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8月2日

♥《與孩子慢舞》一切我自己來

要如何才能擁有一百個耐心....@_@....

一切我自己來
當德國媽媽用一百個耐心面對孩子時,我似乎缺少了九十九點五個!


起來,我是不是有點放縱尼克了?

家中有二個孩子時,我們父母似乎對老大總有較嚴格的要求。例如穿衣、吃飯等訓練,安娜在三歲上學前,除了大衣外套還無法自己扣上外,幾乎一切都可自行處理。倒是老二尼克,我的要求,好像沒這麼多。或說,好像,我總還把他當成小寶寶那樣地照顧著。

安娜同學諾拉的妹妹西娜,比尼克小約二個半月,經常和尼克在上午的寶寶體能課碰面。有時在諾拉和安娜放學後,小朋友們也會玩在一起。就在聖誕節前,有次到西娜她們家烤小餅乾,我才頭一次注意到,我似乎沒好好教尼克穿脫衣服這件事。

小個兒頭的西娜,站著時比尼克矮半個頭。當大家都紛紛捲起袖子,準備開始壓製餅乾麵團時,西娜一手伸直,另一手將袖子往上拉,接著再換一手,俐落地把袖子拉了起來。而尼克呢?他望著西娜,又看看安娜和諾拉,卻伸出了雙手對我說:「媽媽,幫我。」

你不會?怎麼不會?我心裡震了一下。奇怪,我難道沒教過他?我思索了整個下午,突然驚覺,沒錯,我是沒教過他怎麼拉袖子!因為每次洗手,幾乎都是我幫他把袖子拉上來。因此記憶中,的確沒教過他如何把袖子往上拉,老天!

諾拉這個女孩,我印象很深。她比安娜晚約二個月入學。那時正值大冬天,她總是一個人坐在學校的走廊上,不是抱著書,就是抱著她的靴子。說到學校的走廊,每早總會有個奇觀。向來,小朋友們穿衣換鞋等動作,老師總會要求孩子完全自己來。只是每當我送安娜上學便會發現,幾乎所有外國學生的父母,都幫孩子們脫衣、掛好外套,甚至為他們換上鞋子。而另一群德國父母呢?相反的,他們個個站離孩子一公尺遠,也就是靠在走廊的另一側牆,彼此聊著天,慢慢等他們的孩子自己穿脫,慢慢的讓孩子們拖時間。

是的,你沒看錯,我寫的是「拖時間」。三歲多的孩子,換穿個衣物,總是會拖,這是正常的。然而一開始,我感到非常不解,大家來到學校擠在那兒,小朋友你看我我看你,而爹地媽咪在閒聊之際,偶爾才催促個孩子幾聲,好像覺得無所謂。大人小孩不迅速解決該做的事,全都留在學校窄小的走廊「拖時間」?這,難道不奇怪?

我會對諾拉印象深刻,是因為有一回接安娜放學時,見到她一個人在走廊上換鞋子。當時我以為安娜在教室裡,只是找了找沒見到,經過走廊出來時,看到諾拉一個人正與黏性很強的魔鬼氈奮戰中。見到諾拉用力拔了拔,試了幾次都拔不開,我忍不住問她是否需要幫忙。

「不用。我自己會。」

金髮的諾拉害羞地對我笑了笑,我便遲疑地離開了走廊。後來在戶外區找到了安娜,便和她在外頭停留了十五、二十分鐘。而當我們離校前再次回走廊拿背包時,老天,竟然見到諾拉還在穿鞋!正當我彎下腰,準備再次問她是否需要幫忙,諾拉的媽媽出現了。

「啊,她就是這樣,很慢的。每天早上,我要給她四十分鐘才能穿好衣服和鞋子…沒關係,就讓她慢慢來吧。我有的是時間,只是不知道學校是不是快關門了?…諾拉,快點,學校要關門了……」

那天,我以為諾拉媽咪的心情特別好。面對拖拖拉拉的孩子,還可以這麼悠閒,無所謂地耐心等候。但過了好一陣子我卻發現,老天,幾乎每次,諾拉都是這麼拖拖拉拉的。而且老天,幾乎每次,諾拉媽也可以這樣安靜地面對她!後來仔細觀察許多德國父母接送孩子,的確,耐心等候孩子們自己穿好衣物,對他們而言,不是件特別的事,而是再平常不過的狀況。

我已忘了當初安娜到底是怎麼學穿衣服的(如果問她,她總說是巧虎教的)?我只記得她二歲多時,已經很會扣扣子和穿鞋子。只是當時,我到底給了她多少耐心呢?我忘了,的確忘了。不過現在面對尼克,我知道,至少我該忍住媽咪的雞婆本性,給他自己嘗試與練習的機會。只是將來送他上學時,我是否也能像諾拉媽那樣從容地面對,擁有同樣無限的耐心?這,我就無法保證了!

☉安媽咪.安靜想☉

像我這樣的東方父母,總認為多扶孩子們一把,他們便能更快更順利地達到目標。只是如此一來,容易忽略了「孩子自己也能將事情做好」這個事實。後來我發現,無論把鞋子穿反了,還是扣子扣錯了,都不只是孩子的功課,我們父母其實也正學習如何「耐心等候,從容面對」,只是要達到這種境界,還真的不容易!


------------------------
 《與孩子慢舞》基本資料
書名:與孩子慢舞-成長在日耳曼
作者:陳羿伶 Dora Chen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07月28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2131336
裝訂:平裝

 《與孩子慢舞》線上訂購
博客來金石堂誠品書網皆可訂購(79折/75折
------------------------
 
 

  



♥《與孩子慢舞》雨靴的用途為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與孩子慢舞》秋千達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