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5/08

王鼎鈞的「關山奪路:國共內戰」

王鼎鈞1925年出生於山東,他曾在日本占領區打游擊,於大後方(國民政府治理地區)做流亡學生,從軍後經歷國共內戰,一度做了解放軍的俘虜。王鼎鈞1949年來台成為知名作家,卻鮮少在作品中提及這段歷史。
日前在網路上偶然看到幾篇王先生的回憶錄片段,大概就是這第三部中的段落,有許多深刻而慘痛的反省和檢討,如果在兩蔣的年代形諸文字或口語,很可能失去若干年的自由。我看完一些片段,也想過要放聲吶喊。書中一些反省檢討國民革命軍(和中國國民黨、民國政府)的部分,縱令今日也是仍然成立的。書中某些對中國共產黨的分析,仍然值得我們今日深思。希望能快點看到這本書。這種時候會想要身在台北。 『「這四部自傳,王鼎鈞藏了一輩子!」』『「這是他等待一輩子的自由!」隱地說』『隱地直言國共內戰是「兩面不討好」的題材,台灣不感興趣,大陸也不可能出版。但他認為這是王鼎鈞「寫作功力發揮淋漓盡致的一次」,讀完這本書,他「從椅子上站起來,整個人想要吶喊!」』 對岸抗日文學熱 我們重憶國共內戰 【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 「出版這一段歷史,不代表『恨』,而是要大家『記得』!」王鼎鈞回憶錄「關山奪路:國共內戰」即將推出,在「國共和談」之際,此書的出現有些「尷尬」。出版此書的爾雅發行人隱地表示,出版的意義是讓大家不要忘記歷史。 今年是抗日60周年,本月起,中國大陸陸續舉辦紀念活動,重新出版抗日相關史料、文學。對岸這一波「抗日文學熱」範圍極廣,包括報導文學的「歷史的彎道」、「長征中的紅軍」、「見證長征的外國人」、「國民黨將軍看長征」,傳記的「共產黨抗日英雄傳」,以及作家石鍾山新寫的長篇小說「遠征緬甸」,描述中國遠征軍1942年入緬甸作戰的歷史事件。 相較之下,台灣對這一段歷史卻顯得淡漠。僅九歌出版社在五月重出台灣四大抗日小說之一「藍與黑」典藏版,風雲時代總編輯陳曉林計畫七月出版抗日作家牛哥的作品。王鼎鈞寫作多年的回憶錄「恰巧」在此刻推出,成為台灣文壇「紀念抗日60周年」的唯一新作。 「這四部自傳,王鼎鈞藏了一輩子!」以「左心房漩渦」等議論散文樹立風格的王鼎鈞,隱居紐約多年後,再提筆卻是史詩風格的個人傳記。王鼎鈞1925年出生於山東,他曾在日本占領區打游擊,於大後方(國民政府治理地區)做流亡學生,從軍後經歷國共內戰,一度做了解放軍的俘虜。王鼎鈞1949年來台成為知名作家,卻鮮少在作品中提及這段歷史。 「這是他等待一輩子的自由!」隱地說,早年王鼎鈞有所顧忌,無法痛快傾訴這段國共恩怨交纏的歷史,13年前才突然「想通」動筆。回憶錄共有四部曲,第一部「昨天的雲」描述王鼎鈞的少年時光,第二部「怒目少年」則是他在八年抗戰的親身經歷,第三部曲「關山奪路」轉向最敏感、禁忌的國共內戰。隱地透露,隱居紐約30年未曾返台的王鼎鈞,完成回憶錄第四部後極可能重回台灣。 隱地直言國共內戰是「兩面不討好」的題材,台灣不感興趣,大陸也不可能出版。但他認為這是王鼎鈞「寫作功力發揮淋漓盡致的一次」,讀完這本書,他「從椅子上站起來,整個人想要吶喊!」 50年代,抗日文學在台灣紅極一時。四大抗日小說「長夜」、「藍與黑」、「滾滾遼河」、「蓮漪表妹」膾炙人口,「藍與黑」甚至多次搬上大小銀幕。再如徐訏的「風蕭蕭」、司馬中原的「荒原」、柏楊的「異域」,也都是叫好叫座的暢銷小說。時至今日,除了「蓮漪表妹」、「風蕭蕭」兩年前曾由爾雅、正中書局重新出版,這些四、五年級生的共同記憶,幾乎已成消失在風中的時代悲歌。 陳曉林稱牛哥、王藍這些「來台抗日作家」為「夾縫中的作家」,他們親身參與對日抗戰,將個人經歷與感受融入小說中,讓小說呈現高度的真實性。 從「重建歷史」的觀點來看,這些作家的缺席,讓歷史的拼圖無法完整。陳曉林表示,60年前的抗日歷史,因國民黨、共產黨的立場不同,出現「八路軍抗日」、「國民軍抗日」等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陳曉林擔憂,台灣若在這場「重建抗日歷史記憶」的文學工程中缺席,將從此失去歷史的發言權。 【2005/05/08 聯合報】


Memory of 戴國煇 by 楊中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書評(asa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