根本會忘了他存在

所以呢!他應該也是最"不麻煩"的貓了,不會吵著吃...不會鬧著要抱...也不會闖什麼禍....更不屑逗貓棒

同時...他異常渴望被忽視的感覺..很少在人類視線所及遊蕩..臉上似乎寫著"別管我"三個大字

利害的是,妳也很少能拍到他對相機一無所悉的表情...不管怎樣,他似乎無時無刻都在提防

這個要嘛,就是專業的瑪斗總是追逐著鏡頭而達到的境界,要嘛就是個....神經質到極點的傢伙

這樣的一號貓物...總是躡手躡腳的出現,再突乎的消失

你只能從沙發上殘存的黑短毛,椅墊上磨爪的痕跡,碗中生物進食的跡證,在腦中重建現場,

去推測,此貓絕非你憑空想像和杜撰,確實,他和你共同生存在這空間,呼吸著活動著

有時候,這跡證會無預警的加深,比如說,三生有幸,你能在茶几上,看到來不及逃走的影像殘留,

或是放飯時,聽到那微乎其微的小小叫聲 (可是你必須忍住不要跟他目光相對,假裝沒這回事)...

雖然他無法像一般正常的家貓,頗讓人遺憾,但若能維持這表象的平和,也沒什麼不好....

直到,你看到...地板上莫名的斑斑血跡,雖然鮮紅的只有一點點,但就夠讓人心煩了...

你會歇斯底里的...急急忙忙....把可觸及的三貓.....逐一抓來翻弄檢查....

而宣告no found! 不由得就會心中一沉,知道問題出在誰身上了....

而真相的探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就算推敲後,認為問題是出在那7-8個月沒剪的指甲刮傷了肉墊,

因為,點點有著獨樹一格,異常巨大的大拇指甲,就算我養過10幾隻貓,也從沒見過這麼奇特的,

於是,妳抱著必勝的決心,跟這傢伙追逐奮戰了整夜....

遺憾的是仍一無所獲,別說什麼剪指甲,查看患部,根本就連摸摸小手或碰到黑毛都沒有....

這廝....最後的落腳處,就是冷氣機後方的機體,高高在上的睡了一晚...我則是氣乎呼睡不著....

到了清晨,以為他忘了,想趁放飯的時候突擊,嘿...根本距離我三呎之遠,原來他還沒忘記....

只好自我安慰....都還能跳這麼高?行動如此敏捷?!血跡也沒有了,看來傷口暫時癒合了吧?

唉,若不是我仍存有部分理智,真想去找個安眠藥還是迷藥之類的,或是借個吹箭?迷昏他算了..

這種無力和無能的感覺,每陣子就得經歷一次,我到底該拿黑白郎君點怎麼辦呢?實在是!!!!!!!



阿嘻相簿-點點←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海賊頭之生態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