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18

善花與薯童的愛情(二)


今年四 五月以來,看了一些韓國電視劇 電影,覺得有些話想說。

以下是一些初步的想法,還請大家指教。(我看的是韓語 英文字幕,也有部份沒字幕。)

(youbube.com 上面的好像都被拿掉了,真可惜。)

慶尚南道 梁山 通度寺 佛寶寺 名不虛傳


【第六 七集,韓國原來的集數】

十年後重逢,善花是個想學花郎遊歷新羅尋找童年玩伴的出了宮的公主。童年那段跟薯童相處的日子一定在她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但要等她得到報良法士的允許四處遊歷之後,才知道蕃薯嘗起來 跟當平民百姓的 滋味並未如想像中那般浪漫 美好,這樣的體驗反而讓她更想找到薯童,就在幾乎放棄的時候,她見到了被 趕出來的 四處漂泊 追問自己身世的 薯童。

在山林中獨居了十年,鎮日與樹木 啄木鳥為伍的薯童已經認識到世上 國別 貴賤 身分 貧富 權力差別的現實,雖然他未必發展出一套有效 完整的應對方式,在外表上面對與公主關係一事,他已經離開了童真 採取一種較為現實的態度(或許十年前知道公主身分以後就有如此的轉變)。

見面後,雖然璋想立刻離開,但仍為公主用計留了幾天。公主鄭重地跟他道了(那個永遠也無法彌補的)歉,然後他們用數日重溫了少年時期相處的美好(這兩段可能是他們愛情中最美的兩段原型,如果婚後也算,就有三段)。

之後,想要重新追索自我的璋被善花用公主的權勢強行留為自己的侍衛。璋必須拋下五色夜明珠才能成為侍衛,這個舉動極具象徵意義。

一方面,這意味著璋想放下發現自己這個目標,離開一切進入一個全新的角色。
再方面,這象徵著新羅三公主金善花與(百濟四王子)夫餘璋兩人間的愛情跟現世一切的不相容

【大概要等到兩人都為這段愛情付出重大代價之後的泗仳城技術士璋和支那商人陳嘉慶時代,才算是大致可被接受。(雖然仍須隱藏身分到第五十三集)】,
即使此舉讓薯童留在公主身邊,但這樣的關係卻非公主所欲。【以上第六 七集,韓國原來的集數】


標題裡的(二)是指  這不是從一開始(小時候)說起。

(一)從來沒寫出來。

 

公州博物館 百濟武寧王(462-523, r. 502-23)像 武寧王是聖王之父 威德王昌之祖父


Denis Twitchett, Frederick Mote, F. Wakeman, Jr.(From variou←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善花與薯童的愛情(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