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1/06

進退失據的馬英九總統(中時--王杏慶看胡六點)


差不多 半年 沒貼文了。一兩個星期以前 看到一篇 好像是 Paul Krugman 的專欄,談金融危機的原因,說得很清楚,後來找不着了。

南方朔 的這篇 是 目前 所見對 胡 六點 最深入的 分析。
最近 施明德 對 馬 的批評,也一針見血點出問題(跟 陳總統 上任初期類似)。我們看看 牛年 對 中華民國、對世界 究竟 意味著 什麽。





南方朔觀點─不是不統、不獨 而是既統、又獨

     「胡六點」發表後,各方解讀不一,而且頗多「選擇性的解讀」成分,有的避重就輕,有的則藉題發揮。其實,「胡六點」字字皆有針對性,他的話有一大半是說給馬英九聽的。由最近半年多來,兩岸四度高層放話,即可清楚看出整個話語的脈絡。

     首先就馬的兩岸立場而言,他在大選前先是「終極統一論」,而後變為「台獨選項論」,最後又變為看起來最安全,其實也是最不知所云的「不統不獨論」。儘管對這種大幅度的搖擺頗有疑惑,但北京皆視之為「選舉語言」,何況馬尚未當選,對此當然也只能姑且聽之。雙方真正的互動與揣摩,則要到馬蕭當選之後。迄至目前,已有了兩回合四度交手。

     第一次是尚未就職前蕭副總統當選人出席「博鰲論譠」的「蕭胡會」,蕭啣馬命,做了十六字的放話,最先的四個字是「承認現實」。在馬的意識形態裡,兩岸分立是「現實」,北京必須承認這樣的「現實」。

     第二次則是國民黨主 席吳伯雄訪問北京時的「吳胡會」。胡也說了十六個字,前四個字是「建立互信」。這四個字看起來稀鬆平常,其實卻重若萬鈞。根據個人所知,北京認為兩岸間有 兩個現實,一個是內戰延續的「歷史現實」,另一個才是兩岸分立的「對立現實」,必須同時承認這兩個「現實」,兩岸才可能有「互信」,否則即和「兩個中國」、「B型台獨」、或稱「獨台」無異。胡的「建立互信」乃針對「承認現實」而發。胡對馬的疑慮已初步顯露。

     雙方經過第一回合你來我往的話語交手,彼此的差異業已具現。當然也應相互調適而磨合,但情況卻顯然並非如此,於是有了第二回合的另外兩次話語交手。

     第三次是陳雲林抵台,馬在接見雙方談判代表時,也說了十六個字,前八個字是「承認現實,互不否認」。這意謂著他對胡的「建立互信」無意理會及回應。於是就有了第四次的「胡六點」的出現。

     根據個人所知,在那個其實並不算「馬陳會」的「馬陳會」後,北京已對「承認現實,互不否認」做了理解並定性;同時也對馬不斷投書放話在國際空間及飛彈問題上表態做了分析,因而決定必須做出更清楚的敘述,不再繼續玩那高來高去的十六字語言遊戲。「胡六點」第一點的第一個句子「恪守一個中國,增進政治互信」,其實就已把「建立互信」做了演釋;而在第五點國際空間問題上,則明言要「在不造成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前提下」。這已可說是北京對馬的疑慮已正式表示了出來。

     因此,「胡六點」在具體問題如「綜合經濟合作協議」、「兩岸文化教育交流協議」、「和平協議」、「軍事安全互信機制」等方面都做出正面承諾,也首次對台獨做出呼籲。而除這些之外,其他部分幾乎皆針對馬而發。

     據個人所知,北京之所以會在馬就職超過半年後做出這樣的決定,乃是在這段期間北京觀察馬的政治風格及其話語邏輯。認為他其實充滿了兩面性,而他的兩岸日程表也都主要是基於內部,特別是基於選舉的考量,因而缺乏實際性。而可能更嚴重的,乃是馬並無領導台灣共識的能力與意願,只是在「終極統一論」和「台獨選項論」被兩端所批後,即找了最安全的「不統不獨論」,遇到重大問題時即以「尊重各類民意」做為自己不領導的藉口。「胡六點」許多政治性的發言要點:可以說即是針對馬的閃躲而發,只是話講得委婉而已!

     「胡六點」已確定將是馬任期內北京對台的基本政策框架。由這個架構及其預留的曖昧彈性空間,其實已顯示出馬那種「不統不獨論」,大概已到 了難以為繼,內外都無法再討好的地步。而盱衡兩岸的兩個「現實」,「既統又獨論」或許才有真正的交集,兩岸經過兩回合四次話語交手,球現在已被踢到了馬這 邊。這將是個關鍵球,語言遊戲將不足以應付,我們等著看馬會怎麼踢回去!

 




最近關於韓國的一些消息[荒唐的臺灣媒體](轉貼chosun.com)←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馬英九總統接受外國媒體提到災民不撤離的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