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4/17

衣復恩走了

中華航空創辦人、亞洲化學榮譽董事長衣復恩日前因白血病逝世。他的一生充滿傳奇,抗戰期間擔任先總統蔣公的座機機長,前後有十年。冷戰時代他在蔣經國的授權下,成立空軍卅四、卅五中隊,及中華航空公司。
去年暑假,在舊金山的嬸嬸家看到一本前黑貓中隊中隊長的回憶錄(書名跟作者名都忘了,是個出了很多軍事還是空軍書籍的出版社),裡面有很多重要的歷史材料,值得參考。 民國七十五年把華航貨機(客機?)飛到廣州的王錫爵就是飛了十次安全退下來的一員。他似乎也是個值得做口述歷史的對象。 2005.04.17  工商時報 曾任「中美號」機長 衣復恩 情報、民航第一人 曾建華 中華航空創辦人、亞洲化學榮譽董事長衣復恩日前因白血病逝世。他的一生充滿傳奇,抗戰期間擔任先總統蔣公的座機機長,前後有十年。冷戰時代他在蔣經國的授權下,成立空軍卅四、卅五中隊,及中華航空公司,其目的都為執行中美間秘而不宣的情報合作,其事蹟到今日都鮮為人知。 衣復恩是第一位駕駛C-47飛機,由美國本土一路東飛,經波多黎各、巴西、象牙海岸、迦納、蘇丹,再飛越紅海經葉門、阿拉伯海到印度,然後穿越喜瑪拉雅山脈回到中國的中國人,全程只花了十四天,那是在1942年。 但衣復恩最為人知的,當屬他曾擔任先總統蔣公座機「美齡號」及「中美號」機長,由1943年到1952年十年的經歷。他載著蔣委員長夫婦喜悅地飛過了勝利還都,憂慮地飛過了大陸變色,最後黯然飛來台灣「我經歷了蔣公大喜大悲的歲月」。 衣復恩形容他與蔣公的關係時說:「我尊敬他,他信任我,我是機長,他是我的乘客,如此而已。」他自陳與最高領袖的相處之道是「上貴不伐之士,若不伐則無求。」他從不替人傳話、關說。因此他深得蔣氏一家的信任,而開啟了後半生的功業。 最令衣復恩傷痛的就是空軍第卅四隊(蝙蝠中隊)、卅五隊(黑貓中隊)的秘辛。是時他擔任空軍情報署署長,與中情局合作的案子,他直接向當時的「情報頭子」國安會副秘書長蔣經國報告,連空軍總司令都不得預聞。 1958年奉命成立的卅四中隊,在國共對峙期間與美國中情局合作,執行穿越鐵幕的電子偵測任務,飛的多是像P2V、P3V及C-123這類低空、慢速、無武裝的飛機,一旦被雷達發現,就變成中共戰鬥機的活靶,「一打下來就是十幾個呀!」衣復恩生前,每當談到卅四中隊,一百四十多位為國捐軀的袍澤,眼淚幾乎都要奪眶而出。 而飛U2高空偵察機的卅五中隊,全部完訓的廿七位隊員中,有五位在大陸被擊落,有的不願被捕自殺殉國,有的在大陸蹲苦牢廿年。而完成十次飛行者就可離隊,可見其任務的艱難。其中華錫鈞最後晉升空軍上將,軍階比衣復恩還高。 曾經追隨衣復恩超過五十年的這批飛行員們,至今仍以「衣老闆」稱呼這位令他們敬畏的長官。衣復恩則以「千鎚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回敬這些殉國數十年,身世仍無法公諸於世的無名英雄們。 同樣是為了中美情報合作,也為了替僥倖存活的卅四、卅五隊飛行員們在「退伍」之後找一分工作,他奉蔣經國之命創辦了「中華航空公司」。若沒有蔣經國授意、衣復恩的全力維持,曾任華航第一任副總經理、總經理、董事長的烏鉞說「創辦之初幾度要關門」。 在沒有錢的情況下,衣復恩向老美要飛機、向空軍借飛機,實在維持不下去時,他曾問蔣經國「要不要讓華航成為一家國營事業」但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所幸因緣際會,華航在東南亞成立了「南星小組」、「北辰小組」,為CIA執行秘密任務而存活。但迄今政府仍不願對「華航誰屬」解密。 「如果政府曾經出錢開辦華航,或是在成立航發會時出錢捐助過基金會,請拿出證據來。」衣復恩非常肯定地說,華航是一家完全民營的事業。而華航過去所有不幸發生的原因,問題就出在政府讓華航「無主」。 衣復恩多次以書面或口頭的方式告訴華航員工說「我以華航創辦人的身份,對華航的關心與期望,實非筆墨所能形容。」而華航董事長江耀宗、總經理魏信雄在輓衣復恩的花籃上,則以「恩公創辦人」,稱呼這位從來沒在華航任何公文上,出現任何頭銜的「創辦人」回應他的關心。 但衣復恩一生未解之謎不只華航一樁。1966年在擔任國防部計劃次長室執行官任內,被國防部軍法處「請」到新店軍事看守所問話,這一請他無故被關押了1066天!雷震就住在他隔壁,一千多個日子他沒被檢控、沒被審判,還得到相當的禮遇,但失去了自由,在1969年他被告知自己「心律不整」而返家。 他的「事業」還不只是情報及民航,他曾開玩笑說,以空軍現役中將開公司當董事長的,他可能是中華民國第一人。1970年他接手弟弟復慶創立的亞洲化學,一直到2005年初才卸任董事長之職。 衣復恩去世前,把他個人所持有全部一萬六千張亞化的股票,全部捐給了他創立的「立青文教基金會」以繼續推進兩岸的教育事業。 衣復恩育有四個子女治凡、穎凡、艾凡、淑凡。他曾引用聖經中聖保羅的話說:「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而今他息了世上的勞苦,回到天家。


克萊恩與蔣經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朝日新聞》評論:小泉純一郎是“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