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8/13

夏日的春城

俗言道::夏日的天,孩兒的臉。這陰晴不定的天,可是說變就變的。身處這猝不及防季節裏,懸著的心猶如坐上過山車,著實讓人心生顫慄。
俗言道::夏日的天,孩兒的臉。這陰晴不定的天,可是說變就變的。身處這猝不及防季節裏,懸著的心猶如坐上過山車,著實讓人心生顫慄。仔細琢磨一下,夏日之所以讓人心生敬畏,讓人倍感膽顫,不正因為它的瞬息萬變、它的琢磨不透嗎?人總是懼怕一切未知的事物。然而,夏日的晨曦,卻給了我無限的遐想,每當東邊掩映一縷曙光,每當朝陽灑落大地,沉寂的萬千生靈為之蘇醒,為之起舞,為之迸發出無限的希望萌芽。我會祈盼那未完成的理想可以早日實現,讓纏繞於心中的夢不再只是夢。於是乎,我告別了春天的纏綿,走出曾經的迷茫消沉,投身到火熱的希望田野,在炎炎夏日裏盡情飛灑,在熱血沸騰的激情裏繼續折騰,即便結果不一定是我思我想。今天,當東方鋪上一沫魚白,只影單行的我已經走在西行的路上,這應該是今年第六次往返昆明了吧。我曾無數次地暗暗鼓勵自己,逼迫自己,激勵自己勇敢往前,不時褒獎自己懷揣不老之心。只可惜,裹攜這顆心的軀殼早已疲憊,心有餘而力不足倒是衝刺於我,歸根結底,還不是人老了愚鈍,木那,再加上謹慎有餘,心力憔悴也就不足為奇了。這不,區區的一間雜貨鋪,卻也耗費了太多的時間和精力,想想還真怪難為情的。

每當寂靜獨處時分,總有悽楚悄悄襲上心頭, 那些被流光斑駁了的往事自不敢回眸,眼下唯有悲涼自身的無能,斥責自身的無為,直視當下的我,卻也令人赧然。混到了這把年紀,不敢奢望俗世的風光無限,卻也不曾給予她人一絲福音,然而,卻自不量力的滋擾了這個芬芳世界。而今被放逐到雲貴高原,浪跡邊陲小城托缽化緣,也是咎由自取吧。我的無知,也只配攢點碎銀養家糊口,運氣好的話可以攢點給予後人,僅此,也已然滿足了心中那份所謂的“交代”?至於那未竟事業,也僅此而已罷了!人生的悲涼,原來竟是如此的無情。不服!又何濟於事?還是現實一點,自省一下,肩膀上頂著的不過是個榆木腦袋,還能怎樣?故而,折騰也折騰不遠。其實,我所渴望的只是脫下這一身的戲服,不再充當這戲中的角色,把過往撩起的風風雨雨熨平。因為,這個紛爭的世界,我還真不能適應。帶著那幾分的失落、幾分的淒涼,歸隱於庭院深處,把曾經的夢想一一揉碎,拋灑在夕陽灑落的河岸。人生得一息自我足矣。夢回浩瀚的書海中醉心獨行,在不需顧忌的世界裏暢遊,慢慢咀嚼那唯美的字字句句,流連在動人的字裏行間,於無垠的曠野上高聲呐喊——我的世界,我做主。可是,矛盾的我還是經不住俗世的誘惑,又一次身不由己地墜入商海裏繼續我的掙扎。

兩個多小時的飛行,腦海裏交織著無限的遐思裏,我慫恿自己應該直面未來,喚醒自己,此刻正值白天不可做夢,可是,心愫的紊亂卻驅使著臆想不止,深陷在這痛苦中不能自拔。消沉在混混沌沌、睡睡醒醒的我,自然是神智恍恍惚惚,我依稀知道曾經上了天,最後還是落了地。眼眸裏曾經閃爍過的耀眼光芒,迷人的風景,曾經映入眼簾的碧藍蒼穹,飄過的朵朵彩雲,驀然間便成了過眼的雲煙。原來,那些曾經的美麗不過是海市蜃樓,曇花一現。心中曾經的那些翻騰虛妄,那纏繞於心中的夢幻,也終將成為浮雲。踏上長水機場,立刻被撲面而來的是瑟瑟涼風徹底驚醒,舉目遠眺,眼前是灰濛濛的一片,這著實讓我詫異,記憶中的那個七彩雲南如今何方?曾經的花繁葉茂、鮮花簇擁、碧空萬裏是如此的吸引了我,我為這座都城的美麗而傾狂,而今,這一切為何消失殆盡?難道,這西域的夏日與南方有如此的迥異。只是聽說,綿綿不斷的細雨,陰森森的寒冷,已經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了。

春城,也許只是春天裏的春城,只在春天裏綻放你的美麗。那句春城無處不飛花曾經讓我陶醉、而令我癲狂只是季節裏的姹紫嫣紅罷了。當櫻花盛放時,一簇簇嬌豔的欲滴,猶如一串串紅色、粉色相間的鈴鐺掛滿枝頭,微風輕輕拂過,綴滿櫻花的枝椏隨風搖曳,像身穿粉紅色花衣的仙女在微風中向我招手,向我秋波。那繽紛落下的片片花瓣,像仙女播灑下的一場浪漫的櫻花雨。當紫荊花綻放出紫藍的驚豔時,仿佛世界因此而浪漫,我深深陶醉其中不願蘇醒。偶爾遇上零星的罌粟花,即便讓人有些許恐懼,可它彰顯的鮮紅活力,又有誰人不為它震撼。可是,眼下洋洋灑灑的惱人雨水,淅淅瀝瀝的延綿不斷,心境已被突兀間的一陣雨打芭蕉打碎,也許,夏日自有它的個性。我終於明白,西域自有西域的主張,自不可用南人的眼光去恣意衡量,上蒼恒定的劫數,凡人不可揣摩。夜深了,人靜了,獨自站在租屋的窗臺前煽情,推開窗戶遠望,一襲寒風拂面而來,眼眸中那滴晶瑩的淚光染面成霜,屋外滴滴答答的雨聲,牽著我的心境消沉,呼吸也不時隨著呼嘯而過的汽車聲抽搐;漆黑中的那點點燈光,那在風中飛揚的雨絲,那黑漆漆的春城夜晚,可明瞭我的心思?回眸間,剛剛過去的半年多打拼,商業上收穫還是頗豐的,規模更大的第二家店不久也即將開業,可是,哪又如何呢?這一切的一切,難道就是我應該的追求?神差鬼使,宿命使然吧。我迷戀上這座陌生城市,開始了力不從心的二次創業。可心中膜拜的聖塔已經風雨飄搖,已經不再明亮閃爍,我為之奮鬥的激情又何以維繼?孤身只影的我,矗立於風口上,審視著老去的腳蹼,走過的印跡,歪歪扭扭,是如此的不堪入目。曾經懷揣夢想,鼓足勇氣去攀登雲貴高峰,以為必將絕頂,不曾想,西域的山路竟是如此泥濘、濕滑,我已然滿身污泥,周身污濁,家鄉父老我又如何面對?

驀然回首,那遼闊的粵東平原,那山山水水是如此有情有義,那一草一木是如此的禪意綿綿。我擔憂此刻的家鄉,是否也在經受雷雨傾盆?家中窗臺前的花兒啊!是否也被雨水摧殘?我多麼盼望她們依然沐浴在旭日陽光裏,鮮豔驕人。陋室前的一泓潺潺河水,可以依然清澈,依然匯入大海奔向遠方。我盼望早日回到家中,拋開一切迷惘,伴著池塘中的青蓮,每天迎著朝陽郎朗閱讀,攜書陶醉於陽光漫灑的晌午, 或者,杵立在傍晚的斜陽裏,對著自個兒的身影喃喃細語,話盡給自個兒明白的語兒。紅塵路上,荊棘遍野,迷失了的遊子,唯有在靜默的禪意中,才能找回迷失的自己。深夜,當我秉燭流淚時,可以攤開一張白紙,執筆書寫心中無盡的壓抑、憤懣和纏綿,讓一顆顆支離破碎的心得以撿拾,讓心中的困苦得以撫慰。而當魂歸自我的時刻,便是我解脫之時。此刻的等待,我唯有緘默不語。

興許,這黑夜籠罩下的大地,依然繼續著它的旋律,而我訴求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我的煩惱,我的憂愁,已是無關緊要了。明天的天還是會亮起來的,今夜的雨,終會有雨過天霽喚彩虹的時候。人生,猶如剛剛搭上的飛機一樣,一會兒上了天,最後終將要落地,然而,還有下一次的上天。這不,明天回去又會再上天際。有趣的是,今早坐在路邊小面館等早餐,聽同桌一位女士閑言:現在昆明的天氣,才像是春天。我忽然幡然醒悟,原來,西南的美麗,西域的希望,才剛剛拉開帷幕。

雨打芭蕉葉帶愁,心同新月向人羞。

馨蘭意望香嗟短,迷霧遙看雨絲揪。

行遠孤帆飄萬裏,身臨塵世悵千秋。

曾經壯志登絕頂,一片丹心胸中留。


首頁│ 下一篇→遲來心緒之執手待夕陽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