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記事書寫
2013/07/11

我的微博說法─書籍部分



就是這幾個月來,我在微博上表達了很多意見。目睹那些蓬勃的現象,讓我受到吸引,不知不覺間也加入了行列。原本我感覺140個字無法呈現什麼,但看見諸多作者,包括名氣響亮的名人(有些是我喜愛的作家)都在此發言,他們的示範讓我開了眼界。閱讀他們以極短篇幅表現各類的期待、批判、聲援、憤怒、觀察等等,尤其是對政治腐敗的監督,我也受到啟發。我信如果這個微小的聲道若發展的好,就是中國新世代的公民運動。昨天我的微博消失了幾個小時,我以為他們封了我的發聲管道,突然覺得有點危機。

我花了點時間整理了一些,多數是取自各類新聞管道的報導與評論,或者加上一點我的體會與觀察,雖然膚淺有限,但也是一個過程與記錄,留在此地也算聊備一格。

繼續閱讀
2013/04/04

笑話一則

講一則和台語有關的笑話,我們住的城市偶爾風大,一次心血來潮,我對同車的人說:教你們一句台灣話,這句話就是風很大,他們說怎講?我說:『風緊透!』什麼?有人學不來。其中一位突發奇想,阿那就是胡錦濤嘛!眾人爆笑。所以這段時間只要風大,我們就說胡錦濤來了!誰懂得誰就會笑,不懂就是冷笑話。



我之所以貼這則笑話,是因為我違反了新浪微博的規定。這真是荒天下之大稽了,但是沒辦法,他們害怕胡錦濤受到毀謗。我又試了胡緊掏,甚至是胡緊逃,都不行。
胡可以,僅也行,掏也無妨,但就是不能把三個字放在一起,這樣就違反規定。他們害怕人談論胡錦濤,害怕他成為話題,變成毀謗的對象。因為這個名字涉及敏感。我只能說,微博雖然很有活力,但是新聞檢查無所不在。其實,這完全和政治無關。
繼續閱讀
2011/12/29

2011年終回顧

1991年年初的時候,恰好我的妻子到北美出差,我讓她帶幾本洋書回來。其中一本是漫畫,漫畫集叫《老鼠》(Maus),於1990年底被紐約時報選為十大好書。作者叫做Art  Spiegelman,他以漫畫方式,為他父親回顧、記錄了波蘭猶太人在大屠殺中的倖存經歷。這是我頭一次看到圖畫也可表現嚴肅主題,刻劃人類深沈的痛苦,創意非凡,也讓人難以忘懷。原來,人也可以平常娛樂的途徑,表達出人意外的創意,符合了所謂「寓教於樂」的說法。如今二十年過去了,我維持了回顧的習慣,注意年終有哪些重要事件、引人注目的人物、還有精采、創意的書籍。

 


繼續閱讀
2011/03/07

從移動到疊聚─記錄我閱讀與書房的變遷



零五年十月間,我們搬進了一棟移動房屋,架設了全新的書房。我們並非要恆久住在那裏,但也沒預期會移動得如此迅速。我的確感到舒暢,因為那個明亮開闊的空間,不只提供我們棲身之處,也使書籍找到穩當的居所。我第一次擁有自己的居所,雖然知道我們只是暫時寄居。書房既稱移動,就表示書房的概念是靈活的。但書本作為書房主要的居民,移動起來並非那麼美妙方便,尤其我們的書籍數量驚人,書籍又無比沉重。





繼續閱讀
2010/08/14

夏日綺色佳



暑氣蒸騰籠罩紐約州的上空,期盼雨勢降臨能驅離酷暑,但只見浮雲幾片,難以凝聚。我必須靠汽車的冷氣,抵禦飽滿濕氣烘烤的熱浪。綠茵森林在窗外無限蔓延,起伏的山勢忽遠忽近。我想起百年前的此刻,胡適和許多中國留學生正準備從上海出發,在舊金山上岸之後,從西岸搭乘火車到水牛城,再轉汽車抵達綺色佳。他們就是在1910年的暑假期間抵達,因著美國退回庚子賠款而成為留美的學生。


繼續閱讀
2010/06/15

告別我的『移動書房』



 

五月下旬,夏日突然在北方降臨,以劇烈的日照,烘烤我搬書的辛勞,讓我汗流浹背,頻頻拭汗。趁午夜之前,驅車往超市購物。開敞所有車窗讓涼風吹拂,貫穿我衣裳包裹的身軀, 讓風滲透我濕熱的靈魂。超市裡流盪著一首熟悉的樂曲,我隨著哼唱,竟是《天空之城》。仰望天城的壯闊之餘,音色裡卻同時埋藏著崩解分散的憂傷,對懸浮之城失陷的哀悼。腦海裡浮現起遠方的書房,舊有的版塊、我圈地為王的領土,正在逐漸移動崩解我短命的『移動書房』。 


繼續閱讀
2010/02/18

社口村的記憶

二十年前,我們搬遷中部鄉下,一個靠近豐原附近的小地方。我們有機會和許多周圍的孩子接觸,觀察、記錄他們遊樂、嬉戲以及生活的種種動態。去年我們有機會回訪,建築沒有多大變化,但許多當年的孩子都搬離了,如今我只能憑想像來拼湊他們的面容。也許曾經在什麼角落和他們擦身而過,但卻已彼此不認識了。也許有人仍在求學,有的已經工作,甚至有的也已結婚生子,為人父母。


我們整理雜物,發現這些擱置許久的相片。仔細端詳這些照片,的確勾起記憶。不只想起自己經過的歷程,也引發想像,如今這些孩子們都有什麼樣的發展與轉變?那些巷弄與田埂的確勾勒台灣城鄉的變化,孩子們也與那塊島嶼逐漸融為一體,或者他們也像我移居海外。上個月我們在T城的超市買到來自社口的食品,親切備至。注視種種外在的改變,愈引發我對世事多變、物換星移的感慨,也感覺當日的紀錄有其價值。




繼續閱讀
2009/06/13

今日的遷徙─橫越美國

10-15-40-44(密蘇里州部分 是toll way)-70- 71-90(紐約州部分是toll way)

 CA(夜宿Needles)-AZ-NM(夜宿Albuquerque)-TX-OK(夜宿Oklahoma City)-MO(夜宿St. Louis)-IL-IN-OH(夜宿Columbus)-PA-NY(停留Buffalo)



 

繼續閱讀
2009/05/31

舊日的遷移─一點傾斜的回顧




我在一所T城大學裡看見一座雕像,和當年天安門矗立的一模一樣,難免勾起回憶。­二十年前的此刻,我們目不轉睛,緊盯著電視畫面,關切天安門的動態。同時我們也忙著整頓行李,將不少不便攜帶的家具、書籍或送或藏,準備南移。那時局面緊張,危機似乎一觸即發,和眾人相同,我們希望廣場上的青年能安全退去。悲劇發生之後,我們帶著悵然與惋惜的心情離開台北,也帶著對中國的興趣南遷。二十年後我舊地重遊,探尋舊識,企圖搜索一點舊日遺留的痕跡。幾天前我在電視畫面上看見了王丹,驚覺他已經四十歲。二十年的時空,雖不一定翻天覆地,但也算是物換星移。

繼續閱讀
2009/03/29

太座族譜



家譜,在英文裡也可稱做Family Tree,就像一棵倒著長的樹,底端可以無限延伸,只要人類不滅亡。但頂端是樹的根源,卻不能和下面對映。我們不能有兩個以上的根源,只有一父一母,乾的義的全不算。但如何定位那個起點,卻大有講究,那就取決於制定家譜的人,他們得安排一個重要的起點,然後讓這個起點蔓延,往下生長。或者是個名人;或是這個家族重要的人物或那個人曾有重要貢獻。


繼續閱讀
1 2 3 4 5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