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3/25

2015.02.22民歌四十高峰會


總是要等好久好久,才等來個二十年。
但一過了二十,怎麼三十、四十都跟打噴涕似的一下就到了。
只是,每一個十年,總是要少個好幾人。
今年不見黃大城,場子裡清唱起他的「漁唱」,
還是忍不住眼淚滴滴答答的掉下來。

號稱唱了五十幾首歌,每一首歌我都會唱,都會唱。
就連超冷門的「今年湖畔會很冷」,
那種北宜公路九彎十八拐的轉音編譜,
我還是都唱在點上,想來大腦皮層,保養依舊不錯。
 
滿場中年男女,還有花白老翁老婦,民歌的世代有這麼久以前嗎?
還是我就是年齡到了不肯承認,唉,終於也到了要聽懷念老歌的時候了。
人一回憶起從前,那就真的是,老了。
 
老了就老了吧,民歌十年,就是大概從1975-1984,
但真正發光發熱,也就是從1977-1980,不到五年的時間。
那是一個多麼讓人意氣風發的歲月,
「唱自己的歌」,連slogan都喊的如此理直氣壯。
沒有這場運動,那來後頭台灣華語歌曲可以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這種場子,就是標準的超大型卡拉OK。
個個身懷絕技,從頭唱到尾。
 
胡德夫真的算是第一代民歌手了,匆匆、牛背上的小孩,都是燦爛的印記。
但其實我最喜歡他的「大武山」。
 
因為他與李雙澤、楊弦登高起義,才有後來的金韻獎、民謠風、大學城。
 
我很喜歡楊弦,雖然他音色不佳、音準不好,但我就是很喜歡他聲音中的質樸。「鄉愁四韻-中國現代民歌」,改編自余光中的詩。
因為楊弦,我就在國際學舍書展買了余光中詩集,
跟著大詩人,小小年紀一起回憶起他的鄉愁。
 
「不知道時間是火燄還是漩渦,只知道他從指隙間溜走,
留下一隻空空的手,老的握不成一把拳頭。」
 
楊弦的歌每首都超難唱,
現在也只有殷正洋還能唱一下他的「迴旋曲」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美聲如殷正洋,
他唱這首歌,就是沒有楊弦歌聲的那股,
那股,迴旋的味道。
 
後來有吳楚楚、韓正皓、陳屏等共同出了創作合輯,其實記的人不多,不過我超喜歡吳楚楚的「好了歌」與「你的歌」,陳屏的「誰來海邊」也非常好聽。
 
陳屏去哪了呢?
 
多年以後,吳楚楚與彭國華創立了飛碟唱片,
蘇芮、蔡琴、黃鶯鶯、王芷蕾、王傑、張雨生,獨領風騷。
 
王瑞瑜應該算是與趙樹海同一輩份的民歌手,
比胡德夫、吳楚楚晚一點點,
但又比金韻獎早一些些。
他當年的「春風」也是很紅的,
他的嗓音唱起情歌,特別動人,
我以為他會唱「子夜徘徊」。
他是真的比趙樹海會唱多了。
 
真正把民歌這把火點起來的,就是1977的金韻獎。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國中時第一次從廣播中聽到邰肇玫與施碧梧的「如果」,
剎那間驚為天人的震撼。
 
「如果你是朝露,我願是那小草。如果你是那片雲,我願是那小雨。」
 
這,這什麼歌?怎麼會有這樣的歌呢?
 
金韻獎第一集與第三集應該是史上最強校園民歌合輯了。
第一集說起來並不成熟,可是人家就是經典阿。
「再別康橋」、「如果」與「小茉莉」應該是最紅的歌了,
不過我比較喜歡陳明韶的「情深無邊」與張智曾、曾若玄的「青鳥」,還有劉蒼苔的「滿庭芳草綠」。
 
「滿庭芳草綠,故人久別重相遇。悠悠經年,感君常涕泣。」
 
這張專輯還有一首閩南語歌曲,簡上仁的「正月調」,
初一早、初二早,初三睏到飽,就是從這首歌來的。
然後我終於把初一到十五的民俗搞了個一清二楚。
 
金韻獎第一屆冠軍歌手是陳明韶,那種吹氣式的嗓音,
風告訴我、下雨天的周末、讓我們看雲去是她的代表作。
 
另一位超紅的歌手就是包美聖了,
「捉泥鰍」簡直就是紅翻了一整個天。
其次應該是看我聽我、小茉莉。
 
包美聖唱了很多古詩詞改編的歌曲,
雨霖鈴、釵頭鳳、喜只喜的今宵夜、楓橋夜泊,都是好歌。
不過我最喜歡她的「那一盆火」。
 
第二屆冠軍歌手是齊豫,
這屆就恐怖了,王夢麟、李建復、黃大城、木吉他。
 
除了已逝的黃大城,
木吉他出了個教父李宗盛,其他都算舉足輕重的地位。
齊豫不多說了,自然而然從民歌跨入流行,再進入宗教音樂。
他與李泰祥,都是音樂界的絕響,那一個天作之合。
金韻獎第三集我認為是最出色的一張金韻獎,
歌手與歌曲之整齊、豐富與多樣。
 
李建復「龍的傳人」一唱三十年,
其實我比較喜歡他的歸、旅星、老歌手、曠野寄情、歸去來兮、漁樵問答、忘川。
李建復後來與蔡琴、蘇來、許乃勝成立「天水樂集」,
實驗性的出了兩張唱片,雖然慘賠,
但革命嘛!哪有不花錢的。
 
所有歌手我最喜歡黃大城,他的低音漂亮到一種境界。
大家比較熟悉他的「漁唱」與「今山古道」,
其實我特別喜歡他唱民謠,彌度山歌、盼卿卿、龍船調,
他唱來特別有味道。
 
他第二張專輯定位有問題,「天地良心」,正。
主打歌「唐山子民」也特別適合黃大城演唱。
 
第三屆冠軍歌手王海玲,
這一屆還有施孝榮、鄭怡、馬宜中、王新蓮、楊芳儀、許曉菁。
這應該已經是金韻獎的巔峰了。
 
其實王海玲除了忘了我是誰,
其他還有偈、當你生日、我心似清泉、不要說再見、壘上的相逢、沉醉東風,
後來與劉家昌合作的在雨中、千年萬年也都不錯。
 
其實我特別喜歡王新蓮的「請不要把眼光離開」,
而且要聽現場演唱版,那一個極品。
鄭怡「微光中的歌吟」,聲音之乾淨,也是讓人驚豔代表作。
 
我真正熟的歌曲,也只有到第三屆歌手而已。
 
第四屆冠軍歌手鄭人文,蘇來、李明德都是這一屆的。
這一年1980, 在1979歲末,發生高雄美麗島事件。
這屆應該還有一位非常重要的歌手,楊祖珺,
她其實出道已久,她是真正參與民歌運動的人,
新格為她出了一張「美麗島」的專輯唱片,
收錄了美麗島與少年中國,
想當然爾,自是被禁了。
 
「美麗島」真的是一首,每唱一次,就要流淚滿面的歌曲。
這麼美麗的音樂,禁個屁阿。
我曾經好好研究了一遍,搞不懂歌辭哪裡不妥要被禁。
 
蘇來以創作為主,月琴就是他的作品,
他後來出了一張與席慕容詩結合的專輯,
「讓我與你相遇。」
 
1978的「民謠風」,大紅特紫一位蔡琴。
「恰似你的溫柔」應該可以再唱好幾十年。
其實齊豫也參與過民謠風,
葉佳修的「鄉間小路」,原唱可是齊豫。
後頭的大學城,我就一點都不熟了。
 
葉佳修也算先覺輩的,他幫潘安邦寫的「外婆的澎湖灣」,
這首歌現在在中國還是紅翻了天。
陸客去澎湖就是因為這首歌,多強大的音樂魔力。
 
潘安邦當年是流行音樂的歌星,也因為這首歌,他也列入民歌手行列,
他另外一首「陽光與小雨」,我也是超愛的。
不過李明德把這首歌唱的太俏皮了。
 
我以為王夢麟會應景唱「廟會」,
反正木吉他也在,結果沒有。
我當年真沒想到「木棉道」能夠火成這樣,
到現在都還是很紅的歌。
 
「木棉道」想到馬兆駿,
最難忘記他「那一年我們十九歲」。
 
金韻獎第三輯王夢麟的「雨中即景」,以驚動萬教之姿問世。
原來歌是可以這麼寫與這麼唱的。
 
施孝榮唱了「俠客」、「今年湖畔會很冷」,還有「拜訪春天」。
兩首自己的歌,一首齊豫的。
 
「俠客」是古龍大俠為他心目中的楚留香而寫,
很有古派的fu,尤其是那句「滿樓紅袖招」,完全就是古龍風格。
 
他的「歸人沙城」真的是倚天一出,誰與爭峰的江湖不動地位。
其他如易水寒、中華之愛,也都是跨世紀金曲了。
 
木吉他的李宗盛不在,
我估計他是要參加六月份正宗民歌四十演唱會主旋律吧。
其實我最喜歡他們的「拼宵夜」,多過「散場電影」。
 
鄭怡的「月琴」也只有她自己能唱了,
這首歌詞曲具佳,放到今日都沒什麼歌可以比。
她又選唱「結束」,這首歌收錄在「小雨來的正是時候」,
這張專輯原本是侯德建製作,結果做到一半時他跑到大陸了,
那是什麼年代,結果就由李宗盛接手。
 
「結束」的男女對唱,小李初試李氏唱腔,紅遍半邊天,一切都是命吧。
羅吉鎮可以把李宗盛的轉音轉上雲宵,這年紀,真不容易。
 
許曉菁與楊芳儀的「秋蟬」收錄在他們那一屆的金韻獎合輯第五集,
其中還有施孝榮的「歸人沙城」與木吉他「生命的陽光」。
只是這首歌,把所有眼珠子都聽到掉下來,極品。
 
其實我特別喜歡他們兩個唱的露沙蘭、夜玫瑰、請進東風、就要揮別。
 
潘越雲開始唱歌應該是在1980滾石與吳楚楚、李麗芬共同出的「三人展」,
她今天選唱邰肇玫「留一盞燈」,
其實她還有一首「我的思念」,也屬經典代表作。
李麗芬的「一顆沙粒」,也屬歌曲中之極品。
 
曾淑勤其實唱歌很有民歌手的範兒,
我對她最有感覺得一首歌是「情生意動」,
不過「魯冰花」應該是她最紅火的一首歌,
現在還高掛KTV點歌排行榜上頭。
 
娃娃就不用說了,雖屬晚期,
但就在今夜、河堤上的傻瓜、為何夢見他應該都在記憶深處吧。
 
八O年代中後期,許多歌星、歌手投入類民歌的曲調,
包括劉文正、鳳飛飛、李碧華、銀霞,還有張艾嘉。
 
「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
是的,童年,羅大佑。
 
然後,我們準備迎接一個強壯又驚人,
華語歌曲風華年代。
 
四十年,原來年輕時的音符從未離去,
數了數,我應該可以再唱五十首吧。
那飛揚青春的歲月。

 



超級星光大道四班的冠軍場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5.06.05民歌四十,尋找聲音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