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3/12

古代東亞文化 和 人的生活

一位朋友的感慨 和 韓劇。

去年暑假造訪韓國以後,益發覺得【中國文化】或【中華文化】的提法之狹隘 人為 與 虛妄。就算不提中華民國的滿 蒙 回 藏 苗 傜,或人民共和國的少數民族,我們跟其他東亞漢字文化圈共享的,還有佛教 道教 律令體制 科舉 儒家思想 筷子和 兩千多年的歷史。

【大東亞共榮圈】的提法固然有其帝國主義的動機和利益,但是一個共享的 古代東亞文化 或 東亞文化 似乎是清楚的。

看了一些韓劇,拿【大長今】和【薯童謠】來說,我最看重的是 李炳勳(?)導演和金英玹(?)編劇,其次是工作團隊和演員。重要的不是古代歷史的真相 也不是現在的實際狀況,重要的是現代人對古代的想像,和 此中表達的人性信念。我想這是許多韓國之外的韓劇迷們之所以如此迷韓劇的原因之一(李英愛或許並不清楚這許多 文化 歷史因子)。

就此而論,我想 就 古代東亞文明 的現代後裔來說,一個韓國人 或 日本人 或 越南人 未必 就比不上 一個生長在 香港 台灣 大陸 的華人。就群體來說,或許還有比較多的韓國 和 日本團體 表現出許多 高品質的體會和發揮。【一段四分鐘的韓國國歌影片中,有七 八秒的畫面出現“見利思義,見危授命“這段論語中的句子。在東亞各國的同類影片中,看得到嗎?雖然,有多少韓國人看到了 看懂了 是個問題,但是又有多少華人看的時候 能看得懂呢?】

最近在一部 現代劇【待到春花爛漫時】中看到一段話。

男主角李正道為了替有七次詐欺前科的父親辯護而辭去歷盡千辛萬苦才考上的檢察官一職,他的女朋友文彩麗對此很不諒解。但在看了李正道在第一次開庭(韓文好像是【裁判】,是受日本影響?大陸的翻譯用公審,讓我想到鬥爭大會)時替父親的辯護,
彩麗跟正道說【不過今天在庭上我知道了,守護自己親愛的父母親 祖父而辭職,並不算是放棄自己的夢想,而是為了一個更大的夢想而捨棄了另一個而已。】
李說【你能如此理解我,我很開心】。【像這樣的相知,在韓劇中還有很多。】

人與人相處,貴在相知。難也難在相知。

年紀稍長才知道,很多年輕時候的感受,特別是負面的感受和經驗,要靠自己努力去重新體驗,去自我治療,怨天尤人,於己無益(往往有害),於人無損,而且永遠討不回公道。

這或許是東亞文化中的恕道吧!

能否體會恕道,能否在生活生命中彰顯恕道,誠然與是否生長在東亞無關。

然而,能否體會體認乃至於彰顯恕道,卻似乎可以用來作為衡量一個東亞人承繼乃至發揚多少古代東亞文化的一項標準吧!

在多元文化 眾多宗教並存並立的今天,誠然很難希望或要求別人跟自己一樣,但是標準不能喪失。這是我的想法。




善花與薯童的愛情(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四年以前、四年以後,關於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