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1月13日

「毛」的回憶

日前見到Aachen-Bamberg上傳一篇「」,故事內容讓我馬上想起以前自己的「毛」故事。不過,說起我的毛故事,雖也發生在我剛來德國的時候。只是,我的跟語言沒啥關係,要說,應該與「人種」比較有關…

  
【我讀故我在】毛的回憶        圖.文/Dora Chen

  曉得有沒有人跟我一樣,有這種困擾。大三暑假第一次來德國遊學時,用了從台灣帶來的洗髮精,結果頭髮洗完卻打在一起(我猜可能與德國濕度和水質有關吧)。乾乾澀澀的,超難整理(沒辦法,我頭毛實在多)。當時與我同住一室的日本女孩建議我,去買德國某牌的洗髮精。沒想到洗起來,真的好很多,又柔又順,不用潤絲精也可以(之前在台灣時,要是沒用潤絲或只洗二合一,保證馬上打結)。至於沐浴乳,我就暫用台灣帶來的那一小瓶。不過那一小瓶的沐浴乳,不到一二個禮拜也快被我用光了。

  當時我住的歌德學院宿舍裡,什麼人種都有。黑的白的黃的紅的,當然,毛多的少毛的、直髮的捲髮的,看得好奇的我實在眼花撩亂。我還記得有一位非洲來的黑美人,曾經很正經的向我討教,我用的是哪一款的藥水,頭髮才能看起來這麼直又細(當時我長髮及腰)。當我跟她說,我的頭髮是自然直的,而且算是粗的,她還認真地以為我跟她開玩笑呢。

  當然,重點不在這裡,而是發生在我沐浴乳剛好快用完的那一天。

  我還記得,那天抱著一袋子的衣物,穿著台灣拖鞋ㄆㄧㄚㄆㄧㄚㄆㄧㄚ地從宿舍公共浴室走出來時,一位站在走廊等待的美國老兄,突然開口向我借沐浴乳。「沐浴乳?好像快沒了吧?」我拿起那迷你小罐的沐浴乳搖晃一下,真的只剩下一點點不到,於是直接翻出了洗髮精跟這位金毛同學說,sorry,我只剩洗髮精了,沐浴乳恐怕你是不夠用的。當然最後這一小句是笑在心裡沒敢說出來啦。畢竟人家金毛同學人高馬大的,我小女子又跟他不熟,為避免誤會,只問他需不需洗髮精而已。

  「沒關係,洗髮精也可以!」金毛王立刻阿沙力地回答我。於是我把洗髮精借了他。回去房間時也順口跟日本室友提起這件事(因為她對剛好住在對面的金毛王滿好奇的,我猜她當時應該有在暗戀他)。

  「Ohne Duschgel?(沒有用沐浴乳喔?)」那位日本妹用很訝異又誇張的日式口吻瞪著我看。我聳了聳肩,半開玩笑的說,可能西方人他們全身是毛,應該沒差吧。後來,我們二個女生又竊竊私語地不知咯咯笑著什麼時,金毛桑就來敲門了。

  謝謝妳。不客氣。當金毛桑很有禮貌地把洗髮精還給我(還擦得很乾淨喔),我自己無聊提了一句,不好意思喔,我的沐浴乳剛好沒有了。沒想到,金毛桑突然紅著臉傻笑說:

  「沒關係,反正對我來說是一樣的…我們全身上下,都是髮!」

  我記得當時金毛桑用了Haar(毛髮)這個字,一隻手還上上下下、不知所措地比來比去。此時這位日本妹又發出了那種上揚的、感到極不可思議的語音「喔?~~~」然後一直盯著金毛桑看。而這位其實滿害羞的金毛桑,面對我們這二位邪惡的東方女,又急急忙忙想解釋些什麼,結果是越描越黑,越講越不知怎麼收場。更慘的是,當我們三人站在門邊說話的同時,其他隔壁的韓國日本美國人(多數是女同學)也不知不覺湊了進來。我還記得一位比較勇敢又年長的韓國姐最後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們西方人,真的只用洗髮精就好了嗎?」

  於是你一言我一句,這件事便成為當時宿舍裡最有趣的「毛話題」。

  故事說完了。嘿,好像有點冷。感覺上,Aachen-Bamberg的溫度比較高一點。如果各位想暖暖身子,不妨立刻拜讀另一篇「毛」,因為實在可愛又好笑極了。

  



新年快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星空戀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