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7月19日

7-11是什麼?

台灣,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國度。中文,一種陌生又熟悉的語言。7-11,一處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寫於2009年01月28日>


  那天,安娜突然問我:「媽媽,什麼是7-11?」「您方便的好鄰居!」「什麼鄰居呀?媽媽妳說什麼啦?」哈哈,我摸摸安娜的大頭,微笑跟她道個歉。沒辦法,這句slogan實在太強了,連已離鄉十多年的我,仍會不經大腦就這麼脫口而出。

 安娜去過台灣二次。只是每次停留不到一個月就返德了。當然在台灣期間,我們也曾到7-11消費了好幾次。但我猜她應該是沒什麼印象。這陣子,在線上看了一些台灣電視,偶會見到7-11的廣告。又剛好,她閱讀的小袋鼠,也提到7-11。每每見她一邊聽著CD,一邊仔細看著書本裡畫出的7-11,幾乎已可以將故事內容背得滾瓜爛熟的她,對其中的一些字詞卻完全陌生,就像「7-11」。不過,她對此有疑惑是完全正常的。只是,這麼簡單的二個數字,卻讓我傷透腦筋,因為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女兒解釋,7-11是什麼?

  「媽媽,妳看,7-11就是這個喔…」安娜熱切地把書本拿過來給我看。

  「喔,對,這就是7-11。」

  「媽媽,妳看我會唸哦,seven-eleven!很棒吧!」

  「哇,妳好棒!妳知道嗎,這就是英文七和十一的唸法…」

  我承認,我是有點故意要轉移話題。畢竟一時之間,根本不知怎麼接下去才好。要說7-11像雜貨店?歹勢,安娜不知道「雜貨店」是什麼東西。想拿Aldi超市(德國小型連鎖超市)來相比,似乎又差了十萬八千里。當然,德國加油站附屬的小商店,經營條件上算是最符合便利商店的一切(24小時營業,商品種類也類似),只是它的分布並不屬於在轉角口常見的「鄰居型」…只好,這個問題被我擱著又擱著。後來,索性上了7-11的網站。當我打開「711巷」時,忽然知道該如何和安娜解釋了。

  「安,妳看,這是7-11的網站,有好多可以玩喔!」

  「…7-11是遊樂園嗎?」

  「沒有沒有,不是。妳看,7-11有買好多的東西喔。有思樂冰、咖啡、巧克力、飯糰、便當……妳想要買什麼啊?」我準備開始跟她玩扮家家酒。

  「哇,媽媽,我要買這個巧克力的!」

  安娜指著咖啡館上的巧克力店,於是我們點了進去,在裡頭玩了好一會兒。接著她要買思樂冰(冰淇淋和巧克力是她的最愛),真慘,一按就發現好多小遊戲!而我這位其實超愛電玩的媽咪,也終於露出了真面目,跟女兒搶著玩。結果光是在思樂冰,就耗上整整半個小時。

  隔天,接安娜放學時,她跟我說想要去7-11玩。我愣了愣,不知她在講些什麼。因為,我根本沒將昨天玩線上遊戲的事聯想在一塊兒。我跟她說了一堆,什麼台灣很遠啦,我們不能隨時飛過去之類的話。結果她一臉莫名奇妙地看著我說:「媽媽,不是啦,是接冰淇淋的遊戲啦!」(暈~)

  「媽媽,7-11好好玩喔。」她重覆了好幾次。

  「嗯,那是…電腦裡的7-11…」此時我馬上把握機會,把昨天應該解釋卻又被思樂冰打住的話全部快速一次吐出:「妳知道嗎,在台灣的7-11就是一種小小的商店。它賣很多很多的東西,有養樂多、果汁、汽水、餅乾、糖果、麵包,也有賣報紙、衛生紙……」

  「那,7-11有果汁和糖果嗎?有巧克力嗎?」安娜的眼睛突然一亮。

  「嗯嗯,都有!但也有賣其他我們平常需要的東西(←來不及說)──」

  「媽媽,我最喜歡7-11了!」安娜像挖到寶似地尖叫著。「因為有很多果汁可以喝和很多糖果!我最喜歡棒棒糖和巧克力了!」

  就這樣,她終於知道7-11大概是什麼了:吃的、喝的、離家近、隨時可去。只是,自從那段對話開始,她的夢想除了去西班牙度假,便老提要回台灣的7-11買零食吃。像今天上學途中,安娜一直苦苦哀求著我,下課後要帶她坐飛機去一趟台灣的7-11。還跟我保證,她只去一分鐘就好了,一分鐘而已喔。我聽了,心裡馬上OS著,我的大小姐,別再提了!妳想去,妳媽更想去呀!妳媽還想吃關東煮、三角飯團、豬排便當、王子麵、豆漿米漿、還有還有,那「真正的」布丁!

(註:德國布丁和台灣布丁,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德國布丁的口感,有點像極濃稠的布丁乳汁,但卻少了那份特別的雞蛋香。習慣問題吧,雖然吃了十幾年的德國布丁,但香甜爽口的台灣傳統布丁始終是我的最愛……想念耶!)

☉安媽咪.安靜想☉

陌生又熟悉的國度,就像我第一次踏入日本時。陌生又熟悉的語言,就像我頭一回身處完全的德語世界那般。然而,離鄉十多年後的我,每次回到台灣,卻也感受到一份無法解釋的陌生加熟悉。瞧瞧生長在台灣的自己,都有這種感覺了,這二個「半」台灣孩子,對台灣將會有特殊的情感吧?想到這兒,突然也意識到,這正是一種文化的傳承!不只是要把孩子教會說自己的母語而已,媽媽的一舉一動,爸爸的觀念和想法,都是讓孩子與文化產生互動的管道。因此,當安娜開始認識了7-11、興奮地問我為什麼飯糰是三角形的、還有,用不知那來的超標準口音說出「思樂冰」這三個字時,我的內心是喜悅又著急的。喜悅著,孩子開始認識屬於自己的一部分,但著急的是,想一下子介紹她所有的一切,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我只看到熊貓←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