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8/13

遲來心緒之執手待夕陽隱

等到,晨曦撥,夕陽落,我能否,執子之手,相離去。 --題記。
那天,睜起,朦朧睡眼;窗外,斑痕,白雪相皚。

這,是第一場雪,2014年的。有些許的黑色印記,那,似乎是,某些人的心緒符號;白色的雪,於他們來講,卻是,最,讓他們哀痛的號碼。這白與黑的相處,成了最佳的諷刺 。

當所有人為新生兒而慶時,她卻,沉入了,絕望中。

合上雙眼,獨自思索,腦海裏,不斷地折影,放映著那,腳印。一個個,深淺不一的,印記,讓那顆,原本歡快的心,瞬間,跌入深淵。

沿著腳印望去:一位身披雪衣的,不足150,卻重達160多斤的婦人,正悄然前行。可,究竟是為何,讓她如此,甘之,在這,寒晨離家,卻毅然,隻身於雪地前往。

據我所知,她是被命運捉弄的可憐兒。

從小,承受著生活的壓力,本該在室外玩耍時;卻做著,不應如她這般年齡的人做的事。當不少的孩子,在被窩裏,做著美夢時持久液,卻在清晨離家,挑著擔子,來回跑。這段路,對於現代人,又有多少,願意步行,而非借外力而完之。

如今,連平日走少量路,也疼痛不時,她,又是以怎樣的苦楚,行走這,寒晨中,未曾有他人足跡的“雪色初國”。

命運,我有些厭你。我從小,未曾宛如她般,離家挑擔,往返相送,才能奔赴學堂。我於此之前,不曾厭你,可憐的命運,可此刻,卻我厭你。她,從未被你憐憫,可,為何還要開她這樣的玩笑!給予她這樣般的痛楚!命運,你,何時,此般的愚不可及?

雙腳,緩緩前行,不敢去觸碰,那眼前的一幕:四人蹲立,兩段淚行。

雪地裏的人,此刻,似乎,都添上了,莫名的傷緒。淚滴在雪上的濕印,正手舞足蹈般的,盡情諷刺,無能為力的我。難道,真的,就沒有一片藍天只為苦難的不幸人,而存在?

他們擔心,爺爺不幸離世,奶奶沒法自生,更不論,還有照顧,他們兄弟姐妹四人;她擔心,從她和他相遇起,一直在關愛她的人,撇下她,獨自離去。

小的人,已慢慢長大,只是,你未曾察覺、知曉;老的人,已緩緩老去,只是,你不曾關心,留意。 子欲待,則親不在。中的人,卻,總是顧此失彼。

清晨出,適時挽,落日隨,恐,她之願矣。只是,紅塵相伴,又怎會,只有兩人,天地。

少兒懂事,壯年,忘卻,前世中‘勤’,只願圖輕鬆、自在,把老去的人,視成……

命運,相行相依,終愛戲人,願,她,終能與他,共待

夕陽逝。


夏日的春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懷念人生的孤負,錯過獨一的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