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飯店民宿搜尋
首頁 »
2007/11/23

古區村景

傳說朱熹在此燕南山教書

 

古區地名別稱古丘、古坵。古坵於明里圖中即有其名,據《滄浯瑣錄》載南宋紹興廿三年(公元1153年),朱熹首任同安主簿,採風島上,以禮導民,浯既被化,因立書院於燕南山。本村即位於燕南山麓,自古文教鼎盛,明初有陳必性者自泉州遷來浯古文教之區居處,因名古區,後以音近(閩南音),而名為古坵,古坵於縣誌中或稱為古丘。
村中的回龍宮/古邱回龍宮重建捐獻芳名誌
本自然村有姓陳人家二十餘戶,開基始祖為明初陳必性,因慕燕南書院之文風,自泉州遷來浯州,居此古文教之區,陳氏來此世代以耕讀為生,至今村中仍流傳著一句話:「古坵頭一十八擔書籠,古坵尾一十八擔粗桶」意思是說陳家來此開基世代書香相傳,但到了後代因地處山凹之間(四週南有太文山、西北為龍貢山、東為石獅山(山前山)、西南為蜂山),發展不易,後代子孫即以務農為主,故稱古坵尾一十八擔粗桶,清初以來古坵之陳家居民繁衍迅速,據傳當時有一百多戶人煙,尤以居在蜂山(閩南音香山)者為盛,並衍至村前的前厝,後因蜂山族裔之風水敗落而衰微,而前厝則在一場大瘟疫之後而消失。派下分衍東社、官路邊、前水頭(後陳)與島東之新頭(為古坵長房之後,因至林兜為呂家之長工,最後落戶於林兜之旁的新頭),明圖里中即有其名,清圖里中屬十九都之古賢保,民國四年金門建縣以後屬第一都之古賢保,五十四年以後屬金城鎮賢庵村的一個自然村,本村位處在燕南山(太文山)麓,地當舊金城、官路邊、山前官裡東社等村落之間,村旁的圳仔溝向北流入後浦港(現已淤塞)與向東南而流的東沙溪源頭相接,據稱自古溝溪相通,畫島之西南為一洲(金門古稱浯州,或稱為有五州嶼。)本村不靠海,故村民都以務農為生,以前有製糖業。
宮前的水潭稱之為宮口潭,回龍宮旁的井也稱之為宮口井,真是簡單命名法則啊^^
古區民國38年前還是曾有風獅爺守候的村落,但隨國軍的過來,擴建了通往金門城的道路,也拆了在路上的廟宇,風獅爺也一並消失不見了,但現在村內有一堆的風獅爺在守護了唷!
陳氏家廟及前旗桿座
旗杆座就是陳昌文中舉祭祖留下的,官至『青天御史』俗稱陳刑科。
《金門縣志》引《泉州府志》、《同安縣志》載「陳昌文,字清時,號伯武,古區人。天啟壬戌進士,文震孟榜三甲第二百八十九名,授官西平樂推官,治尚寬和,在粵九年,曆署諸篆,人誦九印召杜。嘗曰:治有三要,清、慎、勤耳。擢南刑給事中,士民遮道,轉北吏垣,疏請各郡邑之倉,令縉紳捐粟備賑。劾尚書張鳳翼防西失職狀,未幾,卒於官」。
《金門學》叢刊第二輯時,洪乾祐教授的《金門話考釋》中「爛土有刺」俗諺:明朝的金門才子許獬是神宗時會試的進士首名,殿試二甲一名,授翰林院編修,人民尊稱「許會元」。考取功名後,在現今縣城後浦南門境興建許氏祠堂。或者當時的士大夫有徵用民工的權利風習,恰好有一個古區鄉的陳姓鄉民來後浦買物被強拉去作泥水工,有無給他工資不清楚。這鄉民有一個七、八歲大的兒子中午從書房放學回來,肚子正餓,歡喜午餐是他父親一早出門採辦祭祀祖先忌辰的享菜,家裡卻一點動靜也沒有。家人說你爸爸被人捉去當差了。這小子忍餓跑了四公里路找到現場接替他父親,故意用古時人人赤腳只有讀書人纔可穿的漂亮布鞋,在爛灰泥堆上代替鋤頭踩踏拌攪。許會元看見,問:「你這孩子,怎麼這樣糟蹋讀書人的鞋子?」孩子應聲回答:「我是因為害怕『爛土有刺』啊!
在九三砲戰期間,一九五四年九月十六日,引發的國軍彈藥庫大爆炸,全村的屋子不是半毀,就是全毀,聚落中二十六戶人家只有一戶是完整的。近年來早也蓋起了一棟又一棟美侖美奐的新樓房了。
燕南山位在山前山之西,南有獻台山,海拔七十九公尺,為金城鎮之最高峰,南宋時設有書院,後為巖巃寺,民國三十八年國軍入駐後,為營建防禦工事而予拆毀,山下之東南麓有一片古塚。也因與島東之太武山遙相對望,太武山上岩層磊磊,狀如兜鍪,因而稱為太武山。本山林木籠秀,南宋朱熹過化金門時曾於此山設燕南書院,自古文風鼎盛,因稱為太文山,又因有書院之故而又名燕南山,因音近而有巖巃山、岩龍山、岩仔山等名稱。
村中的建築是建在山坡上,越後村後地勢越高,就在山麓下的二落燕尾脊古厝尚稱完整的古建築。其旁是十世宗祠,也只剩下圍牆而已。
村內也有數棵高大的榕樹
代天府旁就是舊時的糖廠所在地,代天府前有一水潭,就沒有簡單命名法了,而是命名為蟾蜍潭,往村外過去官路邊的叉路口上有一間金門城人顏標所捐建的『頂路亭』今已經拆,只剩下五方旗在這守護了。
大爆炸之後的村民製糖的糖廠不是成了平地,而是炸了個大窟窿,現在稱之為『正泊窟』(閩南語音譯),當時全村製糖的有一、二十戶,就連附近的村落也會過來這裡製糖,是採輪流制,抽讖排時間過來製糖,自家作自家的糖,先把甘庶用石輪搾出汁,用三條牛在拉動石輪,再把甘庶汁加熱,燒成庶糖出來。

相關閱讀/古區憨仔/作者顏炳洳



東社村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東沙村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