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4/12/31

試題評析----九十二年高三學測國文科----之三

非選擇題的第二題奇怪的程度和第一題不相上下......再說,既用「香米」為題,又說「無須拘泥於碑文體製」,即便我們不說是出題先生思想上自相矛盾,也很難不讓緊張有時間壓力的考生弄不清楚出題者的真義為何而影響答題。......碑文重在記實...如果連傳主的生平和志向都不知道...
非選擇題的第二題奇怪的程度和第一題不相上下。姑且不論「香米碑」這題的取義是否是為迎合「政治正確」而出,「香米碑」和「益全香米的故事」這兩者的不同張大春先生已經有很清楚的說明,此處不贅。(請見「碑不碑? 悲哉!諛不諛?愚哉!」,原登在News98網站)再說,既用「香米」為題,又說「無須拘泥於碑文體製」,即便我們不說是出題先生思想上自相矛盾,也很難不讓緊張有時間壓力的考生弄不清楚出題者的真義為何而影響答題。這題的資料有五段,分別是關於香米、益全香米、臺農71號、郭益全、加入WTO。出題先生明知所提供的資料不足以寫出一篇文章(「對台灣香米和郭益全博士已有初步的認識」),卻還要用「文學想像」一詞硬拗考生寫出碑文(悲夫,無辜的「文學想像」一詞),更是犯了和第一題類似的嚴重錯誤。碑文重在記實,即使是諂諛墓中之人,也是要隱惡揚善。如果連傳主的生平和志向都不知道,卻要考生憑著片段的訊息「掰」出一篇所有人都不知道應該長什麼樣子的碑文(至少我就沒看過一篇白話的碑文,我相信至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考生也沒看過),這樣的題目還算是不錯的(教育部長黃榮村語,比起來他還是比杜正勝好太多倍了),我不知道有什麼題目是不及格的。


試題評析----九十二年高三學測國文科----之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試題評析----九十二年高三學測國文科----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