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9/14

王金平 環遊世界80天 etc.(InTimes)

旅行的經驗很重要  當然 方式也很重要

原來王先生當過老師


2006.09.11  工商時報 王金平 環遊世界80天 按圖索驥開眼界 薛孟杰

 

    身為國會議長,王金平利用休會期間從事國會外交,出國機會並不少。不過,讓王金平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一九六八年,尚未從政前的第一次出國。由於參加經濟部的海外貿訪團,結結實實繞著地球跑了一圈,結交許多好朋友,東和鋼鐵董事長侯貞雄就是其一。

    王金平在彰化進德中學教了一年書後,在父親的要求下,辭卸教職回到高雄縣的自家食品加工廠任職。當時,經濟部籌組一團貿訪團出國拓銷,王金平回憶說,訪問團成員共有十四人,除了經濟部官員外,還有不少是年輕的商界人士,包括他與侯貞雄。

 
    王金平清楚記得出發日是是一九六八年二月十二日,先飛香港轉機,中停印度新德里,因為是第一次出國,看見新奇有趣的東西,他也很喜歡買,在新德里休息時,就買了一些亮晶晶的珠子,「其實都是塑膠的」。

 

    印度之後,直飛伊朗德黑蘭,抵達時已經是半夜兩點鐘。當時的德黑蘭還相當繁榮,儘管是半夜,仍一片萬家燈火十分壯觀美麗

    在德黑蘭的考察結束後,同行者有人想去賭場「開開眼界」,但「書呆子」王金平卻主張去看課本上提到的景點,大家拗不過他,結果賭場初體驗只能蜻蜓點水,反而花很多時間坐車去看裡海。到了裡海濱,王金平的驚人發現是「原來就像海一樣!」

    德黑蘭之後,考察團又轉往黎巴嫩、義大利、西班牙、瑞士、法國、德國、英國、美國,大夥看風景,也體會民俗風情,不變的是,王金平每到一個都市,都執意前往歷史或地理景點朝拜。例如德國的易北河、萊因河,雖然看了以後,「不過就是一條河」,但是王金平說,能夠實地目睹,心情還是相當激動。

    儘管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但王金平清楚記得,跑了地球一大圈,離開美國時,是四月八日,那天發生黑人民權鬥士金恩被刺殺,讓他畢生難忘。在美國之後,他與侯貞雄兩人又轉往日本稍做停留後返台,全部行程歷時兩個多月,儘管搭乘經濟艙,但全程花了五、六萬台幣,在當時是一筆不小的錢,可以買一棟在台北市的二層樓房。

    雖然所費不貲,但王金平回憶起來還是直呼很值得,畢竟「人不癡狂枉少年」,從政後,再也找不出時間環遊世界,那次旅行讓他體會到世界的寬廣,以及戰爭的可怕。

    因為,在一九八六年,王金平又有機會前往德黑蘭,但昔日美麗的都市已因為兩伊戰爭而滿目瘡痍,目睹戰爭的殘酷與可怕後,他愈加體會和平的可貴。

2006.09.11  工商時報 王金平 誠信感化 尹衍樑浪子回頭 薛孟杰

 

    王金平作風講求圓融人和,在工商界朋友眾多,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王金平年輕時曾擔任過放牛班的導師,潤泰集團董事長尹衍樑就曾是他當年的學生,兩人間也曾有過一段類似「春風化雨」的師生之誼。

...

   也許就是因為「信任」而非「責備」,讓尹衍樑從王金平身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尊重」,此後他發奮向學,甚至從全班最後一名變成全校第一名,後來在高二下插班進入成功中學夜間部,考上文化歷史系,並相繼攻讀台大管理研究所,並且在三十五歲時拿到政大企研所博士學位,在企業界拚出一片天。

    尹衍樑曾表示「王金平是在關鍵轉捩點上、用愛心協助他浪子回頭的人,如非王金平,自己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的人」,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尹衍樑現在看到王金平還要直呼恩師的原因了。

 

2006.09.11  工商時報 王金平:朝野不能空轉到2008 薛孟杰/專訪

 

    中國大陸市場磁吸效應持續發威、東協「十加三」共同市場又隱然成形下,台灣產業空洞化及邊緣化的危機尤勝以往,立院院長王金平指出,要解決這個問題,唯有以政治手段解決,政府應主動出擊改善兩岸關係,讓中共不再阻撓我與他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否則,「台灣可以呼吸的氧氣會愈來愈少」,長遠來看,兩岸應共同建立「和平架構」。

    王金平並呼籲,朝野對兩岸等重大事務,不能有「凡事等到二○○八年再說」的心態,現在誰掌權,就有責任努力去突破,不能讓機制持續空轉。

 
    「倒扁」靜坐進入第三天,值此敏感時刻,王金平不談個人未來發展計畫,但是對兩岸、國內經濟議題,他有一番深入研究與思考,以下是王金平接受本報專訪內容:

 

    問:未來最具成長空間的市場就在中國大陸,但是也有很多人擔心產業空洞化的問題,你的看法如何?

    解決產業空洞化問題

    敏感科技保護法若立法,該放行就放行

    答:企業將本求利,哪裡可賺錢,企業就去哪裡。中國大陸是生產基地,也是重要市場,企業沒卡到位子,要保持領先並不容易。因此台灣傳統產業都已「錢進大陸」,高科技業者也有八成前往大陸投資,筆記型電腦的最後一條生產線也離開台灣。

    我認為,政府有責任正視產業空洞化危機,並應立即提出對策。例如,對高科技的出口應有保護,這一點美日皆然,關鍵在於要保護到哪種程度才恰當。立院即將審查敏感科技保護法,一旦立法過關,該限制的就應該限制,該放行的就要趕快放行。

    問:東協「十加一」與「十加三」經濟體很快就要成立,台灣如何因應邊緣化的危機?

    答:東協加四加三經濟體成立後,如果台灣屆時還不能加入,台灣產品的出口成本勢必提高,在微利時代,出口商將無法承受打擊。

    因此,FTA的簽署非常重要,日本首相接班人安倍晉三宣示日本要多簽署FTA,這種積極的思考可做為台灣借鏡。

    在現實面,兩岸關係沒處理好,台灣很難簽成FTA,這個問題要採政治解決,讓大陸放棄杯葛,我們要抱著積極的心態去思考如何化解,兩岸一定要和平穩定,由互動產生互信,讓中共不要在國際上繼續打壓我們,才能降低台灣被邊緣化的風險。

    再說,兩岸和平架構,也該談一談,兩岸關係維持穩定,對台灣的經濟發展非常重要。如果大家沒有「安全、安定」的感覺,就很難在台灣投資

    問:但是兩岸關係低迷,要化解中共的阻撓,談何容易?何況,台聯方面也會有阻力。

    商談建立兩岸和平架構

    兩岸和平不難,就看雙方政府如何體認

    答:台聯強調要維護台灣主體性,但是如何讓台灣更好,這是大家的交集,朝野可以從交集出發,尋求共識。

    在大陸方面,台商對大陸的經濟發展有不小的貢獻,北京當局應多表達些善意,中方現在的作法似乎想讓民進黨「難過」,但兩岸間有許多實務交流,真的不必也不能再拖下去。

    以開放大陸觀光客來台為例,大陸沒明說開放日期、陸委會也沒有說,外界難免會有「較勁」聯想,事實上,開放觀光對兩岸都有好處,台灣方面有人以「影響國安」為由,持保留態度,但是國安問題是無法解決的嗎?我認為,這些問題就是政府該動腦筋解決的事,否則用納稅人的錢培養那麼多軍警以及公務員要做何用?

    換個角度看,與中共商談如何建立兩岸和平架構,不僅是維持台灣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對中國大陸何嘗不是?兩岸兵戎相見,雙方就都不必奢談經濟發展,對民眾絕對沒好處,兩岸要和平並不難,就看雙方政府如何體認。

    問:距離下屆總統選舉還有一年半,但是朝野對當前重大政經議題,都有一種「等二○○八再說」的氣氛,你的看法如何?

    台商是否有明文保障?

    很多問題誰掌權,就有責任努力去突破

    答:距離二○○八還有一年多,不可以「等的心情」看事情,因為其他國家的競爭對手不會等,「等」的想法很可怕。事實上,兩岸還有很多問題等待處理,例如台商到大陸投資是否有得到明文保障?似乎沒有。此外台灣金融機構如能登陸設分行,既可支援台商,也有助於台灣的金融行庫發展,政府更可以從中獲取台商在大陸發展的資訊,才可能合理的「有效管理」。這些都是兩岸政府要趕快談、趕快做的事,雖然難免遭遇困難,但是誰現在掌權,就有責任努力去突破,不能讓它繼續空轉。

 



舒國治--京都遊賞十帖(轉錄,人間)←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詹偉雄:往自己最恐懼的地方前進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