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1/12

中國童子軍(童軍標章 vs. / and 國徽)

中國土地上的第一個童子軍團是出現在民前一年還是民國元年,換言之,中國的童軍運動其實比現在兩岸的政權都要早。童軍運動和蔣中正或國民政府的關係和許多同樣在黃金十年(十七到二十六年)的發展類似,很難三言兩語說清楚,「新史學」上有篇文章可以參看。
中國童子軍 Boy Scouts of China 總會(http://www.moot2004.org/chinese.htm)是中華民國現在少有的仍然留在聯合國非政府組織中的民間機構。許多華人都為童軍運動奉獻心力,我以前參與的一個社會團最早就是由一位傳奇性的由南方徒步到東北的菲律賓華僑所創的。香港童軍應該也是 WOSM (World Organization of Scouts Movement) 的一員,中華人民共和國至今應該還沒有童子軍。 有機會我會去問懂法律的朋友幾個問題。商標法規範的只有商業上的標誌還是所有的標誌?(還是在資本主義社會,所有的標誌都是商業的?)標誌中包含國徽,是否就等同於國徽?許可童軍總會註冊,應該只意味著他們對他們註冊的標誌有專用權吧?(為什麼對國徽就有專用權?)法官的邏輯好像有些問題。童軍總會雖然是非政府組織,但是在國際活動中代表的是中國(注意,不是中華民國,是中國),為什麼童軍徽中就不能包含國徽呢?如果不談對童軍徽設計的評價,在世界各國的童軍徽都蠻像貝登堡原本的標誌(似乎和中古英國或法國的貴族或地方傳統有關)的情況下,我們的童軍徽算是頗有特色的。更別提錯綜複雜的歷史淵源了。 2005.01.11  中國時報 童軍標章嵌國徽 恐被撤銷註冊 劉鳳琴/台北報導 中國童子軍總會註冊的童軍標章,因出現「國徽、黨徽」的標章,最高行政法院認為,容易使大眾混淆誤認該總會為國家機構或政府組織,更未考量「國徽」不能作為商標,若許可童軍總會註冊該標章,無異使該會享有「國徽專用權」,判決智慧財產局敗訴,應對提出商標評定的連姓民眾,重做妥適的處分。 這件團體標章事件,緣於連姓民眾使用中國童子軍總會已註冊取得專利的童軍標章商標,在其販售的童軍服及物品上,遭童軍總會控告。連某認為童軍總會標章有國徽的圖形,依法本來就不能作為商標,於是以利害關係人身分,針對童軍總會註冊的聯合商標,聲請智財局進行「商標評定」,以評決是否可註冊。連某的聲請為智財局駁回,另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訟,也被判敗訴,但上訴最高行政法院獲得勝訴,使嵌國徽的童軍標章,面臨可能被撤銷註冊的命運。 最高行政法院認為,商標法第卅七條第一項第一款明定「相同或近似於中華民國國旗、國徽、國璽、軍旗、印信、勳章或外國國旗者」,不得申請註冊。該條亦無例外准許政府機關或相關組織不受限制之規定。 國旗、國徽、國璽、軍旗、印信、勳章等代表三軍及政府機關之印信及授勳,屬國家或政府機關精神與信譽之表徵,故為維護國家、政府與三軍之尊嚴,不得以相同或近似於此等標記之圖樣作為商標申請註冊,否則等同准許國旗、國徽、國璽等圖樣可淪為商品標誌,且使該商品或營業主體具有排他性的專有使用權,反而嚴重損害國家及政府尊嚴,違反商標法立法意旨。 童軍總會標章與各國童軍組織標章徽章相較,除標章中央為中華民國國徽,下方附加「智、仁、勇」三字,整體設計意念完全相同,因童軍標章已成國際童軍組織通用標章,我國亦應加以尊重,實無准許個人或團體專用之理。 最高行政法院判決認定,正中內嵌「中華民國國徽」而為標章主體,易使大眾混淆、誤認該總會是國家機構或政府組織,更未考量商標權具有「排他性專有使用權」特性,若許童軍總會註冊該標章,無異使該會享有「國徽專用權」。 至於中國童軍總會標章所使用的標記是否屬於國徽、或僅為國民黨黨徽,且該部分在整體標章,是否構成相同或近似國徽的程度及是否違反商標法規定,智財局並未加以審認,因此廢棄原判決,要智財局依最高行政法院意旨,重為適法之裁處。 中國童子軍總會秘書長黃博正十日表示,該會的標章早在民國六十六年十一月一日即已申請專利,享有卅年專利權,可使用到九十六年十月卅一日,該會不會更改標章。對於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黃博正表示因尚未收到判決書,不明白判決理由。 黃博正表示,童子軍總會於民國廿三年成立,廿六年加入世界總會時,即以該標章登記,該會對外使用的識別標戳,是以世界童軍基本精神之百合花圖形為團體標章之主要部分,再搭配各國的相關代表圖樣。 黃博正說,事實上該會的標章並非單獨使用國徽作為標章,也不是國民黨的黨徽,構圖繁簡有別,不但有所不同亦無近似之處,而且標章上的百合花瓣上還有兩顆星,下面並有智、仁、勇三字,至於圖樣中的青天白日,是代表我國,藉以延續童軍精神的象徵,並與他國童軍組織區隔。


迎鄧麗君返鄉 by古蒙仁←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U-2, 黑貓, Ray C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