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2/28

2015.06.05民歌四十,尋找聲音的記憶


差一分鐘就整整唱滿五個鐘頭,
真真是誠意十足、物超所值。


來了好多好多歌手,唱了好多好多歌,
但還是好多人不在、好多人離開、好多歌沒有唱。
 
本以為要從輩分上做出場序,
但後來好像也不是這樣。
這才發現,我對大學城這段,
真的一點都不熟。
但歌我還是接得上的,
所以大腦是奇異的器官,記憶是最神奇的功能。
 
大風起,把頭搖一搖。雨停了,又挺起腰。
 
剛開場,陶曉清中廣「中西民歌」的片頭音樂,
一下子回到小時候。
當年她的廣播節目,好多的demo在這個平台發表,
好多的民歌手在這裡被介紹。
即使當年民歌流行純屬無心插柳,
但時候到了,他必定要掀起波瀾壯闊的千尺浪。
 
數著片片的白雲,我離開了你
 
很難想像當年的純情大帥歌黃仲崑,現在竟成了本土劇的老一哥,
這曲「牽掛」,唱了好多世代,紅了好多年。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這是我最喜歡韓正皓的一首歌,
不過今天是鍾少蘭主唱,
夫妻倆老了好多好多,
不過她的音色都沒變,
還是小女生般的純情與輕柔。
 
也許你願意唱一首歌,輕輕柔柔的一首歌。
 
我國中時就超喜歡吳楚楚,
覺得他吉他彈得真棒。
「你的歌」的前奏吉他,超經典。
而對於前飛碟唱片董事長吳楚楚沒唱「好了歌」,覺得非常遺憾。
不過他這把年紀,
還能夠把「你的歌」最後的高音部分唱上去,
也算很不容易了,雖然降了Key。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作別西天的雲彩。
 
我忽然想起一句,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何以笙簫默」的何以琛與趙默笙。
我真是入戲太深。
 
金韻獎紀念專輯的第一首歌
將近四十年後,范廣惠還是把這首歌詮釋細膩動人。
很多人唱過這首歌,包括殷正洋、施孝榮、蔡琴、還有黃大城,
都唱得很好,但我還是習慣聽范廣惠這版再別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我彷彿看到滿天雲彩下,獨自離開,詩人的背影。
 
百年前寧靜的一個夜,巨變前夕的深夜裡,
槍砲聲敲碎了寧靜夜,四面楚歌是洋人的劍。

 
第一個高潮來自胡德夫、楊祖珺、李建復與殷正洋。
 
白髮胡德夫,當年的革命小子衝撞體制,
四十年後,面旁有了難得的溫柔。
 
「初見春花紅,轉眼已成冬,」
「匆匆」,此歌一出,橫掃江湖。
 
原音的「美麗的稻穗」,來自八十年前卑南族的山野,
悠揚動人,即使不懂原住民語,
也能感受到那一份充滿動感的美麗。
 
這是我聽過,最動人的「美麗島」與「龍的傳人」。
各自訴說不一樣的家園情懷,
動人,因為情真吧!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那酒一樣的長江水,
那醉酒的滋味是鄉愁的滋味。

 
真的是神曲。
 
李建復與殷正洋改編楊弦與羅大佑版的「鄉愁四韻」,
真真,那一個極品,是最值得起立鼓掌的安可曲。
 
寶刀依舊霍霍,這兩位男聲的聲線怎能搭得如此優美,
把余光中的鄉愁唱成大家的鄉愁。
 
「給我一朵臘梅香呀臘梅香,那母親一樣的臘梅香,
那母親的芬芳是鄉土的芬芳,給我一朵臘梅香呀臘梅香! 」
 
天籟!
 
落山風向海洋,感傷會消逝,接續你的休止符,
再唱一段唐山謠,再唱一段思想起!

 
再唱一段思想起,就是來自這首鄭怡的「月琴」,
當年前奏一起,「再唱一段思想起」,
就知道此曲肯定傳世。
 
本以為鄭怡的「月琴」無可替代,
因為她的音樂的形象實在具象又太深刻,
誰知殷正洋唱的既認真又專業又好聽,
真的是,正。
 
是誰在敲打我窗
 
「被遺忘的時光」收錄在蔡琴1980年第一張專輯,
「出塞曲」、「抉擇」、「被遺忘的時光」,堪稱三大金曲。
二十年後,2002年的「無間道」,
兩大影帝劉德華與梁朝偉,在音響店試音的時候,
背景音樂就是這曲「被遺忘的時光」。
於是這首歌重新翻紅,比當年更紅。
 
說真的,電影演到這段的時候,
那歌聲,真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但我還是習慣聽蔡琴演唱。
 
因為我們心中,藏著有一份愛,所以陽光與小雨,會與我們同在
 
原唱潘安邦,一齣華視劇展單元劇的主題曲,
我真的是標準電視兒童。
也許是潘安邦印象實在太深刻,
這是一首很溫暖的歌,
總覺得李明德改編的有點Over,
讓我總跟不上拍子。
 
不再流浪了,我願意做空間的歌者,寧願是時間的詩人,然後我卻是異鄉的遊子。
 
王海玲唱了「我心似清泉」與「偈」,
「我心似清泉」,1982台視八點檔「巴黎機場」片尾曲。
描寫一位中國工程師投奔自由的故事,
我想也沒幾個人記得甚麼鬼巴黎機場。
不過這首詞曲確實將自由兩個字,寫的優美典雅。
 
「偈」是鄭愁予的詩,我記得當年出片時,還特地注音教大家怎麼讀。
王海玲應該平常有在練,兩個曲子都不好唱,
高音部分依舊是千迴百轉的功力。
 
沒選「忘了我是誰」,讓我有點驚訝。
 
浮雲一樣的遊子,行囊裝滿了鄉愁,雖然努力往前走,鄉愁依然在夢中
 
陳明韶是第一屆金韻獎冠軍歌手,她在紀念專輯唱的是「情深無邊」,
我是很喜歡啦,但紅的程度比不上「如果」、「小茉莉」、「再別康橋」,
也比不上後來她專輯裡的,「風告訴我」、「浮雲遊子」,還有「讓我們看雲去」。
 
陳明韶今晚唱了「浮雲遊子」、「風告訴我」、「下雨天的周末」。
陳明韶不是職業歌手,肯定不會經常練唱,
聲音比當年成熟,但招牌吹氣式的嗓音,
依舊穩穩當當,
她應該六十了吧,
怎麼還是能夠唱的這麼婉轉動聽啊。
 
「浮雲遊子」,蘇來的詞曲。
蘇來的作品真是多樣,
既能做「月琴」,也能寫「偈」,還能唱「浮雲遊子」。
這首歌真的是超適合大合唱。
 
與北京民謠歌手小娟唱了後面兩首歌曲,
兩個人聲音挺搭的,要不是特別介紹,
我也聽不出這是大陸的歌手。
 
「風告訴我」,邱晨的詞曲,他後來還創作了「就在今夜」。
「下雨天的周末」是首很浪漫的歌,充滿畫面感,陳明韶轉音依舊迷人。
 
澎湖灣、澎湖灣,外婆的澎湖灣
 
葉佳修出場,唱了他三首最紅的歌,
「鄉間小路」、「流浪者的獨白」、「外婆的澎湖灣」。
 
其中「外婆的澎湖灣」最紅,海峽兩岸,華人世界,紅到現在,
這是他為潘安邦量身訂做,
好聽到一個極致,誰唱都好聽。
 
不過我最喜歡「流浪者的獨白」。
 
守住這一片陽光,守住這一季燦爛
 

許淑絹與林佳蓉是大學城重唱組冠軍,
說實在,我對大學城一點都不熟。
不過「守住這一片陽光」與「愛的真諦」兩首歌,
我就非常熟。
 
夕陽照著我的小茉莉、小茉莉,
海風吹著她的髮,她的髮!

 
噹噹噹,包美聖駕到。
她今天選唱「長空下的獨白」、「看我聽我」、「小茉莉」。
 
她沒有選唱驚動萬教的「捉泥鰍」真的是太可惜了,
包美聖紅的歌太多,
「那一盆火」、「雨霖鈴」、「喜只喜的今宵夜」、「在夕陽深處等我等」、「樵歌」。
 
她也是第一屆金韻獎,第一首歌「小茉莉」,
應該與「如果」齊名吧。
與陳明韶柔情吹氣式的嗓音不同,
她是娃娃音,超特殊的娃娃音,
為什麼都快六十,娃娃依舊如娃娃。
 
她的19歲小茉莉vs 58歲老茉莉,
差點沒讓我噴淚。
 
聽我把春水叫寒,看我把綠葉催黃,誰道秋下一心愁,煙波林野意幽幽。
 
許曉菁與楊芳儀。
 
這首歌太重要又太經典,李子恆的作品,
即使道民歌100,歌單上肯定要有這首歌的。
 
她們還唱了「聽泉」,其實我很喜歡她們同張專輯的「露莎蘭」,
可惜是翻譯的,上不了原創的民歌榜單。
 
如果你是朝露,我願是那小草,如果你是那片雲,我願是那小雨
 
邰肇玫與施碧梧的「如果」,金韻獎紀念專輯。
 
這是我認得的第一首民歌,
我都記得第一天相見時,驚為天人的撼動。
 
施碧梧退出很早,前幾年因癌過世。
另外一首合作曲就是金韻獎第二輯的「小小貝殼」。
不過這首歌,比起「如果」的江湖地位,就差得遠了。
可是,我還是會唱。
 
山呀山呦綿延不斷,遠山接近山呦,條條山徑盤層巒阿,我們步步高升呦
 
好幾組人馬共同唱了黃大城的「漁唱」、「今山古道」;
施孝榮的「歸人沙城」、「拜訪春天」。
 
這才發現,為什麼這麼多人,都還撐不起黃大城與施孝榮。
 
紅燭火檀香燒,菩薩滿身香;祈祝年冬收成好,遊子都平安
 

第二段高潮,就屬王夢麟、趙樹海,還有木吉他。
 
王夢麟與趙樹海不改搞笑本色,小小搞了一下,
趙樹海唱了他兩首作品,「春風」、「想你」。
王夢麟則唱了「阿美阿美」。
然後接上木吉他,唱了「廟會」。
木吉他唱了「木棉道」、「散場電影」。
 
不知道為什麼,唱到「廟會」時,我覺得特別特別感動,
這首歌怎麼能夠寫的這麼好,編的這麼強。
熱鬧中還這麼的溫暖。
木吉他沒唱神曲「拼宵夜」,讓我覺得真少了點甚麼。
 
從山裡來的女孩,帶著她的愉快;悄悄的,走到我的身邊。
 
好久不見楊耀東,他也是第一屆金韻獎的大帥哥。
他唱了他的第二首歌,「山裡來的女孩」。
還有他第一張個人專輯「季節雨」,馬兆駿與洪光達的作品。
 
不過我比較喜歡他在紀念專輯裡的「誰來海邊」。
 
我推開窗門,迎接風中的第一個早晨
 
王新蓮、馬宜中,「風中的早晨」,洪光達、馬兆駿的作品。
不復當年音色與音準,還是讓人覺得舒服又溫暖。
這是一首完全沒有壓力的歌。
 
王新蓮獨唱「山旅歸來」,
為什麼不唱她最精彩的「請不要把眼光離開」,
想來肺活量可能真不如當年了。
 
我在長提上等著你,天空正下著毛毛雨
 
娃娃金智娟,丘丘合唱團專輯「就在今夜」。
這專輯當年超轟動,重新改寫所謂校園民歌的風格。
 
其實丘丘合唱團的靈魂人物就是她們的團長邱晨,
整張唱片都是他的原創,比起早期的小茉莉、風告訴我,
差很大。
 
金智娟今天唱了「為何夢見他」、「河堤上的傻瓜」,
其實我還很喜歡丘丘的「虎姑婆」、「旋轉木馬」,
「就在今夜」就更不用說了。
 
我從山中來,帶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草。
 
蘭花草、小雨中的回憶、給你呆呆,黃韻玲、萬芳演唱。
 
「蘭花草」,改編自胡適的詩,很多人唱過這首歌,
但還是原唱銀霞唱的最好聽。
 
銀霞還有另外一首胡適的詩改編的「夢與詩」,也是好好聽。
 
「小雨中的回憶」,林詩達詞曲,出自金韻獎紀念專輯,
原唱劉宗立、曾佩媛、陳淑惠,而非劉藍溪。
 
但劉藍溪有幾首歌還是不錯的,「野薑花的回憶」、「小時後的願望」、「北風」。
 
「給你呆呆」則是金韻獎第二屆,收錄在金韻獎第三集裡面,原唱張碧珠。
我首歌當時在我們高中的班上,超紅、超紅、超紅。
 
憑心而論,萬芳雖非原唱,詮釋得還是很到位。
 
我用三分之一的時間,投入對你強烈的思念,
即使環境如此繁雜,時刻也不會改變

 
林隆璇在大學時就能寫出這首歌,真的是天才。
許景淳幫他合音,唱得非常精彩。
她就是當年比賽的合音,這麼多年過後,
他們不到四十年,但三十年應該跑不掉吧。
 
昔日共同打拼夥伴,各自人生路途走一大圈,
可以還再一起唱這首歌,想到就非常感動。
 
一條日光大道,我奔走大道上,一條日光的大道上,我奔走在日光的大道上。
 
李泰祥的作品,真的太多了,開兩場演場會都不夠。
由他兩位大弟子許景淳、齊豫接力演唱。
 
許景淳也出自金韻獎,不過她當年年紀非常小,才國中,與黃韻玲一塊。
 
其實許景淳不太適合「告別」這首歌,這首歌須要有點個性的聲音,
許景淳是純美聲,較之原唱唐曉詩,少了點硬度。
 
「一條日光大道」,我超愛這首歌,充滿自由奔放,
原唱齊豫,收錄在「祝福」專輯裡面。
 
這首歌以合唱方式表現,許景淳領唱,唱的既活潑又好聽。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麼流浪,流浪遠方,流浪
 

齊豫出場時,我以為她唱的是壓軸,
節目即將結束,因為那時都快十一點半了。
 
齊豫是金韻獎第二屆冠軍歌手,
那一屆人才濟濟,李建復、黃大城、木吉他。
她在金韻獎的第一首歌叫「春天的故事」,
收錄在金韻獎第三集,也是李泰祥的作品。
但那張的「雨中即景」實在太強了,其他歌曲全部往後站。
 
但後來齊豫第一張個人專輯「橄欖樹」,
應該算華語唱片很重要的一張唱片了。
齊豫與李泰祥,就在這張唱片畫上等號。
 
「歡顏」是電影「歡顏」的主題曲,
「橄欖樹」是插曲,另外一首驚動萬教的插曲是「走在雨中」。
這張唱片的「青夢湖」、「答案」、「愛的世界」也都屬於精彩代表作。
 
齊豫第二首歌唱的是「今年湖畔會很冷」,同名電影主題曲。
我超愛這張唱片,「你是我所有的回憶」、「白雲歌」、「菊嘆」、「一朵青蓮」、「她的眸子」、「輕輕走來她的身影」,都超好聽,也超不賣作。
 
第三首肯定要大合唱的「橄欖樹」。
我為什麼還記得第一次聽到「橄欖樹」的感動。
 
第四首歌迎出潘越雲,那當然就是「夢田」了。
他們兩位女歌手,塑造出今晚第三段高潮。
 
用他來種甚麼,用他來種甚麼,種桃種李種春風
 
「夢田」收錄在齊豫與潘越雲的「回聲」專輯,三毛作詞的作品。
這是一首看盡人生百態後,峰迴路轉的一股神彩。
最精彩的部分,就是對唱的編曲,那是黃韻玲。
 
天天天藍,教我不想她也難,不知情的孩子她還要問。
 
「天天天藍」,當年也超轟動江湖的,堪稱情歌排行榜前五名。
華視八點檔「守著陽光守著你」的插曲,
主題曲就是「守著陽光守著你」。
 
第二首是「桂花巷」,同名電影主題曲,
其實我一直認為這首應該已經不算民歌了。
 
但願那海風再起,只因那浪花的首,恰似你的溫


跟我說愛我,抉擇、讀你、恰似你的溫柔四首歌,
都是梁弘志的作品,蔡琴原唱。
 
蔡琴今天沒來,由其他女歌手分別演唱。
李麗芬的「抉擇」還不錯,可能與蔡琴同屬低聲階,
她的「一顆沙粒」也屬經典代表作,沒演唱很可惜。
 
黃韻玲的「跟我說愛我」,音準不錯,
但味道差一點,沒有歷練人生風霜的感覺。
 
丁曉雯的「讀你」,四平八穩,我愛蔡琴。
 
「恰似你的溫柔」,是梁弘志在市場發表的第一首歌,
也是蔡琴第一首歌,更是她最重要一首歌之一。
由李麗芬、黃韻玲、丁曉雯、萬芳一起合唱。
這首歌就是,大合唱的基本選單。
 
給我一張鏗鏗的吉他,一肩風裡飄飄的長髮,
給我一個回不去的家,一個遠遠的記憶叫從前

 
第四段高潮,楊弦。
 
當楊弦出場的時候,超感動,雖然已經不復當年的清秀俊雅,
唱的是余光中的「民歌手」,回歸今天的主題,民歌四十。
 
楊弦應該六十好幾了,成熟的聲音,比起當年的青澀,
更是動聽。
 
都不知四十年前的那個晚上,風起雲湧唱自己的歌,
改變了華語歌壇的未來。
當所有表演歌手齊上台的時候,
這曲「民歌手」,動人力量百分百。
 
後記:
 
當這一票四、五、六年級生,一起湧進小巨蛋,
想要藉由熟悉的旋律,尋找他們的青春記憶,
誰在乎舞台燈光效果,服裝是否美艷,音響是否夠水準,pitch是否都在點上。
那些都不重要。
 
不過說真的,我蠻喜歡這個舞台的,面面俱到,很用心。
 
其實沒有全體大合唱,因為每首歌都在大合唱,
五個鐘頭過後,大家都很渴,
因為都跟著唱了五個鐘頭。
 
漏唱的歌,掐指一數,可以再數出一百首,
再唱五個鐘頭沒問題。
 
那年代的作者,憂國憂民的真多,
國家啦、鄉愁啦、家園啦、祖先啦,江湖啦,
鄉愁、江湖上、美麗島、少年中國、秋瑾、民歌、俠客、龍的傳人、中華之愛、今山古道、那一盆火、易水寒、唐山子民….
好熱血!
 
古詩新詩改編也超多,王維、陶淵明、柳永、陸游、白雪遺音、余光中、徐志摩、胡適、向陽、羅青、鄭愁予、席慕蓉….
西出陽關、再別康橋、迴旋曲、歸去來兮、只喜只的今宵夜、雨霖鈴、梅雪爭春、忘了我是誰、釵頭鳳、菊嘆、錯誤、答案、情婦、讓我與你相遇…….
好豐富的年代。
 
雖有承傳的想法,也不是說他們唱的不好,
只是,韋禮安與徐佳瑩,真的是有點多餘。
時間省下來,還可以唱好幾首歌。
五分鐘呢!
 
民歌四十,最後合唱曲,
陳明韶「讓我們看雲去」,第二天多了許曉菁、楊芳儀的「就要揮別」,
為什麼我沒有聽到「就要揮別」。
 
收拾起閃爍的淚光揮手輕唱,揹起那希望的行囊迎向遠方,
星星為我祝福,晚霞為我牽掛,好像要聽我說出心裡的話。
 
真美麗又難忘的夜晚,
民歌五十,我想我還是要來的。
 


2015.02.22民歌四十高峰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羅大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