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11

陸以正看胡錦濤訪俄(中時)

數年前,許多大陸網民譴責江澤民跟鄰國訂約,放棄領土,喪權辱國。 胡 溫的外交如何,再看五 六年。

《陸以正專欄》胡錦濤訪俄:平等夥伴 兩國關係新頁

陸以正】   三月廿六日至廿八日,胡錦濤率領吳儀、李肇星、薄熙來等班底到俄國進行國事訪問(大陸已經停用「國是」,將state visit改稱「國事訪問」了)。表面看來,去年大陸各地舉辦了三百多場「俄國年」活動後,俄方將今年定為「中國年」,照樣要在全國舉辦兩百多場活動。胡這次訪俄,只是回報普丁去年訪中,禮尚往來而已,沒什麼了不起。   但如回顧北京和莫斯科之間的恩怨情仇,就可見它象徵了兩國關係史上全新一頁。大陸建國之初,毛澤東對蘇聯老大哥是一面倒,聽史達林指使介入韓戰,損失慘重也無怨無悔。大陸人爭相學習俄文,李鵬甚至江澤民都是留俄派。等赫魯雪夫上台,為爭國際共產主義領導權而交惡,雖只剩阿爾巴尼亞一個朋友,也要和「蘇修主義」在全球各地鬥爭到底。九○年代前蘇聯解體後,為提防「蘇東波」東漸,說兩國同床異夢還是客氣話。直到「珍寶島事件」使雙方兵戎相見,莫斯科和北京主政者才警覺事態嚴重,為各自國家利益,有修好的必要。   友誼不能一晚就修復,實際在本世紀開始後才一點一滴地構建起來。二○○一年七月,中俄簽訂《睦鄰友好合作條約》。大陸為抵制美國圍堵後門,創設「上海合作組織」,懂得必須邀請俄國加入。二○ ○四年十月,為避免再有類似珍寶島的事件,簽訂《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協定》。去年十一月,為加強經貿合作,又簽署《關於鼓勵和相互保護投資協定》。   拿今天的中俄關係與過去相比較,可說是六十八年來,雙方以完全平等的地位與心情,坦然相處的第一次。弔詭的是兩國領袖雖然務實看待對方,民間卻缺乏理性眼光,兩國人民都醉心全盤西化,只羨慕美國與歐洲;對「近鄰」嘴上雖不說,實則心底都有點瞧不起。   大陸崛起,整體經濟跳躍式的發展,給俄國人的戰略威脅,遠大於十三億人口商機的誘惑。普丁推行民主,俄國逐漸自由化的後果之一,是集中營(gulag)心理消失,西伯利亞人口不增反減,使有識之士擔憂冰封地底千萬年的礦產資源,會不會重新落入承繼滿清的中國人手裏。   就對華貿易而言,自命先進的俄國如今反成了「原料輸出國」。相對地,大陸對俄卻變為「成品輸出國」。兩國四千公里長的邊境都市,每天都有成千俄國婦女在跑單幫,大包小包地把中國生產的廉價消費品,帶回俄境轉賣圖利;有自尊心的俄國人,很難嚥下這口氣。   過去俄國靠出售飛機潛艦等比大陸稍為先進的武器,平衡對華貿易;但同時又不敢賣太有用的核子潛艦或空中加油機,免得搬磚頭壓了自己的腳。俄國同樣賣武器給印度,就沒有這種顧慮。只要歐洲解除對大陸武器禁運,俄國對華貿易的逆差,勢將面臨無錢償付的困境。   有人把中俄修好比喻作「沒有愛情的婚姻」。胡錦濤為期三天的訪問,目的在為這場「政治婚姻」製造些浪漫情調。出發之前,他破天荒在人民大會堂接受俄國六家平面與電子媒體採訪,但所舉投資與貿易數字十足顯示貌合神離的實況。截至去年底,俄國對大陸投資總額僅六億美元,不到台灣的百分之一;全年雙邊貿易總額三三四億美元,也不如台灣的一半。   上星期一,胡乘專機抵達莫斯科,先與普丁簽署意義重大的《中俄聯合聲明》。晚八時在克里姆林宮(The Kremlin)大禮堂,主持「中國年」開幕儀式。舞台幕以中國熊貓和象徵俄國的大棕熊,在天壇祈年殿與莫斯科的聖伐西里教堂(St. Vassily’s Church)前擁抱,作為背景。北京派來的表演團雖賣力演出,有雜技和二胡獨奏,也有交響樂的「黃河」協奏曲與名聲樂家演唱。對音樂修養深厚的俄國上層社會而言,恐怕只能叫座而不叫好。   胡錦濤在莫斯科只停留了兩天,期間提前抵達的吳儀率領的大陸採購團和俄國公民營企業簽署了四十三億美元的契約。胡則由李肇星陪同,會見了俄羅斯聯邦總理弗拉德科夫(Mikhail Fradkov)和聯邦杜馬(Duma,即國民議會)主席格雷茲洛夫(Boris Gryzlov)。第三天亦即三月廿八日,胡一行到了俄羅斯聯邦一份子的「韃靼共和國(Tart ar Republic)」首都喀山(Kazan),會晤韃靼「總統」沙伊米耶夫(M intiner Shairmiev)和首相米那里卡洛夫(Rustam Minarikharov),參觀了直升機製造廠和喀山大學。   十二年前我也到過喀山,卻不知道喀山大學創立於一八○四年,是俄國最古老的學府之一,列寧(Vladimir Ilyich Lenin)和托爾斯泰 (Leo Tolstoy)都曾就讀該校。俄方安排胡率領的訪問團去據說是蒙古人後裔的韃靼,同時顯示古老和嶄新的面貌,顯然寓意甚深。   訪問團未多逗留,當晚飛回北京,廿九日胡在人民大會堂接見烏克蘭國會(Rada)議長莫羅茲(Oleksand Moroz)。雖說早已安排,也露出與俄國「既合作,又鬥爭」的蛛絲馬跡。只不過這次「戰略夥伴」的合作,符合兩國實質利益,與從前僅有意識形態的交往全然不同了。   綜觀胡錦濤此行,最值得注意的應該是洋洋灑灑的《中俄聯合聲明》,將兩國彼此關係與大陸對世界各地的外交方針,毫無保留地形諸文字。我從未見事事保密的大陸,有如此完整的政策敘述,可證中共官方如何重視胡錦濤訪俄之行。


台大排名滑落(udn.com)←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國崛起 看法兩極(中時 陸以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