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1/12

南韓 與 人民中國 (chosun.com)

今年是 大韓民國  與  中華人民共和國  建交  十五年。韓國媒體 對此多有回顧與評論。

這是其中之一。
[韓國人太不了解中國] 現狀與問題——社會

▲自韓中建交以來韓國的代表性食品也大多産自中國。照片=朝鮮日報圖庫
“您是說要2人份排骨嗎?”10月24日在首爾安岩洞的一家烤肉店,從外表看很平常,但跨入店內卻聽到了濃重的延邊口音,記者不由得重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大嬸,問到老家是哪里時,大嬸回答說“延邊”。在韓中建交後,這樣的場景可以經常看到。據法務部統計,截止今年8月末,在韓國打工的中國朝鮮族同胞達94305人。其中的29663人在餐飲業工作,佔整體的31.4%。如此一來,在某個餐廳遇到朝鮮族大嬸就很正常了。雇佣朝鮮族的原因是很難雇到韓國人。在這種情況下,出現了職業中介人,也出現了專門介紹朝鮮族人力的職業介紹所。如今,首爾市內一半以上的餐廳雇佣了1名以上的朝鮮族。換句話說,沒有朝鮮族的話餐廳已很難正常經營了。

韓國與中國建交已有15年了。期間在中國和韓國之間的各個領域發生了無數變化。最顯著的變化是人際交流的增多。建交第一年,韓中往來人數僅13萬,可到了2006年這一數字劇增為482萬人,增長了37倍。為運輸這些往來人員,目前每週有804班客機往返於韓國的6個城市和中國的30多個城市之間。平均每天有1.1萬韓國人訪問中國。滯留人數也急劇增加了。最近韓國迎來了“100萬外國人時代”,其中中國國籍者達44萬人,接近一半。他們在韓國學習、探親,以及在人力缺乏的行業默默工作。

▲仁川國際機場第一旅客站農産品檢疫所正在檢查中國産辣椒。照片=朝鮮日報圖庫
對漢語需求的劇增不僅加快了人際交流也加快了教育交流。朝鮮族崔麗從小在北京長大,幾乎沒有接觸韓國文化。她說:“我雖是朝鮮族,因為不在延邊生活幾乎不懂韓國語。但父親說,既然是同一民族就理應了解韓國,讓我去韓國上大學,順便學會韓國語。”經過一番苦惱,她受在旅遊業工作的父親的影響,以特別招生來到了首爾漢陽大學觀光學系上學。在中國遊客劇增的現狀下,來自中國的朝鮮族留學生,因為同時會漢語和韓國語而備受免稅店等有關旅遊行業的青睞。在韓國的外國留學生為32000多人,其中的60%即2萬多人為中國留學生。以漢陽大學為例,外國人大學本科生為900多人,其中中國留學生為523人。這些人的專業各不相同,畢業後有回國的,但大多數在韓國企業就業。

這幾年來去中國留學的韓國學生也大量增加。截止去年底去中國的韓國留學生為5.7萬人,佔中國外國留學生總數(16萬人)的36%,是日本(1.8萬人)的三倍。此外,還有小學、中學的早期留學生,估計約有2萬人,若把他們加在一起就可達8萬人。林京彬在韓國攻讀了烹調專業,2004年8月,他去中國又學了中國傳統烹調,並於今年1月回國。他說:“我經過留學院的介紹,在以烹調聞名的中國江蘇省的烹調學院呆了兩年半。當時幾乎沒有韓國人,但後來逐漸多起來。儘管那裡比較偏僻,但經常能見到韓國人。”他回國後在一家中餐館當廚師。

中國農產品的進口最能說明韓中建交後韓國社會的變化。15年以來人們在新聞報導中聽的最多的就是指出中國農水產品安全性問題的報導。

但是,1992年3000韓元1份的大醬湯在15年後的今天能維持在5000韓元的價格,就是得益於我們一貫歧視的中國產品。我們放到湯里的白魚、海產品,以及大米、大蔥、洋蔥、大蒜、胡蘿蔔等大都產自中國。中國產胡蘿蔔因質量和價格得到認可,進入韓國最大的可樂洞市場,在不到2年的時間里既占據了市場份額的一半。如同這個例子一樣,中國產品正以超出想像的速度從農水產品跨越至加工食品。在中國產進口食品中排名第一的固然是泡菜,但魚蝦醬等醬類食品的進口量也很大。這說明即便是在我們一直視為傳統領域的飯桌上,中國產品也徹徹底底的滲透進來了。食品醫藥品安全廳食品進口組事務官白宗敏說:“在中國產進口食品中,包括罐頭、糕點在內的加工食品占據了50%以上。”除了排骨湯或牛雜碎湯專賣店以外,婚禮或宴會等大都使用中國產罐頭,甚至連涼粉、炒年糕也大都是產自中國。

對中國產品快速擴張的現狀,東國大學食品工學系教授辛翰承說:“不僅是韓國,進口中國產農水產品和加工食品是全球性趨勢。但我們為進一步確保農水產品的質優價廉,應像美國一樣構建針對中國農產品的專門安全系統。”

隨着韓中兩國的人際、物資交流劇增,韓國迎來了“西海岸時代”。韓中建交之前的中樞“京釜經濟帶”的比重下降了,西海岸經濟帶正成為新的中樞神經。

仁川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最近仁川海關的集裝箱日均進口量達3000多個,其中90%來自中國。與中國隔海相望的仁川正在迅速膨脹。

1995年至2007年6月末,仁川市的人口增加了28萬人,達268.6022萬,與同期人口減少25萬人的釜山形成鮮明對比。仁川有望取代釜山成為韓國第二大城市。

隨着西海岸貿易量的急劇增長,延伸至木浦的西海岸經濟帶形成了新的產業區。各企業紛紛遷到了以地理上最接近中國的忠南唐津和全北群山為中心的地區。

東亞大學東北亞國際研究生院的崔順教授說:“過去的經濟中心京釜軸西移了,這是有益於各地區平衡發展的好事,但我們也要警惕對中國的過度依賴。”


chosun.com中文版 chn.chosun.com





另外兩篇文章


[韓國人太不了解中國] 現狀與問題——經濟




專門記者視線:韓國人太不了解中國





東亞 漢字使用之規範(chosun.com)←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李祘----正祖大王,與 十一月小記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