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把書搬回家,重量驚人,快樂慚愧混雜難言。幸好我相信西方人這句箴言的價值:「誠實乃為上策」,於是直接向太太坦承,我買了三十本書,一本一塊。其實,旅程中她讀書比我還快,而她讀的其中一本,就是在圖書館買的。我的收穫她也有份。
2015/04/20

恍若隔世─讀陳若曦的《文革雜憶》

年紀增長,遺忘的版圖逐漸擴大,記憶經常變形失焦,也讓我們覺得記憶愈來愈不可靠。但有些時刻,恰當的時空距離,反而讓我們具備審視能力,產生洞察的視野。年歲積累的經驗,讓我們清醒,足以釐清過往混沌不明的時局,得有清晰的判別與領悟。我們有失,亦有所得。記憶有缺口,但判斷比往日準確。閱讀他人的回憶也常呈現這種狀態。

 


繼續閱讀
2015/04/18

追逐路上的新中國─讀《野心時代─在新中國追求財富、真相和信仰》

夜上海

歐逸文(Evan Osnos)在序言裡為本書定位:『本書敘述兩股力量的碰撞:志向(aspiration)與集權主義。四十年前,中國人民事實上沒有取得財富、真相或信仰的管道─因為政治及貧窮,這三件東西無由取得。』這三十多年來,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邁開,無論是自願或者被迫,對政府或民眾而言,都是翻天覆地的變動,全民都在極力追逐,突破各種封閉。這三十多來的爭逐、考驗,此起彼落,危機四伏。轉型中的新中國成為強權,無論是政府或民眾都顯得躍躍欲試,野心勃勃。
 
繼續閱讀
2014/07/04

聽音練習─夏日聽 Trumpeter’s Lullaby



風中行進的音符
歷歷在目
小號以高亢闊步
嘹亮協和 
宣稱它急促的行蹤
餘音迴旋嬝繞
緩緩衝撞我的耳膜
難以散去 



繼續閱讀
2014/01/01

流放揣想─讀蘇曉康

八零年代末尾,記不得準確的時刻,我從錄影帶商店借到《河殤》。隔著海峽,大家都知道中國正在翻天覆地的改變,台灣的禁忌也在鬆綁。於是,對岸傳來了各種出版品,包括了《河殤》受歡迎的消息。影片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黃河,那些高懸的大堤,驚訝黃河高過兩岸的景象,心想難怪這條河災害不斷。一個叫我不太適應的是讀音,大陸讀法和台灣差異不少,他們把堤念成「低」,但是影片的旁白,卻讓我感到氣勢壯闊蒼茫。像我這樣在島嶼長大的人而言,歷史地理上的象徵,突然變成了某種現實。似乎,日後這個影片自然而然也導引我關切天安門的動態。


 
繼續閱讀
2013/10/30

雁聲

雁群劃過了深秋
埋下微弱音軌
呼喚尾隨的同伴
不再流連
遺忘雨雪
酬酢喧嘩的紅塵
舒放壓抑


 
繼續閱讀
2013/07/30

造迷宮與羽翼者的書店─訪Daedalus



Daedalus,大家都知道是希臘神話一個精巧的工匠,為困住Minotaur,在克理特島上建造迷宮。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為脫逃國王的綑索,而造出得以飛翔的羽翼,他警告自己的兒子Icarus,千萬不要飛得太高,以免羽翼上的蠟溶解,也不要飛得過低,以免翅膀被海浸濕,這都會使他們脫逃失敗。但是兒子飛行過程中,也許得意忘形,忽略了父親的叮囑,而葬身海底。還有James Joyce小說裡的主要人物也叫做Daedalus,表明了他擅於設計精密細緻的文字迷宮,且你得要有他設計抗融的羽翼,才能飛出迷宮的牢籠。




 
繼續閱讀
2013/07/11

我的微博說法─書籍部分



就是這幾個月來,我在微博上表達了很多意見。目睹那些蓬勃的現象,讓我受到吸引,不知不覺間也加入了行列。原本我感覺140個字無法呈現什麼,但看見諸多作者,包括名氣響亮的名人(有些是我喜愛的作家)都在此發言,他們的示範讓我開了眼界。閱讀他們以極短篇幅表現各類的期待、批判、聲援、憤怒、觀察等等,尤其是對政治腐敗的監督,我也受到啟發。我信如果這個微小的聲道若發展的好,就是中國新世代的公民運動。昨天我的微博消失了幾個小時,我以為他們封了我的發聲管道,突然覺得有點危機。

我花了點時間整理了一些,多數是取自各類新聞管道的報導與評論,或者加上一點我的體會與觀察,雖然膚淺有限,但也是一個過程與記錄,留在此地也算聊備一格。

繼續閱讀
2013/05/09

故事之四 關於《尤利西斯》一個小插曲

1922年第一版的 Ulysses

故事出自《莎士比亞書店》這本書,本書是畢奇(Sylvia Beach)女士的文學書店回憶錄,也是她與眾多歐美文人藝術家過往交遊的精采記述。書中畢奇女士著墨最多的,非喬伊斯(James Joyce)和他所創作的《尤利西斯》莫屬。因為這本書最重要的助產士、催生者,就是畢奇女士。關於喬伊斯的討論、回憶與故事甚多,但這則故事如今讀來還是頂有趣的。

繼續閱讀
2013/04/03

故事之一─關於納博可夫(Vladimir Nabokov)

講故事的人曾是納博可夫(Vladimir Nabokov)的學生。1954年九月間這位先生正在康乃爾大學上學,當時他選了一門歐洲文學的課,並非他對歐洲文學感興趣,而是這門課時間上比較方便,可以避免週六上課。這位艾普斯坦(Edward Epstein)說這門課的正式名稱是:「十九世紀的歐洲文學」。然而,當時綺色佳的地方報紙對此門課風評不佳,將之稱為骯髒文學(Dirty Lit),為何如此呢?因為這門課會討論《安娜卡列妮娜》及《波法利夫人》不倫情節。由此我們也可理解當時的民風還是相對保守。


繼續閱讀
2013/03/24

為倖存代言─讀《平壤水族館》(修訂)

目睹聽聞他人的不幸,我們總有反應。當然有可能義憤填膺,也有可能充滿同情,或者五味雜陳。無論反應如何,都數正常,也是應當的情緒,否則我們就比禽獸不如。但是通常反應對我們所見到的不公,沒什麼價值,也未產生影響,或說沒什麼實質貢獻。甚至最糟的事,我們的反應讓不幸的事件擴大,讓更多人遭殃。就好像《平壤水族館》書中透露的,從集中營中倖存的,不可聲揚其中的黑暗,否則你會遭致更深的災禍,雖然你離開了恐懼,但恐懼還未離你遠去。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