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9/15

西班牙建築鬼才—高第(Gaudi)

安東尼‧高第‧柯內特(Antoni Gaudi Cornet)

摘自 :http://www.skyscrapers.cn/city/eu/sp/bar/bar_ancient_Gaudi.htm.

參考資料:http://emag.ncnu.edu.tw/article/200504/%B0%AA%B2%C4%AA%BA%AB%D8%BFv%AC%FC%BE%C7.pdf

高第四大名建築      巴塞隆納不可錯過的驚嘆

記者/牟秀茵 2001-08-08 巴塞隆納報導

巴塞隆納最吸引人的不外是處處可以看到高第的建築,名建築師高第有著許多稀奇古怪的創意,在西班牙巴塞隆納將之一一落實,高第迷可以趁著在此好好欣賞這些奇幻繁複的建築,有四處是必訪的景點。 1. 聖家堂Templo de la Sagrada Familia 交通:地鐵站Sagrada Familia、公車18、19、33、34 價錢:教堂800Ptas、電梯200Ptas 開放時間:4~8月每日9:00~20:00 、9~10月和3月9:00~19:00、11~2月9:00~18:00 早在1882年即開始興建的聖家堂,百年後仍未完成整體工程,耗費的時間與金錢可說是世上罕見,無可置疑的是聖家堂早已成為巴塞隆納的驕傲。當初高第設計的藍圖裡有18個高塔,其中12個象徵的是耶穌12個門徒,另4個代表傳教士和耶穌。這裡最令人目不轉睛的是誕生立面(natividad),又區分為中間的「基督之愛」、左邊的「希望之門」和右邊的「信仰之門」,其豐富與複雜的哥德式雕功,可得花上一會兒功夫欣賞呢!而復活立面(Passion)是雕刻家Josep M. Subirachs在西班牙內戰後接手,因風格與誕生立面全然不同,備受爭議。 2. 奎爾公園Park Guell 交通:公車24、25 價錢:免費 開放時間:5~8月10:00~21:00、4和9月10:00~20:00、3和10月10:00~19:00、11~2月10:00~18:00 與高第其他建築不同,奎爾公園是個開放式的空間,可說是個夢幻般的公園。這裡原來打算設計成英式花園,最後因案子失敗而轉成公園,雖說打著高第的招牌,但事實上大部分的設計是由Josep Maria Jujol主導,最令人讚賞有加的是廣場上彎曲的馬賽克座椅。偌大的公園區分成好幾部份,精華處在於主要入口處的石階周遭設計,石階上有一著名的馬賽克彩龍噴泉,沿著石階而上的市場廣場、彎曲座椅、石柱,和兩棟宛如童話世界的房子。由於公園面積很大,建議不妨在此野餐! 3. 米拉之家Casa Mila 交通:地鐵站Diagonal、公車7、16、17、18、22、24、28 價錢:成人600 Ptas、學生350Ptas、包公寓的要1000 Ptas 開放時間:每日10:00~20:00 米拉公寓的外觀採波浪形設計,從裡到外沒有一個直角,充分實踐高第的自然主義。公寓頂端有多個「人頭」造型的煙囪,從樓頂可眺望巴塞隆納的市區景色,並且可看到兩個不規則型的內部中庭。內部開放給遊客參觀的部分,為高第建築展覽室和一間完全依著他想法設計的公寓,由於這裡是私人公寓,真的有人住在裡頭,遊客得按著事先規畫好的路線參觀。 4. 巴特婁之家Casa Batllo 交通:地鐵Passeig de Gracia、公車7、16、17、18、22、24、28 這是巴塞隆納最引以為傲的建築物,立面布滿了七彩的磁磚,屋頂鋪滿上釉的麟狀磁磚,以聖喬治和惡龍的故事為背景,煙囪上的十字架可以說是刺在龍脊上,造型怪異的陽台則是受難者的骨頭。這是高第創作的都市住宅中最傑出的一棟,雖然是不對外開放的私人豪宅,但光是欣賞外觀就能令人陶醉不已!

「賦予巴塞隆納如詩般的城市風情」–大地旅行家—西班牙

 

巴塞隆納在國際之所以有著傲視群雄的地位,高第功不可沒。他的一生完全奉獻給巴塞隆納,他所設計的建築、公園賦予巴塞隆納如詩如幻的城市風情,也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對於西班牙人而言,其建築的永恆價值並不在於建築的形式,而是呈現西班牙獨特的民族色彩。

 

 

生平簡介 (年份1852年–1926年)

安東尼‧高第‧柯內特(Antoni Gaudi Cornet)於1852年出生於加泰隆尼亞南方雷烏斯(Reus)的一個銅匠家庭。

他在1874年考進巴塞隆納的建築學校,求學期間曾在幾位建築師手下工作,一年後進入Jose Fontsere Mestres的建築事務所實習,其間曾參與城堡公園的工程,園內Pere Fontseres's瀑布的岩石,便出自他的手筆。

在工地豐富的實務經驗讓他獲益良多,1878年一畢業,便接下市政府的委託,設計皇家廣場的街燈。同年並以商店櫥窗設計代表西班牙在巴黎萬國博覽會參展,從此展露頭角,也因此結識了紡織業鉅子尤塞比‧奎爾(Eusebi Guell,1848~1918)。

1878年對高第來說是豐收的一年,更稱得上是人生的轉捩點。高第才華深獲奎爾的賞識,二人自此開始長達四十年的友誼。

 

1884年,高第接下奎爾出資的第一份工作—整修奎爾別墅(Finca Guell);1886年起則投入奎爾宮(Palau Guell)的興建工程,随後耗資耗時的移民者奎爾教堂(Crispta de la Colonia Guell)和奎爾公園(Parc Guell),也表現這位知音對高第不遺餘力的支持。

看重高第建築功力的不只奎爾一人,除了著名的巴特婁宮(Casa Batllo,1904)和米拉之家(Casa Mila,1906),文森之家(Casa Vincens,1883)、聖德蕾沙學院(Colegio de las Teresianes,1888)、卡爾貝宮(Casa Calvet,1898)、菲耶拉斯宮(Belleguard,1900)都為巴塞隆納市容增添了色彩。

 

 

手邊委託案源源不絕的高第,早在1883年便接替法朗塞斯克‧維拉(Francesc P. Villar),負責一年前已開始的聖家堂(Sagrada Familia)工程。自1914年以後,虔誠信仰天主教的他,更全心全力投入聖家堂的興建,甚至連家都不回,就住在工地裡,過著節衣縮食的簡樸生活。

據說穿著破破爛爛的高第,常被人誤以為是乞丐而施予金錢。他會把丟在地上的錢一一揀起,全數作為興建教堂的經費。

 

1926年,84歲高齡的高第在市區被電車撞倒,由於看來太過潦倒,被當作流浪漢送入聖十字醫院,過了兩天才被人認出,不幸在6月10日告別人世。左眾多市民夾道追弔下,高第被安葬在聖家堂地下室。

 

 

 

高第把一生都給了巴塞隆納。

巴塞隆納的所在地加泰隆尼亞區,自古以來都堅持著濃厚的民族主義。

高第一生也只說加泰隆尼亞的加泰蘭語,不肯說西班牙文,和非本地的西班牙工人溝通,還需透過翻譯。

 有人說,他是個矛盾的人,早年反對宗教,晚年卻全心蓋教堂;年輕時打扮得光鮮亮麗,熱愛社交生活;年紀漸長,卻像個苦行僧一樣,從外表看來,只是個平凡的老頭子。

 某一天,他過街時,被一輛車子撞倒了,路人將他送醫,路上的車子竟然現實在沒有人願意將他送醫急救,以至耽誤了治療的時機,他自己也拒絕到貴族開設的醫院治療,不久後就去世了。

 高第的去世,讓巴塞隆納人驚覺痛失天才,也讓聖家堂變成一個百年來還未完工、也許永遠不會完工的教堂,高第就與他最後的作品一起長眠。

 現在的聖家堂正在加緊趕工中,還是個工地。大概也是全世界唯一收門票還有人願意參觀的工地。 「怎麼會有人想把教堂蓋成這個樣子呢?」「這是什麼樣的想像力呢?」 在我看來,它是各種矛盾的綜合體,它揉和著童趣,有些塔尖彷如玩具,它也有十足的陰鬱面。

即使雕塑著聖經故事,有的向面精緻細密,有的向面卻撲拙剛硬,高第在想些什麼呢?一定有天使與魔鬼在他腦海裡拔河,每一個藝術家的身體裡,都住著魔鬼與天使,兩種力量,隨時角力。

 百年後,儘管有著現代科技和一群傑出藝術家加緊趕工,據說聖家堂的完成日期仍然邈邈無期,當初一切精密的細節都藏在高第的腦袋裡,他離世之際,已經沒有人能掌握一切,高第的建築怎麼蓋得出來,永遠只有他自己知道,隨著他的逝去,一切細節變得難以推敲。

 一座未完成就已經偉大的建築。 欣賞過程,比盼望結果更有味道。我搭上了聖家堂的電梯,到了塔頂,原本是陽光燙人肌膚的溫度,忽而高處不勝寒,在這兒,可以看見高第最愛的城市的全貌。

高第的建築,不管藏在巴塞隆納的哪一個角落,都有令人一見驚豔的風格。要說出他的風格是什麼樣的風格,卻又能簡單的以現成的文字來形容。

他的建築,以看來方法複雜的方式砌成簡單的線條,將樸素的材料雕塑出華麗的的感覺,顛覆一板一眼的古眼,卻創造了另一種古典。 每一棟建築,都有迥然不同的標新立異處,卻又看得出來,就是他,高第的影子! 巴塞隆納,因為有高第,所以有著無以抗拒的魔法。

 

他的作品包括:




首頁│ 下一篇→聖家堂(Sagrada Familia)年份1882年,高度170米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