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8/08

都市裡的單車(轉貼加心得)

不少青、中年人都有大學時代騎單車的記憶,我也不例外。近三、四十年來,台灣的都市裡越來越少見到單車了。 星期天的聯合報(和世界週刊)有幾篇關於自行車的報導,值得參考。
七月底,到京都那天的傍晚,手上拿著剛從路邊買到的壽司,從河原町今出川鴨川西岸逛過賀茂大橋往東邊走,驚異於行人道上穿梭的單車之多,走路時得稍加留神。 過了百萬遍和路旁打烊了的書店和少許還在營業的餐館,從今出川通南側通向工學部的小門進了京大,第一印象是校園的建築、學生、單車、氣氛和將近二十年前台大的感覺有些近似。繞了一下,經過文學部和圖書館,發現週五晚上的學生還不算太少。 後來從東大路通走了走,再轉三條通,行人和單車少了些。想一想,單車騎士固然有不少是暑期來攬勝的觀光客(白人居多),大多數似乎還是當地居民或學生。黃昏和夜晚的京大附近,鴨川居西,涼風習習,好像沒有想像中的悶熱。在京都的第一個晚上,感覺不錯。買了本地圖,好像是從河原町通搭公車回青年旅社的。 像京都和台北這樣人口密集的都市,好像不太容易修出像西雅圖常見的單車專用道(我想華盛頓特區的大概也類似吧),這跟空間利用和都市規劃都有關係,下次再和這行的朋友討教討教。歐洲的城市也(像京都一樣)歷史悠久,如何將單車納入都市的交通系統,有機會要好好注意一下資料和親身觀察觀察。 鐵馬萬象》身邊一輛單車 德國風行 【歐洲特派員 陳玉慧】 八○年代起,由於環保意識抬頭,自行車開始在歐洲風行,許多國家紛紛仿效過去荷蘭政府的做法,在各大城市馬路上規畫自行車專用道,騎自行車代步大為便利安全,這股潮流至今不衰,而且愈來愈熱門。 自行車 德國人發明的 自行車是德國人發明的,德國也是目前歐洲最大的鐵馬樂園。 德國人喜歡騎自行車,就算雨天或下雪的日子不騎,在家也會踩健身腳踏車。德國人愛自行車,根據早年德國大作家褚格麥雅的看法,和民族性有關,因為德國人習於低頭彎腰 (聽令)及踐踏別人。但褚格麥雅在大戰後點出這傳神但嘲弄德國人的譬喻,剎時把騎自行車打入冷宮。加上大戰前後,因為摩托車和汽車問世,自行車變成窮苦的象徵,只有窮人和外勞才會騎自行車,這點,在義大利當時的寫實主義大導演狄西嘉名片「單車失竊記」中可一窺端倪。 但隨著環保意識抬頭,自行車逐漸洗刷悲苦的形象,成為歐洲人時尚的健身和代步工具,尤其油價不斷上漲,很多綠色環保和反全球化人士開始主張回到從前,大家騎自行車,既環保又健身,這是政治正確的交通工具。 環法賽 帶動騎鐵馬熱潮 由於每年環法自行車賽熱鬧轟動,歐洲人也開始重視自行車運動,德、義、法幾位歐洲選手也相對受歡迎,他們的頭盔、手套及印有名字的衣褲裝備也成為該國喜歡越野騎車者的最愛。雖然這些年來,美國人阿姆斯壯已連續七年獲得冠軍,但大部分美國人對環法自行車賽毫不熱中,美國地廣人稀,很多城市也不適合騎自行車,因此自行車文化尚不普及,熱潮自不如歐洲。 目前德國自行車人口約六千五百萬,平均每年共騎兩百八十億公里以上,這個趨勢仍方興未艾,為人父母的自行車騎士不再把孩子放在後座兒童椅架,而是加裝有帳篷的小車;而愛狗人士則騎自行車遛狗,順便讓狗狗跑步健身。 過去十年,德國每年平均賣一百萬輛自行車,全國約七千萬輛自行車,四千家自行車行。車行除了賣車,也像早年台灣修自行車的地方為人修理和保養自行車。 新一代德國人喜歡騎鐵馬,都帶著那麼一點印地安牛仔的精神,也有族群意識和道義責任,他們在轉彎繞道時會打手勢,讓後面的人知道他們要往左或往右行駛,夜晚有人忘了開燈,也有人會大聲提醒。他們自我感覺良好,認為自己對地球做了功德。 穆斯特 推動騎車的模範城 德國是自行車騎士樂園,小鎮尤其是其中佼佼者。穆斯特的右派市長豪瑟上任以來,全力推動綠色交通政策,他要市民老老少少都騎自行車,官員全部以身作則,市政府只有兩輛公務車,用來接送外賓或運貨,他自己則騎單車上下班。 不僅如此,豪瑟在火車總站旁蓋了一棟大型停車場,當然是自行車停車場,有三千三百個位置,還有私人車位出租(一些昂貴的自行車甚至要價台幣幾百萬,當然擔心被偷);不但如此,停車場還附設洗車設備及維修站。豪瑟並規定所有大樓和公寓都得設單車停車場,他在穆斯特這樣的小城闢建了四千公里的自行車道,未來三年還要加築兩百五十五公里。 每個人 平均日騎15分鐘 現在穆斯特自行車道四通八達,單車人口比汽車人口多,平均每人每天騎自行車十五分鐘,百分之卅五的人平日都以自行車代步。 在歐洲一些大城如維也納,只有百分之五,巴黎更低,豪瑟的做法使穆斯特立刻登上德國自行車城市第一名,目前有很多城市起而效法,像維也納也開始大舉規畫自行車道,及鼓勵民眾騎自行車。豪瑟因為政治正確,也使他贏得不少中產階級的選票。 德國鐵路局幾年前起提供手機租單車的call a bike服務。早期,德國多數火車站都有自行車出租服務,現在自行車散置各火車站及地鐵站,任何人使用前只要以手機打通電話,便可自動開鎖,租金也直接記在手機帳單上。 一些旅行社看到德國人喜歡騎鐵馬,相繼推出外地鐵馬遊,最熱門的團是到紐西蘭、義大利或法國,飛抵當地後,主要行程以自行車為主,既能健身又走遍天下。 德產品 最輕只有三公斤 八○年代起,台灣自行車廠商如捷安特等曾在歐洲締造銷售佳績,但這些年來,歐洲品牌又奪回市場,以德國最著名的品牌Hercules為例,共生產八百種以上自行車種,每年光是這家公司便在德國境內賣出廿萬輛。 在歐洲,自行車騎士相當注重個人品味,尤其很多人騎車上班,常要搬運自行車到捷運或辦公室,就斤斤計較起自行車的重量,目前最輕的自行車只有三公斤。 慕尼黑由於湖濱田園離市區不遠,且夏季各處啤酒園盛行,加上早在八○年代便開始規畫自行車道,目前市區已有七百公里自行車道,有兩萬兩千處自行車停車站,自行車也可上地鐵和捷運,因此慕尼黑的自行車人口眾多,一般在五公里內的行程,多數人都以自行車代步。 尤其南德人酷愛啤酒莊,許多啤酒莊位於城郊,適合騎自行車前往,因此在啤酒莊最熱賣的啤酒叫鐵馬仔(Radler),專門賣給單車騎士,因在啤酒中加了檸檬蘇打,降低酒精成分,就算一杯一公升,單車騎士一杯下肚,還是可以安全騎回家。 【2005/08/07 聯合報】 鐵馬萬象》自行車在東京 城市公害 【東京特派員 陳世昌】 在日本,自行車是一種相當舒適便利的交通工具。雖然在東京等大都會,因為道路較窄,沒有預留自行車專用道,騎起單車可能會有些不便,不過出了大都會,很多地方地廣人稀,也都有自行車專用道,飆起車來還會有風馳電掣的快感。 人口約一千兩百萬的首都東京,因為人口過度集中,交通一直為人詬病,尤其是單車族,想利用自行車代步,反而成為都市的「公害」,幾乎每個地鐵站前,不按規矩停車的自行車比比皆是,妨礙行人的交通。 所以東京都每個區政府還要定期出動卡車,到嚴重違規的車站拖吊自行車。 主管交通的警視廳官員說,日本在管理自行車方面,仍不如歐洲先進,馬路上普遍沒有自行車專用道,只好和台北一樣,讓自行車和行人共用「行人步道」。 不過,東京仍出現一種新興行業:自行車「宅急便」,他們也是快遞公司,只是以高速自行車為主要交通工具。這些單車快遞騎士穿著時髦,頭戴流線型安全帽,在馬路外側奔馳,不知情的還以為他們正在參加公路自行車比賽! 出了東京,自行車就成了利器。駐日代表處有位台灣派來的秘書,就是「自行車族」,經常利用周末假期一個人騎單車往鄉間跑,他兩度外放日本,已先後跑遍東京附近的箱根、小田原及千葉等地區,他說:「在日本騎單車很爽!」 這位秘書有次從代表處所在的東京白金台出發,騎到川崎市,然後搭船過東京灣到房總半島的千葉木更津,再騎回東京,以一天的行程走完,沿路有山有海,千葉縣還有自行車專用道,時速飆到三、四十公里,讓他那天心情特別暢快。 去年,這位秘書轉調大阪,更讓他如魚得水。大阪市內馬路寬敞,幾乎都設有自行車專用道,包括自己外出、女兒上學,自行車成了必備交通工具。 兩年前,一名台灣醫生到日本小豆島觀光,因疑似感染SARS引起當地恐慌。這位秘書卻因而風聞小豆島的風光,風波過後,他扛起自行車先從大阪搭電車到姬路,再搭船上小豆島,在島上環島一圈後,再搭渡輪回大阪,剛好又是一天的行程。 這位識途老馬說,關西滋賀縣著名的琵琶湖,是著名的自行車景點。環湖一周約兩百公里,在當地,每年都會舉辦一次兩天的環湖活動,讓喜歡騎自行車者可一路欣賞琵琶湖風景,一路享受騎單車的快感,晚間則投宿在湖畔旅館。這項活動每年吸引不少國外觀光客。 曾有一名日本單車愛好者在環台一趟後,有感於在台灣騎自行車要和汽車爭道,相當危險,因而向當時的行政院長游錫堃提出建議。他說,台灣如果要發展觀光,建立自行車專用道刻不容緩。游院長也樂於接受,下令檢討設置自行車專用道。不過目前似乎仍未有成效。 【2005/08/07 聯合報】 鐵馬萬象》華府單車道 沿河賞盡地標


43 places←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日本中部機場 Centrair (ud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