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11月8日

安娜需要戴眼鏡,是怎麼發現的?

陸陸續續,許多朋友一直問說,是怎麼發現安娜需要戴眼鏡?我將過程整理了出來,關心孩子的爹地媽咪們,不妨進來參考一下。




← 想幫安娜照張大頭照,沒想到她撿起地上的大楓葉遮來遮去,實在調皮。



  這陣子有不少朋友,一得知安娜戴眼鏡的消息都非常驚訝。擔心自己的孩子是否會成為眼鏡族,於是紛紛緊張地問說,我們是怎麼發現她近視了?是不是她看書或看電視有瞇著眼呢?還是安娜在U8(德國兒童四歲健檢)時發現的?

  先簡單說明:安娜不是因為近視,而是有高度散光(一眼三百、一眼四百),所以才需馬上配戴眼鏡。再來,她還未進行U8德國兒童四歲健檢,是我們自己在她唸書時察覺到有異狀時,帶她就醫才發現的。

德國幼兒視力檢查

  先簡單提一下德國幼兒健檢的視力檢查。感覺上有不少住在德國的媽咪都還不太清楚,倒底德國醫生有沒有檢查小朋友的視力。一般而言,在滿週歲做U6時,小兒科醫生會檢查幼兒的基本視力。他們是用一塊花花的測驗版讓寶寶看,之後觀察寶寶的反應(我想大部份的父母可能都看不出來醫生在搞什麼東東)。如果寶寶不合作,或察覺有異狀,或父母雙方都是眼鏡族,醫生便會馬上開轉診單,要求父母直接帶孩子前往眼科做進一步檢查。在進行U7,也就是二足歲的健檢,醫生參考U6的結果,尤其父母都是戴眼鏡的,多半也會再次開轉診單,要求孩子至眼科再做一次檢查。但有些醫生在做U7時,也會在自家診所進行簡單的視力檢查。

  不過,由於U7時寶寶才滿二歲,有許多孩子到了眼科,即使醫生用盡各種花招,小朋友不見得願意配合,但這算是滿普遍的現象。因此在德國有不少孩子是等滿三歲後,也就是比較能夠溝通的年紀,才會進行第一次正式的視力檢查。通常孩子可以直接去眼科診所掛號,至於是否需要轉診單,得看眼科診所以及自己保險單位的要求。

(以上是我向我們的德國小兒科及眼科醫生,所詢問到的一般檢查程序。若您的孩子在德國接受視力檢查的程序不同,歡迎於此提出來讓大家參考。我的留言版一向是開放的,亦可用email與我聯絡。)

安娜的例子:錯過了二歲和三歲的視力檢查

  安娜是在U6(一歲)和U7(二歲)時分別都拿到了眼科的轉診單。我們曾在安娜一歲時去了一次眼科,但當時等了將近一個小時後,才知道做檢查是要點藥水。所以問題來了。那時安娜一歲多,她有嚴重的過敏,醫生擔心不知這種藥水是否會對她也起副作用。於是,當時醫生只用外部的儀器量個眼壓,以及檢查是否有斜視。告訴我們一切正常後,便建議我們滿二歲再來作視力檢查。而安娜二歲時,正好爆發全身性的過敏。我們心思根本完全不在眼睛這件事上,只希望過敏先退下來,大家恢復到正常的作息再說。安娜滿三歲時,因為搬家,忙著適應新環境,而她也開始上幼稚園,由於生活真的變得很忙碌,視力檢查這回事,早已被我們忘得一乾二淨了。

  在傳統德國兒童健檢體制中,並無三足歲的兒童健檢,所以的確是滿容易忽略的。但最近聽說多了一個U7a的健康檢查(並非所有的小兒科醫生都會做),這是針對三歲孩子設計的。不過我們是在安娜三歲半後才知道有U7a的檢查(帶尼克去做U7得知)。當時考慮了一下,因為實在很不喜歡時常進出診所,加上做完U7a不久又得再做U8。只是真的沒想到應該要帶她去眼科報到一下。

(在安娜(2004年生)和尼克(2006年生)那份黃色的兒童健康手冊中,是沒有U7a的檢查頁。但據安娜她們的小兒科醫生表示,多數健保公司仍會給付U7a的檢查費用。)

意外的發現

  會突然帶安娜去做視力檢查,則是因為前陣子教安娜唸中文時,察覺出一個怪異的現象。

  當我每次看著安娜唸文章,心裡老會納悶著,怎麼她時常唸的是第一個字,但手卻指著第二或第三個字?有時比較誇張一點會指到第二行去!起初我當她是開玩笑,因為她總是嘻皮笑臉的。但我每次也想說,哎,才三歲的孩子,全身像有蟲的坐也坐不住,這也正常,因此沒什麼在意。不過,由於這種狀況一直出現,而且有時她看起來也挺正經的,所以我便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在試了二三本新的故事書後發現,沒錯,她是能唸出故事的文句,但手指指的字詞仍與朗誦的,總是會有段差距。(註:安娜已會自己唸簡單的中文故事書。我要她讀新的故事,主要是想測試她,是否是真的認字唸出而非只是背誦。因為一篇故事我唸個幾次,這位安小姐就能記得住。不但記得住,當我不小心少唸一二個字,或想偷懶漏了一二行,她還馬上會糾正)

  這讓我馬上想起我小學五六年級時的惡夢。因為長得高,每次都被排到最後一排。但當時我應該是有散光(只是未檢查出來),所以上數學課我老是抄錯,像減號看成等號,或3看成8,或者上下行的習題老是搞混看不清。一聯想到這件事,我便馬上懷疑,該不會她也有散光吧?!

  在跟安爸討論後,我們直接跟眼醫約了時間看診。檢查結果竟然是,她的散光高達三四百度(一眼三百,一眼四百)!

  安爸當然很緊張,正準備問些什麼,倒是醫生先安慰著說,先別自責,這麼高度的散光是先天性的,但非遺傳。這讓我馬上想到了,當初安娜有異位性皮膚炎時,醫生也曾這麼說:「這不是妳在孕期能控制或預防的」這句話。聽了讓我們做父母的非常心痛,但卻束手無策。畢竟,孩子這麼小就要配戴眼鏡,是我們從來沒想過的事。尤其當醫生再說明:「這種高度散光(高於2級,也就是台灣說的二百度以上)是不太能矯正回來的……」我們的心又馬上涼了半截。這也就是說,安娜是註定要戴眼鏡的。因為如果散光有問題,多半就會有視力問題,因此無論如何還是得配戴眼鏡。若有散光不戴眼鏡,則會讓視力更加惡化。(一般孩子若有視力問題,大部份在六七歲前,也就是眼球發育完全成熟前,便能矯正回來。但像安娜這種先天性的高度散光,通常是一輩子的事。)

不看電視,眼睛就不會近視?

  那原因呢?為什麼她會有這麼高度的散光?是不是我們太早讓她看電視?還是她太早開始認字了?……

  在得知檢查結果後,我們做父母的本能反應當然是會追問為什麼。雖然醫生一直強調這種幼兒的高度散光是先天性,非遺傳或後天的因素所引起的。但我們就像著了魔似的想問個究竟,即使我們也知道,醫生也無法再給我們任何資訊。

  當我和安爸你一句我一句,正討論是不是讓她太早接觸電視時,他馬上提出了一個不太一樣的觀點,也希望我們將來需要多注意的:就是用燈的習慣與看書的姿勢,遠比看電視的影響力要大(當然,他指的不是那種無時無刻都在看電視的狀態,而是一天中看個半個至一個小時的電視)。

  他認為,大家都認為看電視會看壞眼睛,其實他個人是覺得,德國家庭一般的用燈習慣真的很不好。而我們以為孩子坐在沙發或地上,書放在腿上看,應沒什麼問題,但這才是許多父母最容易忽略的地方。如果要正確,無論看電視或看書,燈光一定要非常充足,看書時要在適合身高的書桌上看,儘量避免趴著或抱著讀……聽著醫生慢慢分析著他的理論,我和安爸是無言以對,心裡卻不約而同想著,難道是她太早看書所造成的?!

接受與面對

  雖然醫生已經強調了不知有幾次了,安娜的高度散光是先天而非後天造成的,但我還是上網找了許多資料,因為想更了解背後的原因以及預防的方法。倒是安爸比較冷靜,他覺得先解決她配眼鏡的問題,才是最重要的。再來是馬上給她心理建設,因為不曉得會不會遭到其他小朋友的排擠或嘲笑(雖然事後才知道,我們這層顧慮真的是多餘的)。

  在我們看眼醫後的隔天,馬上就帶她去配眼鏡、選眼鏡。而在配眼鏡的前一晚,她已經跟我說,她想要紫色長方形的眼鏡。結果到了眼鏡行,見到琳瑯滿目的鏡眶,不用說安娜,連尼克也拚命拿起來試戴。最後她選的一副,是亮紅色長方形的鏡眶。我們左看右看,她也對著鏡子左瞧右瞧後,竟然不肯取下了!(後來Go阿姨第一次看到她戴眼鏡時,便說這鏡框好「炫」時,她高興極了。但晚上睡前卻一直問我,什麼是好「玄」呀?哈哈)

  那接下來呢?該怎麼預防閃光或視力的加深?安娜的眼醫表示,不用為此而改變她的活動,就讓她看喜歡的書,讓她玩愛玩的拚圖,只要注意燈光及姿勢即可。但我們自從得知她要戴眼鏡後,已經神經兮兮地不敢再讓她閱讀字小圖小的故事書了。當然,我們也想縮短她看電視的時間。不過目前她平均一天也只看個三十分鐘,而且最近這陣子竟然連電視開都不想開(注意力集中在其他方面)。至於她愛玩的拚圖,那種小型的100片拚圖已被我偷偷收起來了。安爸馬上在ebay標了幾款大型的XXL百片拚圖,就為了保養我們寶貝女兒的寶貝眼睛哪!

  至於許多人也關心的,尼克呢?他也做了檢查嗎?這位二歲四個月的尼克,前二週才跟安娜去眼醫,結果還沒進診所,就已大哭了起來。當天折磨了約十分鐘,醫生和護士用貼紙、糖果和小玩具來引誘他,完全沒用。所以我看,可能真的要等他三歲再說囉!

觀察孩子的行為

  事實上在安娜檢查出高度散光後,我們也才恍然大悟,原來之前,她老是在下樓梯時,尤其是最後一隔總是踩空或跌倒,當時我們一直以為是她調皮,老愛跳來跳去的,但也以為那是三歲孩子的活蹦亂跳,所以沒想太多。此外,安娜有時倒水時,都會對不太準,也常打翻杯子,但當時我們覺得那是她手眼協調還在發展中,並不覺得這已經算是個小異狀了。

  但這些小小的細節,眼醫是認為,都可視為「警訊」的一部份。果然,在安娜戴上眼鏡後,她下樓梯時無論快或慢,都沒再跌過。膝蓋的傷口也明顯地減少了許多。在倒水方面,她的確也較少失誤。而現在玩足球,大概終於可以精準地看到球的方位,也玩得比較有自信了。

  因此,若您發現孩子莫名奇妙地時常跌跌撞撞,或是玩球時老踢不準球,還是拿取或放置物品時常出挫,真的要注意孩子視力是否出了問題。及早發現及早治療。父母緊張點,總是比疏忽要好。在此願各位的孩子們都平安健康!



五花八門的寶寶活動←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