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2/15

【九局下、二出局】之二

分集說我的看法。

有的地方像是片斷,未必完整。




一、  三十歲 我的青春 九局下 二出局



卞炯泰(李廷鎮)關心的是 他還沒走出的失戀狀態,
洪蘭熙(秀愛)關心的則是 他的小說家、作家夢。

換句話說,一個在事業上小有所成,心裡空著的是三年前無端失去的戀情(我覺得 炯泰不是花花公子,他把 一夜情 跟 談戀愛 分得一清二楚,所以一夜情完全記不得,而他也不以 一夜情 的對象來看待 朴智善)。

另一個 是 雖然現有的戀情充滿各種矛盾,但是真正關注的是 小說夢(事業)。戲裡 用 炯泰 在 夜店的邂逅兼回想 和 蘭熙的白日夢 來 告訴觀眾這兩個重點。


炯泰之所以去南山塔,是因為數年前有約在先,不能食言。但是 女子(女友、一夜情等等)跟 朋友的界線 對他來說是 非常清楚的,所以他願意以朋友的身分安慰蘭熙,卻抵死拒絕以男子的身分擁抱蘭熙。(這裡必須分清楚,要不然後面會覺得轉變得突然)


俊茂突然出現,蘭熙尷尬。但尷尬的是一事無成,卻完全不擔心舊情復燃,因為對她來說,這段已經過去了。所以她的關注還在事業(婚姻、育兒也算女性的事業,但她其實沒想過要早結婚;不體面、沒面子)。 [反過來,俊茂從第一集到第十五集,都想跟蘭熙重新開始。]


在大看板前面,蘭熙是為了替炯泰打抱不平才亂塗亂畫的,也是因此才進的警局。所以,當炯泰出口撇清他什麽都沒做的時候,好像有點不講義氣(或是他不懂蘭熙對他的珍惜)。

 


二、  棒球也有異變(突變)的時候

 

這集要說的是  打棒球(人生)不時會有出乎意料的轉折。


這裡的突發轉變 包括    兩人同住。之所以如此,是因爲  炯泰只去一週就回來了。然後,兩人同住有麻煩,最後,因爲蘭熙和政洙分手,炯泰改變心意,所以 繼續 同住。

當然,這集最主要著力的地方是在 表現  同住的現實狀況 其實 並不容易適應,即使是三十年的朋友。

戲劇當然會誇張,但是如果是跟別人分租過一個單位、或是住過宿舍的,多少都知道 同在一個空間生活,有很多地方需要適應,還有很多地方需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戲的設定又更困難。因爲只有兩個人。而且是其中一人的家。所以一些過度激烈的描寫也不算太離譜。



【九局下、二出局】之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九局下、二出局】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