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8月4日

♥《與孩子慢舞》沒有親過的小臉蛋

三歲半時的安娜,臉頰是極完美地白裡透紅。

沒有親過的小臉蛋
我從未想過,親親自已女兒的臉,竟會是種奢求!


還記得,尼克出生時,助產士將他接出來的第一句話竟然是:「真可愛,還有雙下巴呢!」

真的,尼克一出生,他的小臉蛋,不,可以說整張臉是圓滾滾的。自從我抱起尼克開始,讓我最享受的,便是用力捏捏他胖嘟嘟的臉頰,然後左親右親右親左親,因為這是以往我們對小貝比安娜無法做到的事。

誰都喜歡小貝比那柔嫩的臉頰。有時見到路上某個寶寶,有著紅咚咚的臉蛋,就覺得特別惹人愛。可不是嗎?卡通裡的小天使和小丸子,雙頰上也帶著可愛的小紅點。貝比時期的安娜在照片裡,也時常被人誇讚「紅紅的臉蛋真可愛」,我和安爸聽了,卻只能苦笑在心裡。

安娜自出生後第三個月起,即患有嚴重的異位性皮膚炎。她主要的發作部位,除了左肩偶有反應外,就只出現在她的雙頰上。剛開始我們不以為意,以為按醫生的指示,狀況即可好轉。但在經過小兒科與皮膚科醫師多次的過敏原測試,甚至還服用了抗生素類的藥物、藥膏等,直到二歲前,這二團紅紅的傷口依舊存在。嚴重時,還延續至耳朵及下巴等部位。

時常,當雙頰就快復原時,不知為何,傷口卻又突然惡化。望著像天使般沉睡的安娜,卻連一吻都無法印在她臉上,我們的內心感到難過又沮喪。至今我仍清楚記得,在安娜一歲多剛學會走路時的某個夜晚,她悶不吭聲地從房間搖搖擺擺地走到了客廳。當時正專心觀賞某部偵探片的我,突然見到一位滿臉血跡的孩子出現在我面前,竟然驚聲尖叫了起來!因為,一時根本認不出那正是我們的寶貝安娜。

有時因為皮膚本身癢,安娜會去抓;有時傷口結疤之際也癢,她也會去抓。當然,戴手套等防範措施我們全都做了。不過,除了陪在她身旁,隨時注意傷口的狀況外,是沒有其他方法可以防止她不再血流滿面。

當別人的父母抱著寶貝,親暱又享受地靠著彼此的臉頰時,我們頂多只能撫摸安娜的頭髮,親吻她的額頭,因為擔心任意觸摸傷口容易造成細菌感染。我們也無法像別的父母一樣,隨時捏捏寶貝的小臉蛋。頂多,我和安爸只能俏皮地點點她的小鼻子。

有好一陣子,我們並不是擔心安娜的臉頰上將來是否有疤痕,而是憂慮著,這二團傷口,到底有沒有消失的一天。我們到處求醫,四處詢問,後來我們也知道,就像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們未來將會是如何,更沒有醫生可以跟我們保證,何時還給我們安娜細緻滑嫩的臉蛋。

就在安娜二歲多時,我們去了一趟西班牙的加納利群島。或許氣候及環境的影響,也可能是某種無法解釋的巧合,在島上停留的第四、五天開始,安娜的臉頰奇蹟似的逐漸恢復。後來到了二歲半,她的雙頰已圓潤柔滑,完全看不出曾經有過任何傷口。有時見到她白晰的臉蛋上還透著粉紅,我才終於相信,以前在白雪公主故事中聽到的那些形容詞,是一點也不假!

如今,捧著她的小臉蛋,親到她滿臉都是口水,是我們和安娜三人最快樂又最享受的時刻!只不過,隨著年齡的成長,尤其現在四歲半的她,雖然仍喜歡跟我和安爸撒撒驕,但在我不經意地摸摸她的雙頰時,她卻覺得這是對小貝比才做的舉動,而感到不好意思地對我說:「媽媽,我不是小貝比了耶……」

或許少吻了那二年吧,對於她可愛的臉蛋,我們是特別地寶貝。就如今年嘉年華,她要求想裝扮成印地安人。於是我們首次允許她像其他德國孩子那樣,在臉上塗了點顏色。不過,之前也先在她身體其他部位測試了好幾天,發現完全無任何異狀,才敢將顏料塗畫在臉頰上,不過也只是極保守的畫個幾條線而已。

今天早上起床時,我抱著尼克親了又親。咬咬他又香又肥的胖腳ㄚ後,揉揉他依然圓到不行的小臉,然後再左親右親右親左親。似乎,這失去的二年,老天讓我們至少從尼克身上,補償到以往沒有過的甜蜜吧!

☉安媽咪.安靜想☉

安娜二歲時,我們的藥箱中至少已有二十多條的藥膏。私下找醫生朋友上課,也去參加小朋友異位性皮膚炎的講座。關於如何保養傷口,運用各種不同的藥膏,都是我們曾經努力「進修」的學分。只是,依我們這四年多來的經驗,似乎再怎麼好好塗抺照料,仍只是「表皮」功夫。若要根治,還是得找出孩子的主要過敏原,雖然這不容易。身為異位性皮膚炎孩子的父母,或許會感到萬分無奈,但若轉個念,試著延伸出一份樂觀,自己的心情也就能放鬆許多!


------------------------
 《與孩子慢舞》基本資料
書名:與孩子慢舞-成長在日耳曼
作者:陳羿伶 Dora Chen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07月28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2131336
裝訂:平裝

 《與孩子慢舞》線上訂購
博客來金石堂誠品書網皆可訂購(79折/75折
------------------------
 
  



♥《與孩子慢舞》秋千達人←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