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7月29日

♥《與孩子慢舞》被打,該回手嗎?

安娜終於爬上了小木屋!唷呼!

被打了,該回手嗎?
孩子被打了,做爹娘的該如何反應?要孩子打回去嗎?


在回家的路上,感覺安娜心情特別好。我問她:「今天玩得開心嗎?」沒想到安娜笑咪咪地回答:「媽媽,我今天打架打贏了喔!」我停下腳步,用完全不敢置信的眼光看著她,心想,打架?妳還打贏了?

半年多前,是安娜第一次提到「打架」這件事,雖然還不算是真的「打架事件」。我還記得,那天中午安爸接她回來時,她一臉的不高興。我以為,她的小姐脾氣又發作了。整整一個下午,她什麼話也不說。後來安爸偷偷告訴我,放學前芭比打了她的頭,而且似乎很用力。只是安娜始終沒說些什麼,當晚我用水果熊的故事,也無法誘導她講出來。隔日,我們親自與老師了解狀況後,雖然可以原諒芭比的行為,但仍感到非常心疼。

芭比、蓆拉和安娜,在當時算是最要好的朋友。在她們剛開始「結黨組群」時,安娜還不到三歲半,而蓆拉也剛才滿四歲。因此五歲的芭比,自然扮演著「老大」的角色。在她們的互動中,不難看出許多活動都是芭比主導進行。

隨著時間,尤其隔了一整個暑假,孩子們在各方面有了不少的成長與變化。因此新的學期開始,三人間的衝突明顯地增加了,更明確的說,應該是芭比和蓆拉安娜二人之間的紛爭越來越多了。由於安娜和蓆拉,漸漸也想嘗試擔任這小團體的領導角色,於是她倆便用共同的意見去抵制芭比的想法。

「這是芭比要學習的事。在團體中,她必須學習接受不同的意見。現在芭比也得面對,她不再是小團體的領袖了。……」

班上的導師克莉強納跟我們這麼解釋著。沒錯,那陣子,無論老師在學校或是我們課餘私下的觀察裡,這三個孩子總是處在戰爭引爆的邊緣。尤其特別愛告狀的她們,讓老師每天耳邊總會出現這些小報告:

「老師,她推我!」
「老師,她打我!」
「老師,她們不跟我玩了!」

老師很無奈,有時氣得牙癢癢,試圖將這三姊妹暫時分到不同的組別。只是往往三個人被分開後,又馬上想尋找對方。不過,即使這麼緊密的友誼,就在安娜快滿四歲生日前,發生了這件令人難過的事。

學校的操場遊戲區裡,除了大樹外,小木屋的屋頂,便是安娜極想挑戰的地方。我還記得,安娜曾問我好幾次,要如何才可以爬上去。只是從來沒有爬過樹的我,對怎麼爬上小木屋絕不是專家。正煩惱著該如何教安娜怎麼爬,忽然見到尼可拉斯正準備爬上屋頂,我趕緊要安娜直接問他。後來的幾天,每次接安娜放學,都見到尼可拉斯努力地爬小木屋給安娜看。他教安娜要踩這裡、踏那裡,只是安娜爬了一半,卻總是又往下退。

我知道,爬上屋頂是安娜的夢想之一。但後來一直搞不清楚她到底爬上了沒。最後經由安娜及老師才得知,就在事情發生的那天,安娜終於有勇氣爬到了屋頂,只是已坐在屋頂上頭的芭比卻命令她不可以上來。而不顧「老大」命令的安娜依然爬了上去,於是芭比便用小拳頭向她頭部揮擊二次。立刻,安娜抱頭大哭,幸好一旁目睹過程的老師趕緊將她抱了下來。

「那後來呢?安娜沒有受傷吧?老師處罰了芭比嗎?」

聽見孫女被揍的安外婆,嚇得問東問西的。是還好,沒什麼外傷,也幸虧沒造成內傷。至於處罰,事件發生後,另一位老師馬上把芭比叫了下來,告訴她這種行為是不對的,並要她向安娜道歉。而當天,芭比也被禁止回到遊戲區裡,因為她今天犯了非常嚴重的錯誤。就這樣,芭比站在老師身邊,直到放學為止。

為了不讓女兒再次受到攻擊,我們第一次對這個問題做了認真的思考。到底,孩子受到攻擊後,該有什麼樣的反應?不少朋友關心地告訴我,人家打你,當然要打回去,否則孩子永遠只有被欺負的份。我想,那只是大家一時激動的建議吧!我也聽過,不需要叫孩子真的「回打」,但要教孩子將欺負人的小朋友推倒在地。以前還搞不清楚狀況時,我也是這麼教孩子的,只是心中卻存著那麼一絲的疑慮。畢竟,人與人相處,最終講的還是和平。雖然我知道,世界大同是不可能的,但教孩子動手攻擊別人,又是正確的嗎?

和老師談了談,想了解他們在幼稚園是如何教育孩子的。沒想到,她們的方法既簡單又有效。老師告訴孩子們,遇到被打的狀況,必須先用口頭嚴厲警告對方,之後馬上離開這位動手的同學。如此被欺負的小朋友可免於受到連續攻擊,而這位打人的孩子,經由同伴的指責,也被迫有了獨自反省的機會。

半年後的今天,聽見安娜不斷跟我重覆:「媽媽,我今天打架打贏了!」我不可思議地望著她的同時,不禁想著,這個連弟弟都打不過的小女子,竟可以打贏其他孩子,那真的……是該好好「慶祝慶祝」了!

不過隔日與老師溝通後才知道,原來那是一場「情緒教育課程」(Faustlos)的排演!「情緒教育課程」是學校在這學年開始推行的活動,主要讓孩子們認識與表達自己和他人的情緒,以及教導孩子們如何應對暴力行為。而這天,安娜剛好有機會上台「表演」,內容是她打敗了芭比。聽老師詳述時,我實在懷疑安娜是否明白她上台的主要用意。不過從她回家時那副快樂滿足的表情看來,感覺到她內心想要表達的其實只是:「媽媽,我終於打贏了芭比呦!耶!」

☉安媽咪.安靜想☉

安娜因為這件事,原本想邀請芭比參加她四歲慶生會的計劃,也突然改變了。發送邀請函的前一晚,我們還問她,真的不想請芭比來?因為後來發現她倆似乎開始又和好了,若不讓芭比參加,安娜將來可能會很後悔,但她卻堅持不肯。雖然我還多準備了一份小朋友的餐具玩具,不過生日當天安娜仍不願意,我們也只好尊重小壽星的意願了。

這世上,並無正確或絕對的方法,也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面對暴力,「以牙還牙」或「走為上策」皆是種選擇。畢竟,每個環境與小朋友間的行為模式不盡相同,想找出適合自己孩子的方法,家長得花時間去摸索。當然,遇到這類的問題,若能與學校老師一起討論、配合,成效將會更理想!



------------------------
 《與孩子慢舞》基本資料
書名:與孩子慢舞-成長在日耳曼
作者:陳羿伶 Dora Chen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07月28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2131336
裝訂:平裝

 《與孩子慢舞》線上訂購
博客來金石堂誠品書網皆可訂購(79折/75折
------------------------
 
 

  


♥《與孩子慢舞》水果熊的祕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與孩子慢舞》雨靴的用途為何?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