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8月16日

【安娜藝廊】夏季作品展

這是安娜昨天新出爐的作品。猜猜看是什麼?是你絕對想不到也猜不到的!

(答案在文章最後...)

  愛看孩子的畫與作品,就像情人眼裡出西施般,無時無刻都會為它們著迷。以前安娜無意識的亂塗鴉,每張都幾乎被我保留了下來(當然,後來還是必需忍痛篩選,否則就得蓋棟房子專門儲放孩子的作品了)。不過累積到現在也至少有百張以上。倒是尼克,目前還不像姊姊有強烈的「紙上創作慾」,他只喜愛拿著筆,到處敲敲打打,興緻一來,便在地板、牆上、玻璃上和櫥櫃的門上揮灑個幾筆……

  安娜的作品,在三歲半前後,慢慢開始有她的想法,也因此越來越有趣。無論是每天發生的、或她關心的、還是她內心的願望,她都會把畫或剪貼做出來。挑一些她最近二個月的作品,趁我頭腦還沒完全老化,幫她記下每件作品背後的小故事。

這是前幾天安娜(三歲九個月)畫的媽媽。我看到時,訝異地說不出話來,因為──我終於長出好多頭髮了(之前她畫的每個人像都只有二三根頭髮)!萬歲!

除了頭髮多了外,這二個月她也時常在問:「媽媽怎麼寫?爸爸怎麼寫?」因為已會仿自己名字的字母,我們乾脆就教她用字母寫爸爸媽媽(中文太難了)。安娜知道媽媽是MAMA,在畫的時候,也按著M-A-M-A的順序來畫,只是M和A位置在左在右,她還沒什麼概念,哈。

安娜最近也已經很喜歡將一些中文字形容入她的畫作裏。當她完成左邊這幅圖後,便拿來秀給我看:「這個是爸爸,爸爸有大大的口~~~」我奇怪地看著她:「那…為什麼爸爸有二個嘴巴?」她也奇怪地看著我:「因為一個是嘴巴,一個是口呀!」

暑假從爺爺奶奶家回來後,發現她種的太陽花已經枯死了,葉子也被蟲啃得精光。跟她解釋的那天,見她好像沒什麼反應。但過了幾天,她突然畫了一朵太陽花跟我說:「媽媽,它很難過,因為沒有葉子了。」到了晚上睡前,她也才主動告訴我說,她有一點點難過。

看了巧虎介紹的虎鯨後馬上就畫了一隻。乍看之下,覺得她已漸漸可以掌握一些東西的基本結構。不過,當我指著鯨魚的尾巴稱讚她說,哇!妳的尾巴畫很漂亮喔!她卻說,那不是尾巴啦,那是嘴巴啦!牠正在吃東西!

安娜最喜歡用水彩塗滿手掌手背。然後印在紙上。剛開始在家裏見到她這樣塗抹,我們是擔心她是否會過敏。後來聽她說,在學校都常常這樣玩。試了幾次後,也沒發現問題,於是就放心地隨她玩了!

我和她用手指玩水彩。起初她不太敢直接用手直接碰水彩的彩餅(通常只用水彩筆將顏料塗在手上)。後來我用手指抹了顏料後壓出一朵花(左邊),她看了馬上也自動壓了一朵(右邊),而且是自己完成的喔,我連半句話都沒提示哦,真的很值得稱讚!

也是手指水彩畫。那次是教她可以將顏料慢慢抹散開來,如此邊緣就有特別的效果。左上角的心是我開始的,之後就隨她塗抹。畫好後,我問她這些是什麼,她說是泡泡(因為她很愛吹泡泡),然後說要把這張送給弟弟(尼克也愛泡泡,但他是喜歡追姊姊吹的泡泡),做媽的我聽了真感動~

暑假中有天不知為何,安娜突然說她想做風箏。我說今天我沒打算教妳耶,等明天好了,因為也要準備一下材料(我以為她要做真的風箏)。沒想到她卻回答,她長大了,自己會做,不用我教。之後,便自己跑去拿了白紙、剪刀和口紅膠,接著又折又黏又剪又貼的,動作超快,還不到半小時,一只風箏就完成了!

不過我最欣賞的這條風箏的尾巴,則是在二三天後,她自己突然又想到時,才剪一剪貼上去的。後來我跟她說,我很喜歡這條尾巴喔,因為剪法好特別哦。結果她拉了拉尾巴,一臉驕傲地秀給我看:「媽媽,妳看,醬子拉就會變長喔~」

這是什麼?
猜出來了嗎? 









答案是:口罩。雖然看起來像條小領巾。

昨天吃完飯,安娜突然做了這個東西拿給我說,這是要送給我的口罩。我和安爸很狐疑地互看了一眼,因為我們心裡同時想著,她哪知道什麼叫口罩?!於是安爸隨口問她:「Was ist口罩?(什麼是口罩?)」沒想到安娜看著我假咳了二聲:「咳!咳!就是咳嗽要戴的口罩啊!」後來才知道,原來我昨天喝水還是吃東西不小心噎到了,的確是咳了半天,難怪她會想做個口罩給我!不過,直到剛才,我和安爸還是想不透,她是從哪兒學來「口罩」這東西啊?難道也是在台灣學到的???因為在德國是幾乎見不到有人戴口罩哩………


關鍵字: 台灣 尼克 故事 文章

台北家園的回憶-感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新學期,新老師,新心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