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8/29

何以「老美」不怕逆差和油價狂飆?(CT)

美國破產的情形不會發生。為什麼呢?原因有二...首先,美鈔已是唯一的世界性通貨,不論在伊拉克、阿富汗、中國大陸、東南亞、非洲、或任何拉丁美洲國家,老百姓藏在手中或箱底以備萬一的現款,不是他本國的貨幣,而是美鈔。美國的聯邦準備理事會事實上等於全球的中央銀行,它的影響力也遠大於世界銀行(IBRD)。 其次,對握有大量美元的各國中央銀行而言,它們所掌握的一籃子外匯中,固然包括有歐元與日幣,但為避免風險過份集中起見,必須按比例分配。正因為美國經濟規模為全球之冠,美元仍佔最大多數。台灣的中央銀行如此,其他各國也沒有例外。簡言之,任何人手裡雖握有鉅額美元,還是要匯回美國存放生息或營利,沒有別處可去。
以前讀經濟該懂的東西,現在看了新聞專業的前外交官的一番話,好像多懂了一些。一篇難得的好文,即令是在陸先生的文章之中亦然。風格和內涵舉重若輕、畫龍點睛,有點「經濟學人」的味道。 2005.08.29  中國時報 貿易逆差、油價飛漲 美國老神在在 陸以正專欄 上星期我在專欄裏談石油價格飛漲,有朋友擔憂地問:假如紐約時報星期日增刊的封面故事成真,世界經濟豈不將面臨崩潰嗎?我答道不必擔心。有些問題不能純自經濟角度去評估,還有深謀遠慮的政治領袖早就留下的伏筆。很多人不瞭解,其實美國人的頭腦沒有外人所想的那麼簡單。華府一向的能源政策是:儘先花錢買別國的原油,供應國內消費,而把美國地下蘊藏的油源,留到最後才使用。 美國國內原來盛產石油的德州與新墨西哥等州的油井雖已乾涸,但還有「阿拉斯加州國有石油保護區(National Petroleum Reserve ofAlaska,簡稱NPR-A)」原封未動;其依據是國會在八十年前就通過的法律,由全國土地管理局(US 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負責管理,必須修改法律才能開採。一八六七年美國西華德國務卿(William Seward)花費七百二十萬美元向俄國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買下阿拉斯加州,被政敵罵得狗血淋頭。如今鑽探結果,證明地下石油蘊藏量在五十九億桶至一百三十二億桶之間,可說是歷史上最便宜的買賣了。 同樣地,儘管經濟學者乃至評論家擔憂美國人賺得少花得多,入不敷出,寅吃卯糧到了難以為繼的程度,從布希總統本人到聯邦準備理事會(Federal Reserve Board)主席格林斯班卻都老神在在,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去年美國經常帳逆差(current account deficit)是六千六百八十億美元,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百分之五點七。今年第一季差額比去年同季又增加了百分之十五,佔GDP百分之六點四;如換算成全年,將達七千八百億美元之鉅。 依照國會預算局(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的正式統計,美國經常帳逆差增加的速度實在驚人。二○○○年美國國際貿易收支的差額是四千一百六十億美元;二○○一年略減,為三千八百九十億;二○○二年是四千七百五十億;二○○三年達五千二百億。僅把近五年的赤字加起來,總數已達二兆四千六百八十億美元。換成其他任何國家,國際收支差額如此巨大,恐怕早已破產了。 以上數字來自國會預算局上月公布的一篇研究報告,它的重點是說明過去美國主要倚賴外國私人來美投資,以抵銷經常帳的赤字。私人來美投資的原因,無非是對其本國金融機構信任不足,美國的利息較高,或股票市場利多等等。但近年的趨勢則是私人投資日益減少,以致美國越來越倚賴外國公法人來美投資。而其投資方式不外將款項購買美國銀行的定期存單,或購買美國公債。它們不斷將錢匯入美國,事實上也就幫助美國平衡了它的國際收支。 二○○○年外國私人在美投資額達四千四百五十億美元,是外國公法人來美投資額四百二十億美元的十倍有餘。到二○○四年,外國私人投資額縮減到一千八百六十億美元,不及外國公法人匯入美國款項總額三千九百九十億美元的一半。這些外國公法人也就是外國政府的錢,大半用於購買美國公債,尤以亞洲國家為最。依序是日本、中國大陸、台灣、南韓與香港。因此有人說,如果這些政府聯合起來向美國討債,華府真不知如何才能抵擋得住? 這只是玩笑話,事實上美國破產的情形不會發生。為什麼呢?原因有二,我在經濟學家長篇大論的研究報告中從未讀到,與美國朋友私下接觸時,也從未聽他們提過;但我相信其中頗有三分道理。首先,美鈔已是唯一的世界性通貨,不論在伊拉克、阿富汗、中國大陸、東南亞、非洲、或任何拉丁美洲國家,老百姓藏在手中或箱底以備萬一的現款,不是他本國的貨幣,而是美鈔。美國的聯邦準備理事會事實上等於全球的中央銀行,它的影響力也遠大於世界銀行(IBRD)。只有歐洲人和日本人不大習慣接受美金,這也就是近幾年來,美元相對於歐元貶值百分之卅五,相對於日圓貶值了百分之廿四的緣故。 其次,對握有大量美元的各國中央銀行而言,它們所掌握的一籃子外匯中,固然包括有歐元與日幣,但為避免風險過份集中起見,必須按比例分配。正因為美國經濟規模為全球之冠,美元仍佔最大多數。台灣的中央銀行如此,其他各國也沒有例外。簡言之,任何人手裡雖握有鉅額美元,還是要匯回美國存放生息或營利,沒有別處可去。 歷史上有的是前例。六○年代中期,日本價廉物美的電子成品與汽車大量出口,賺了美國人大批金錢,在美國大肆搶購。日本地產商買下了紐約中區的洛克斐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震驚全美。曾幾何時,日本人把洛克斐勒中心又賣回給老美了。七○年代的石油危機,美元大量流向沙烏地阿拉伯等產油國家;它們的政府與富商鉅賈別無他法,還必須把錢再匯回美國,因為美鈔放在箱子裡只會發霉,永遠不會變多。 這也就是美國只有無辜的小市民才關懷油價飛漲,蛋頭的經濟學者才討論貿易逆差,而懂得內情的人寧願讓他們去叫嚷,正好在雙邊貿易談判時,作為壓迫對方開放國內市場,或調整匯率的藉口,內心卻無動於衷的原因。 (本欄每周一刊出)


周夢蝶與大直少年的午后對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現象 常常比文明或野蠻稍微複雜一些(蔡詩萍, Ud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