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9/17

簡評一則廣播(關於大學)

剛剛在網路上聽到了昨天下午 張大春和 Joyce 的對談 主題是大學和這期 The Economist 的專輯 幾點簡單的紀錄和意見 就人文社會科學方面(自然科學似乎類似)來說, 十九世紀後三十年和二十世紀頭三十年 一大批美國第一流人才赴歐洲(主要是德國 當時大學的典範)留學, 學成之後回國在本國建立起第一流的學術研究基地和社群, 這是關鍵
簡評一則廣播 評論 批判之前 不能不先認識 不存謙虛求教之心 如何發言 如果不同意這套評價標準(上海交大的 是有問題 但每套評比都有問題 如果標準是歐洲大學 請明說典範為何 理由何在 這才負責) 一 大春似乎還像老一輩的是個大學的精英論者 在當今大眾化或普及化的潮流下 精英論者所能顧及的範圍似乎只能是傳統的比較研究導向的 比較精英的大學 這是此論的限制 二 Generally speaking, The Economist 的言論 意見 其實和美國的主流(其實是保守派 或 資本家立場 或所謂新自由主義)相當接近 但是一些分析或觀點 仍有英國角度 這是可取之處 三 Joyce 在美國讀了高中, 大學, 但其實並不太懂美國大學的歷史和制度特點 就人文社會科學方面(自然科學似乎類似)來說, 十九世紀後三十年和二十世紀頭三十年 一大批美國第一流人才赴歐洲(主要是德國 當時大學的典範)留學, 學成之後回國在本國建立起第一流的學術研究基地和社群, 這是關鍵 這跟美國取代英國成為世界霸主的時間約略同步 其間有無關聯值得探討 美國大學的系統是全球唯一的, 因為種類和數量極多, 而且在市場體系下彼此競爭, 這點是其他國家完全無法比較的. [The only exception may be Mainland China, we have to wait for 20-30 years to see if they can establish some really excellent universities. 我的看法是悲觀的, 如果不能突破古今中西之爭的問題性, 缺乏近現代史的反省, 沒有世界性的視野, 這是幾乎不可能的.] 大學的管理, 是另一個應該討論的部分. 這點美國似乎也獲益於市場體制和企業管理精神. 當然, 德國自廢武功和二戰後美國的全球霸權, 也是極重要的外緣. Joyce 對國內大學(教學型?)開的藥方, 學法國的 每年考一次, 也是一定行不通的. 因為雖然法 德 英 美的考試制度 是 學自中國的考試 但是他們認真 所以他們的考試制度可以管用(當然此地也有許多關於考試弊病和如何監考 設計考卷的討論 就我所聞見), 這點對岸比較好的學校也可能比我們認真. 就台灣 所有事情 混的態度(指 檯面上, 可能只有某些產業界 和 學術界 的人比較敬業) 這個處方, 絕對沒效. 我認為此地大學最大的問題, 還是在 人和制度. (老的 有權勢的)教授沒有認真研究教學的認知和敬業精神, 學術社群不健全, 眼睛只向內看, 學生混文憑, 管理階層只看短線的政治或經濟風潮, 社會沒有足夠的社會團體聯繫 支援 校園 和 回饋 挹注社會 大學很難健康發展, 更別提對岸全力向前拚了. 一點淺見, 供各位參考.


老美的暑假:要去北京學中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陸以正:英語要溜 下足工夫最重要(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