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7月7日

我也被狗仔跟跟跟!

← 望著尼克和安娜小手牽小手地一起嘻笑、奔跑,心裡覺得好甜好幸福!

大約一個多月之前(有這麼久了嗎?),看到台灣新聞播出陳幸妤被狗仔跟到情緒失控,自己也深有感觸…


  大約一個多月之前(有這麼久了吧?),看到台灣新聞播出陳幸妤被狗仔跟到情緒失控,自己實在深有感觸:因為,我也是天天無時無刻被一隻小狗仔到處跟著跟著跟著!

  話說我家這隻尼克小狗仔(不愧是狗年出生),向來算是個滿獨立、不黏人的超級乖寶寶。而今年四月回台灣時也一樣,個性開朗、外向,走到哪兒都可以跟頭一次見面的親友們打成一片。只是,在回來德國後,五月多時,也就是尼克滿二歲的一個月前,突然有180度的大轉變。他似乎無時無刻都要看到我的身影(但只見到影子或聽到聲音也不行,一定要看到我人才安心)。連我上個樓整理房間,或到樓下洗衣服,他都會急到哇哇大哭。原本自己早就會上下樓的尼克,也突然一定要我抱著或陪伴,才願意上下樓。而在作息方面,原本晚上七點半定時上床自己睡的寶寶,現在也不願意自己睡了。以往是一覺到天亮的他,現在半夜時常會醒來。而在飲食上,不但更挑也更難侍候。以前超愛飯糰的他,現在是絕對不肯碰一口。非要我將海苔、白飯和內饀分開給他,他才肯吞下肚…

  然而在此同時,尼克在語言和行為上也有出乎意料的進展。四月多才會說簡單的字,五月多時便句子連連,而六月才剛滿二歲,便會適時地清楚表達他的意見和想法。例如有天我拿給他一把綠色的塑膠剪刀,他竟然很生氣很生氣地對我說:「我要黃色剪刀,姊姊的黃色剪刀!我不要綠色剪刀!」還有五月的某天,他突然從1數到了20,接著指著牆上的畫說著:「S!S!S!」我不信邪地把他抱上來,他還真指著畫下方那串地名中的「S」(哈,姊姊都還搞不清楚S哩)。原本想說等尼克滿二歲後,約夏天七八月,再來慢慢訓練他上廁所。沒想到也是在五月中,他突然脫下褲子和尿布大叫:「我-要-尿-尿!」然後往廁所方向跑。我和安爸是馬上從沙發上跳起來,二人手忙腳亂地服侍他坐馬桶。

  除此之外,這陣子尼克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他對色彩異常敏感!在認出事物例如汽車、花草、動物時,也一定要指出他們的顏色。而且見到他最喜歡的紫色和橘色,就會重覆又重覆的唸著。有趣的是,四五月時他指什麼都說是紫色。後來才發現,原來是他發音還不準,像橘和紫,紅和黃,藍和綠,都發成同一種音。不過滿二歲後,發音也突然變得清楚及準確多了。因此我們也更能了解長舌的他,到底在講些什麼。

  不過回到尼克黏我黏到不行的這項轉變,老實說,剛開始我自己真的是快受不了了。因為連平日都熟悉的朋友來訪,尼克也是緊緊抱著我,連我進廚房拿個水也得扛著他去,更不用說去上個廁所了。唯一讓他較放得開的二個地方是:音樂學校和安娜的幼稚園。還好最近這二三週,似乎有慢慢好轉的跡象。至少我們上街時,他又恢復了到處亂跑的勇氣。

  為了小狗仔所帶來的大煩惱,我們向許多爹地媽咪們請教過,也問了老師和幼教專家。大多數的人都說這應該只是一種過度期的行為。有位老師則認為,尼克自己本身一下子在許多方面都有非常大步的進展,表示他更能體驗生活的每一個細節,相對的也需要特別多的安全感,尤其是來自母親(主照顧者)。

  無論如何,接下來的好一陣子,我仍得繼續做咱小狗仔的『肉骨頭』了(或說這隻無尾熊的『尤加利樹』應更為貼切)。只是,我那已非常非常粗壯的手臂,勢必會繼續增多個幾吋哪(淚!)…

 

 

← 尼克的二歲蛋糕。因為蝴蝶是尼克的最愛,於是我和安娜幫他做了一個蝴蝶蛋糕,而且是用他最喜歡的橘色和黃色做裝飾呦!

← 和尼克在家裏,除了去花園裏殺殺時間外,我還滿喜歡跟他玩小火車的。有好幾次竟然玩到忘了煮中飯、忘了去接姊姊!

← 5/17第一次進廁所,馬桶馬上大豐收!不過後來有好一陣子因為拉肚子,所以還是得包著尿布。如此斷斷續續的訓練,到今天他雖仍不願穿尿布,但卻總是在尿了之後才大叫尿尿,看來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吧。

← 往戶外跑是尼克目前最大的樂趣。即使每天只帶他去學校的操場活動,他也能又跑又跳又叫的一樣興奮!

← 依然不怎麼愛甜食的尼克,也慢慢學姊姊吃冰了!不過他並非每次都吃,總之,在飲食方面的他,實在很難捉摸!目前他的最愛(就是什麼都不吃,但見到這二樣馬上必吞):Aldi新鮮出爐的乳酪麵包,以及在德國貴死人的養樂多。

← 橘色的衣服、橘色的水壺,都是他自己挑的。滿二歲後的這陣子,早上更衣時已會堅持穿自己挑的衣服(這幾天也開始給我選鞋子),沒見到滿意的衣服,還會去翻安娜的衣櫃…



滿二十個月的尼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咕嚕叫!咕嚕叫!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