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1/01

2009歲末,現在的你在想什麼?

 
好多年不在台灣過元旦,數不清第幾年,但至少有七個年頭吧!

今年一直處於煩燥當中,從年初開始,好像生命中所有一切都失去動力。
 
今年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大事就是我媽過世的事情,從檢查出肝腫瘤到咽下最後一口氣,六月十日到九月三日,不到三個月的時間。
 
六月二十日到二十八日陪我媽去了一趟北海道,最後一天還在大通公園散著步,回來沒幾天就寸步難行。
 
重新審視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覺得人間還是處處充滿溫情的。
 
還沒開口跟我老闆請假,他就讓我回台灣,陪我媽最後一段日子。選了一天回北京,沒想到竟是八八水災那日,回去打包行李跟辦理交接,我在北京待到二十七日才回來,工作多到很難交接的乾乾淨淨。
 
行李多到,很難收拾完;情義多到,很難理完。
 
我不太敢在售樓處出現,一出現一堆人等著要跟我談話,問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北京,不會不回來了吧。
 
我模模糊糊的講,不知怎麼回答,帶著我的部隊去吃了一定會讓我想念到死的回民營涮羊肉,《福壽齋》裡不賣齋菜,只有內蒙來的羊肉。他的手切羊肉,真是人間美味啊。我用冥想,就想到要流口水。八月,北京跟烤爐似的季節,開著兩台冷氣,還是吃的一頭一身的汗。
 
把被我老闆調去旅館上班的小業務頭目老邢叫回來陪老娘吃飯,恐嚇他,「我告訴你,你在旅館,要做到業務第一名,不然我就宰了你。」北京人站起來,燕京啤酒一大杯一口乾了,「放心吧!我知道!」
 
再把我帶了半年的物業項目經理叫來,即使我早在六月一日就已經把工作交接給原主管。「多事之秋,我棄你而去,真是對不起。有任何事,你可以動用我所有關係,他們都會幫你!」東北人也是白酒斟上,一飲而盡。
 
我記得我剛接這個項目物業的時候,我老闆跟我說,「你這臭脾氣,誰都看不順眼,我告訴你,什麼人都能開,你不可以把這項目經理開了,就算真要開,你跟我講,我來處理,這是人家老總愛將,你最後還是得把項目還給人家。」我當時沒吭聲,口頭敷衍著,想著最好別讓我逮到你小辮子,否則老娘管你是誰!天王老子的關係我也開了。誰知道,別人的愛將,變成我的愛將。
 
走之前,我這麼告訴我老闆,他可以委之以重任。我選擇主管的原則很簡單,能力是其一,但肯負責、有擔當才是我的先決必要條件。
 
但你挑他,他也挑你,必須有個人在他身後做他強而有力的支撐,因為他畢竟不是總經理,不可以把所有責任推到他身上。這一段話,我老闆就始終沒聽懂,我也不想多做解釋。
 
他已於九月底離職,我接到消息後,心中不捨,卻不能說些什麼。掛了通電話給他,謝謝他這二年多對這項目的付出,我也只能夠略表我個人這一點點的心意。這項目我從前期企畫就開始參與,銷售、樣板間整改、交屋、社區整改、物業管理,無役不與。論功行賞,我的心比誰都雪亮。路遙知馬力,我今天這番話,老天都可以作證。
 
「您回北京的時候,一定一定要跟我聯絡,不論我在哪裡,都要趕來跟您吃這一頓飯!」大家都說北方人最能噴,但我相信這話絕對是真心的。
 
然後就是我的嫡系客服銷售部隊,從門口的保安開始算起,到我愛哭的秘書,都是跟著我在冰天雪地,在泥濘、未完工的工地裡爬上爬下,打過銷售與交屋大仗,連續兩年大年初四就上班,我最清楚裡面的辛苦,像不像成吉斯汗西征的口氣。
 
雖然我還是經常大肆批評兩岸人心的隔核,但對這些八O後,新生代的人來說,你真心待他們,他們也會把心掏出來給你的。
 
在機場給我所有員工發了一個好長的簡訊,要他們以後跟著新的主管繼續努力工作,他們一個個又都回了長長短短的簡訊,發誓努力工作,我都可以聽到他們在電話那頭拍胸脯的聲音。
 
回臺灣第二天,我媽就進了安寧病房,不到一個星期,就往生了。
 
開始整理家裡,清出好多陳年古董,丟掉好幾卡車的垃圾,還不包括回收幾十大袋的衣服、紙類。開始思考很多事情,正面的、負面的,最重的是,想起很多生命的轉折,或是生活的目的吧!
 
101在放煙火了,希望爆竹聲中,把所有2009不想再記起來的不愉快就都帶走吧!
 
Happy New Year。


我回來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病中(一)再一次移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