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4/19

故事之三 關於漢娜(Hannah Arendt)

      故事來自漢娜(Hannah Arendt)第二任丈夫的學生,一位名叫Jack Blum接受訪談時的回憶。出自《在黑暗時代的思索》〈Thinking in Dark Times〉。這本書是漢娜阿倫特百年誕辰的紀念文集,討論漢娜在政治學與倫理學思考的貢獻與獨創。本書模仿漢娜的著作,一本評論她同代人物的專著:《黑暗時代的人》(Men in Dark Times) 。




 這位傑克先生與漢娜只有點頭之交,當時在Bard College讀書,是一所以人文著名的學院,位於紐約州的赫德遜河畔。她丈夫在世的時候,他曾經去過她家做客,但並沒有什麼談話,也談不上什麼認識。直到Hannah的丈夫過世,他被學生推派為喪禮上追憶老師的發言人。當時他已經離開紐約,而到了華盛頓工作。Hannah對他的發言頗為讚賞,她覺得他的敘述對她丈夫的理解十分到位。有一天他接到Hannah的電話,請他到紐約來一趟,她需要他到紐約來幫個忙。
 
原來她住的公寓正在鬧糾紛,建商準備把原址上的公寓拆掉重建。住戶為了自身的利益,準備和建商打官司,但是聘僱律師的條件老談不攏。根據漢娜的說法是,住戶吵嚷不休,意見分歧,到底每戶要出多少錢,是要根據坪數大小,還是根據多少房間或窗戶,大家眾說紛紜。Hannah要這位後生晚輩替他出面,代替她發言,表明立場。因為出錢多寡是旁枝末節,而沒有請到好律師出面,他們的利益就全泡湯了。
 
結果,他不負師命,出席了協調會議,把這事搞定了。事後,他來見師母,他說:『 你是個頂尖的政治學者,一個政治思想家,你卻要我替妳出面,擺平糾紛,為什麼你自己不出面?』她回答說:『知道該怎麼做和實際操作差距很大。這就是我辦不到的事。』她也說到她在大學院系的會議中,只要有同仁因爭端吵了起來,總讓她覺得很不舒服,感到厭惡。她不想參與這種類型的政治。所以政治理論甚或任何學說,無論其論述多麼精采縝密、鞭闢入理,多麼合乎科學,一旦應用在實際操作上,能否成功,並非那麼輕而易舉,恐怕有的只能當做書齋的參考,雅士的清談。



故事之二─關於伯林(Isaiah Berlin)←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故事之四 關於《尤利西斯》一個小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