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3/29

馬英九看兩岸關係(udn.com)

這一篇最重要。

不否認,不承認。

不能否認事實,法律上沒有辦法承認。

無法否認,不願承認。

中華民國政府 不否認 中華民國大陸地區存在一個中央政府,但是 不承認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央人民政府。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不否認 台澎金馬存在一個非地方政府,但是不承認 中華民國中央政府。

【這是我所理解的意思。】




專訪》一中各表下 兩岸重啟協商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5/4277515.shtml
【聯合晚報╱記者黃國樑/台北報導】2008.03.28 04:00 pm 馬英九。記者陳易辰/攝影

馬英九上午接受本報專訪,對於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與美國總統布希通電話時,提出九二共識與一中各表下恢復兩岸協商,表示高度肯定,他說,這是一個進步。他並呼籲雙方能回到九二年共識的「原版」,在這個基礎上展開協商。

以下是馬英九專訪內容:

肯定胡錦濤談話是進步昨天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因為看到的是外電,我不確定一中各表及一中各表的解釋,究竟是胡錦濤講的,還是哈德利(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講的,今天早上我看到報紙,中文稿的部分沒有提到一中各表,只提九二共識,新華社英文稿的部分有提到雙方可以各自表述,如果這都是確實的,當然是一個進步。

過去他們官方對於九二共識態度比較謹慎,這個謹慎的態度,我的觀察是,因為過去我曾經寫過兩篇論文,就是當初九二年雙方達成共識時,並沒有白紙黑字,而是透過函電往返,函電上倒是都有文字,就是雙方都接受一個中國的原則,但一個中國的內涵,雙方可以用口頭各自表述,這就是後來被簡化成一中各表,這點是沒有問題的。

那本來扁政府在就任一個月時曾表示接受,但講完之後二十四小時之內蔡英文就跑出來否認,那天蔡英文還重感冒,但那個稿子還留在總統府的新聞稿中,現在還查得到。前年四月三日我去見陳總統時,他是說對方不接受,所以他也不接受。

呼籲回到九二原版共識至於對方 (中共)到九三年都沒有問題,辜汪會談也沒有問題,但九四年發生千島湖事件,李總統對大陸態度就有些改變,九五年江澤民發表江八點,而那年李總統宣布要去康乃爾,從那年的七、八月開始到第二年的總統大選,兩岸關係都非常不穩定,出現飛彈事件,所以我的觀察是,到那個階段,大陸就抓住一中各表的一中的部分,我們就抓住各表的部分,因此我長期以來就呼籲,雙方要同時回到九二年的「原版」,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但台灣方面必須強調,我們的表述只有一個可能,就是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這樣讓對方及讓我們的人都可以放心,這立場都已講很多次,沒有改變過。

我在兩年前訪美的時候就講過,一中各表其實潛在地國民黨、美國、以及對岸都接受,只剩下民進黨。當時美方只是覺得還不錯,但這次是由總統自己講出來,我認為是一個進步。盼新華社發布一中各表中文版大陸方面過去從沒有講過,但我希望新華社下次在中文版也能講一下,這是有差的,因為英文版只有懂英文的人才知道。因為講對大陸而言,也不會是損失,因為各自表述的意思就是你講我聽就好了,我也不承認但也不否認,這就是我們希望達到的境界。

最近我一直在推雙方「相互不否認」,因為過去我們一直到1991年終止動員戡亂時期之前,那一段是雙方相互否認,我們認為他們既不是政府也不是國家,只是一群共匪而已,他們看我們何嘗不是如此,早年他們叫我們「蔣幫」,這個名詞出現在聯合國1971年二七五八號決議,英文是Chang kai-shek clique,就是「幫眾」的意思,我們叫他們朱毛匪幫,把人家叫幫就是土匪的意思。我們宣布終止動員戡亂就不再否認他,但有沒有承認他呢?當然也沒有,因為憲法上不可能承認還有另外一個,他也沒有承認我們,因此不可能從相互否認跳到相互承認,雖然民進黨、台獨是希望這樣,但這是做不到的。相互否認既不必要,相互承認又做不到,那我們找一個有必要又做得到的,就是相互不否認,英文叫做mutual non-denial。

主要目的就是為一中各表找出理論基礎,我們叫我們中華民國,他們叫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都知道對方在說什麼,但不必表態,只要容忍就好了,這樣空間就出來了。所以我們等待說,等我上任之後,大家能很明確的表示雙方願在這個基礎之上,把目前暫時無法解決的問題加以處理,而不是解決,事實上現在也不需要解決。金門協議的簽訂方式,雙方什麼都談好了,就是年份無法談好,我們要用民國,他們要用西元,於是解決的辦法就是空著,回去各自自己填。這很好啊,這有沒有解決?沒有解決,但處理了,這很好,處理了卻不出事,你知道我在說什麼,我也知道你在說什麼,這樣就好了嘛,英文就叫agree to disagree,就是容忍歧見,容忍歧見其實就是民主的本質。如果能做到這一步,空間就無限寬廣。

520後 海基與海協會是窗口現在還不到就任,但現在這個 (指胡的說法)發展是個正面的發展,希望五二0之後大家能按原來我們設計的方式,就是透過海基會海協會去進行協商,有人說海基海協只能談事務性的,其實是看授權,授權多就可以談多一點。所以海基海協是兩岸未來協商的重要窗口,因為這樣國會才能監督,因為海基會簽的東西如涉人民權利義務,還是要由立法院通過,當初我們就已設計好整套制度,用白手套去談,談完後由國會通過,所以不會逃避國會監督,一切都是攤在陽光下。

至於名稱問題,我們相互之間,海基與海協會之間簽的約,如果看過的話,就知道如果雙方是互稱為甲方或乙方,那稱對方的政府就會說「甲方所代表的」,就好了,不需要講明,就好像說,「我的客戶,你的客戶」,只要解決問題就好。這不是只在兩岸而已,長榮海運在歐洲的總部是設在德國漢堡,航運公司常碰到雙重課稅的問題,它應在基隆付稅或高雄、漢堡付稅?就要簽避免雙重課稅協定,那我們跟德國財政部怎麼簽呢?就是由德國國會一個友台小組在那邊簽,他們財政部派人觀禮就好了,所以我們發展出一套史無前例的彈性外交,看起來是稀奇古怪,但是有效。就讓我們的人可以走遍天下,兩岸關係就是在這種夾縫中去做,這是無可奈何。
【2008/03/28 聯合晚報】



中華民國總統當選人 馬英九怎樣看兩岸關係(udn.com)←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胡錦濤究竟跟布希說了什麼?(轉貼、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