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把書搬回家,重量驚人,快樂慚愧混雜難言。幸好我相信西方人這句箴言的價值:「誠實乃為上策」,於是直接向太太坦承,我買了三十本書,一本一塊。其實,旅程中她讀書比我還快,而她讀的其中一本,就是在圖書館買的。我的收穫她也有份。
2013/03/24

為倖存代言─讀《平壤水族館》(修訂)

目睹聽聞他人的不幸,我們總有反應。當然有可能義憤填膺,也有可能充滿同情,或者五味雜陳。無論反應如何,都數正常,也是應當的情緒,否則我們就比禽獸不如。但是通常反應對我們所見到的不公,沒什麼價值,也未產生影響,或說沒什麼實質貢獻。甚至最糟的事,我們的反應讓不幸的事件擴大,讓更多人遭殃。就好像《平壤水族館》書中透露的,從集中營中倖存的,不可聲揚其中的黑暗,否則你會遭致更深的災禍,雖然你離開了恐懼,但恐懼還未離你遠去。




繼續閱讀
2013/04/19

故事之三 關於漢娜(Hannah Arendt)

      故事來自漢娜(Hannah Arendt)第二任丈夫的學生,一位名叫Jack Blum接受訪談時的回憶。出自《在黑暗時代的思索》〈Thinking in Dark Times〉。這本書是漢娜阿倫特百年誕辰的紀念文集,討論漢娜在政治學與倫理學思考的貢獻與獨創。本書模仿漢娜的著作,一本評論她同代人物的專著:《黑暗時代的人》(Men in Dark Times) 。




繼續閱讀
2013/04/18

故事之二─關於伯林(Isaiah Berlin)




這個故事是伯林自己講的。最近讀伯林的〈蘇聯的心靈〉〝Soviet Mind〞,書中主要講述二次大戰前後,伯林對蘇聯多面的觀察與研究,回顧他與蘇聯時代重要作家詩人的交往歷程。雖然生前他對這些東西多方推拒,認為時候未到,價值不高。但日後他的後進仍將之匯集出版。訪蘇期間,他特別關注各種文學家與藝術家,既關切他們的創作狀態,也關切這些人物在嚴酷政治壓力下的命運。而他能擔此重任,固然是因緣際會,但主因還是他嫻熟俄語,對俄羅斯的文化思想了解深入。書中他經常肯定他們的創作,評價甚高,也透露了深厚的同情。

繼續閱讀
2013/04/04

笑話一則

講一則和台語有關的笑話,我們住的城市偶爾風大,一次心血來潮,我對同車的人說:教你們一句台灣話,這句話就是風很大,他們說怎講?我說:『風緊透!』什麼?有人學不來。其中一位突發奇想,阿那就是胡錦濤嘛!眾人爆笑。所以這段時間只要風大,我們就說胡錦濤來了!誰懂得誰就會笑,不懂就是冷笑話。



我之所以貼這則笑話,是因為我違反了新浪微博的規定。這真是荒天下之大稽了,但是沒辦法,他們害怕胡錦濤受到毀謗。我又試了胡緊掏,甚至是胡緊逃,都不行。
胡可以,僅也行,掏也無妨,但就是不能把三個字放在一起,這樣就違反規定。他們害怕人談論胡錦濤,害怕他成為話題,變成毀謗的對象。因為這個名字涉及敏感。我只能說,微博雖然很有活力,但是新聞檢查無所不在。其實,這完全和政治無關。
繼續閱讀
2013/01/24

我的日本熱 之一




去年十月間訪問日本,釣魚台事件還是相當緊張,不少朋友警告我要小心。抵達了日境,倒沒什麼事發生,我想華人對政治總是比其他民族敏感。離1988年第一次訪日至今,已有二十幾年了。可惜這次來去匆匆,不若上一次那樣印象深刻。但旅程前後,我對日本各種事物都感興趣,無論是物質或精神層面的現象都引我注意,而且持續甚久,直至今日我還在考量,我的日本熱是否應該告一段落了。這幾個月來的涉獵,發現日本往日受漢文化影響之深厚,超乎我的理解。而經過日本殖民統治的台灣,也深受日本這種混血文化影響。今天思量以往的日本經驗,第一次抵達東京的街頭,竟然產生一種混雜親切的情緒,我猜是往日積累的影響。還記得學生時代讀《日本第一》(Japan as No 1)得了點啟發,我還把心得應用在國際關係的考試上,竟然得了高分。也是在學生時代,我選修了一年日文,讀了幾位重要的日本作家小說(川端與三島等),之後,我的日本經驗就逐漸貧乏,除了日後看點時代劇之外,日本在閱讀的份量上日漸稀薄了。這次持續半年以上的日本熱,應該算不上哈日,但的確有不少新發現與理解。
繼續閱讀
2012/12/10

車過佐原─小江戶散步

向晚我們穿街過巷
按著箭頭指涉北向
推敲暖色照映的生澀漢字
屢屢測度拼湊
仍一團迷霧





繼續閱讀
2012/10/26

眺望海景─在松園別館



勻稱呼吸著海風的松枝
向喧嘩的洋海戮力伸展
在接合處
琉球松與熱帶榕緩緩共生
居高我們看見
濁混的溪交會澄澈的海
均分色澤
 
張開雙臂的是
匉訇的海波
擺弄姿態的遊客
還是沈默的松林?
殖民者或原住民、伐木捕魚的
聽濤寫詩者
來者不拒
 


無垠的海即興吹拂
松蔭下我們受惠
飽滿的靈感羅列的意象
巨浪翻白跌打黑色岩岬
鷗鳥滑行翻唱領空遼闊
地震與槍砲奪不走你的自在
曾為殉難者提煉赴死的狂歡
讓陰森與歡樂彼此交感
卻無法安魂
至少此刻你頂從容
我們得以遠眺,由此
飽覽山海寂靜的交會
 
10/26/2012



繼續閱讀
2012/03/22

春風拂面─讀陳之藩的散文

陳之藩先生去世了,即使我們不認識他本人,但他所留下的著作,卻能成為讀者回顧的根據,留下後世些許的足跡與典範,供我們思考回想。就像《在春風裡》他追溯胡適之先生的為人,從他筆下凝聚、呈現的胡適形貌與人格,有些我們略有所聞,有些完全陌生,然而在他筆下呈現的那樣自在、溫暖,雖然他不完全認同胡的觀點。例如,胡適強調共產主義只是小的逆流,而民主自由才是時代的大潮流。胡適去世的時刻並未目睹預言應驗,而當時胡提出此一說法正是共產主義橫掃中國,如日中天的時刻。陳之藩與胡適的友誼,便由此開始。

 


繼續閱讀
2012/02/27

迷途的雪

 

 

記憶是否像旅程那般遙遠

延伸一如公路筆直

不受深水阻斷

直接穿越森林的黝黑

進入難以言說的秘境?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