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2月12日

星空戀人

緣分,是很奇妙的一件事。尤其和蘿拉之間。當她跟我說起她的星空戀人,我還以為她只是個浪漫到不行、還在做夢的大女孩……

【我思故我在】星空戀人        圖.文/Dora Chen

  我說世界很小,是真的很小。總是,每次我回台灣時,在機上都會巧遇到許多人。我曾經遇到一位超美的芭蕾舞星,後來發現我們在台北住同一棟大樓。我也曾遇到一位來出差的年輕老板,一聊之下得知他是我學妹的男友。最令我印象深刻也最有趣的,還是一位叫做蘿拉的德國女孩。而和她之間的緣分,又是不太一樣的。

  蘿拉是個標準的德國女生。我說標準,指的是她留著金褐色的短髮,笑起來有些拘謹,而且非常有禮貌的那種外表。穿著上呢,不特別時髦,但也不土啦,整體氣質跟我系上的德國女同學簡直一個樣。因此我一開始就猜測她大概也是學自然科學的一位女生吧。她的話起初不多,而我一上機時也不喜歡多言。不過在下機前三四個小時,大約飛到東南亞吧,我們突然熱烈討論起氣候變遷的話題。結果二個女生的口一開,即使是生硬無聊的專業,卻也一路聊到了下機、一起過海關、一起領行李。就在我們一起聊到入了境,正準備互留電話時,我跟她介紹前來接機的老弟,而她也向我介紹了那位與她擁吻好久好久旁人看了都開始冒汗的男友馬克。
  
  「你好,我是Dora,我剛坐蘿拉旁邊…」
  「妳好,我是馬克,ABC(中文名)。」

  什麼?「馬克,ABC」?這名字…好像哪聽過。我不知覺地盯著這個男生好一會兒,馬上,腦中閃過一堆名字,突然間,蹦出了好幾年前的一段記憶。那是剛來到德國時,米夏一直說要介紹一個叫ABC的給我認識,但當時都也嘴上說說而已。由於這個中文姓名非常特別,大家後來跟米夏開玩笑時總會故意挑起,還以為那是他自己亂編造的。也於是,腦中閃過這件事時,我心裡暗暗嚇了一跳,啊,原來真的有這麼一個人啊。
  
  正當我驚魂未定之餘,盯著我看的馬克突然問我一句,是不是認識米夏?
  
  「哦?…米夏?」我當場簡直尷尬到有點語無倫次。而站在一旁的蘿拉則是好奇地看著我們問說:「妳們認識啊?」「那個米夏謝啊,以前說要介紹她當我女朋友,是不是?!(老天,還問我是不是。甚至,他還用德文重覆了一遍,就怕蘿拉聽不懂的樣子)」「啊?!」蘿拉和我幾乎同時只ㄚ了一聲,我們看看對方,又同時望著馬克。

  「笨!」這男的,是真的笨?無知?或天真啊?我心裡暗罵著。拜託,在女友面前這樣介紹,ㄟ,不怕回去被修理喔?顯然,他是不怕也不擔心,還嘻嘻哈哈跟我聊起了米夏。而蘿拉呢?不曉得她是特別大方還怎樣,也跟著米夏長米夏短的,還一直說,怎麼剛剛都沒聊到這麼有趣的話題(暈)。
  
  蘿拉和馬克算是我當時認識的第二對台男德女配的情侶。後來有好一陣子,我還跟蘿拉熟到不行。有一次,我們二個女生還一起在南德旅行了一個禮拜。而在那時,我突然發現,蘿拉似乎就像一位帶著星星來找我的小天使。
  
  一天晚上,我們在青年旅館時,蘿拉硬要拉我出去坐坐。反正沒事的我,就陪著她呆坐在陽台上,欣賞著一片不能再漆黑下去、又沒什麼好看的夜景。我們不知聊著什麼,只見蘿拉低著頭翻著一本小冊子,又抬頭凝望著天空。

  「妳看什麼啊?」我好奇地問。「找我的星星…妳看,那裡!」蘿拉尖叫了一聲。接著,她開始一連串的星象談,還幫我找我的星星(可惜她說夏天看不到),後來還告訴我她媽媽和爺爺的星星是哪一顆。我從來沒注意到原來星座星象會是這麼有趣又好玩,因為在那之前,我只知道北極星、大熊和小熊星座而已。
  
  「我第一次見到馬克時,他就對我說我是他的星星喔。」蘿拉突然說著。
  「啊?然後…妳…就這樣被他騙囉?」我開玩笑地看著她。
  「哈哈哈,不,因為我剛好也認為,他正是我找的星星啊。」
  「啊!好噁喔,妳們二個~」
  
  是很噁,蘿拉也承認。她說,每次她訴說她和馬克的一見鐘情,總會換來大家的一陣噁。後來,我很認真的問她:「真的嗎?那妳怎麼知道他是妳的星星啊?」「就這樣,會知道的。」只見她笑了笑,然後抬著頭若有所思地說:「不久之後,妳也會認出屬於妳的另一顆星星。」「啊?怎麼認哪?」當然,她仍然只笑著,沒回答我什麼。
  
  不知是否過於巧合。約半年後,我開始跟老公交往。接著,我們步入了禮堂。而那對星星情侶,當然也結了婚,生活是忙碌幸福又美滿。有趣的後續是,我們後來發現,原來有一位跟我很要好的德國同學,竟然是蘿拉的小學同學。而那位同學的法國老公,又是我另一位同學到新加坡交換學生時的室友,據說他在美國實習時早就認識了馬克…

  所以我說,世界是真的很小。好像大家手牽一牽,就變成了一個小圓圈。緣分,也總是這麼奇妙。有時奇妙到令自己受不了。偶爾出門晚歸時,見到晴朗的夜空上,閃爍著樣的星群,我就會想起和蘿拉獨坐在陽台的那一晚。也總是,每每回想起這一切,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哈,這就是人生吧。很多事,並不是按自己的計劃發生的。有時候,確實好像被命運安排著。就像最後終於遇到了屬於自己的那顆星星的感覺一樣,是那麼可遇不可求呢。


   



「毛」的回憶←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