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1/06

【電影筆記】十月圍城


 
年度:2009
導演:陳德森
演員:王學圻(李玉棠)、胡軍(閻孝國)、甄子丹(沈重陽)、梁家輝(陳少白)、謝霆鋒(阿四)、李宇春(方紅)、任達華(方天)、李重光(王柏杰)、曾志偉(香港警司)。
 
二O一O年元旦,早場,《十月圍城》。
 
選擇的原則很簡單,星光熠熠,全片都是大明星,這好像是我小時候香港賀歲片的規模與陣仗。加上,臺灣這隻預告片實在剪的太正點了,讓我氣都喘不過來,就是讓你想去看。
 
清末,當時國父已經發動過兩次流血革命,分別是1895年的廣州之役,陸皓東等殉難;1900年的惠州之役,史堅如殉難。清廷視孫文為亂臣賊子,用盡任何方法非誅殺不可。
 
國父,原名孫文,字載之,號逸仙,流亡日本時,化名《中山樵》,故又以中山先生相稱,其后此稱謂逐漸演化成孫中山。
 
1905年八月國父改組《興中會》為《同盟會》,並於香港設立機關,籌畫潮、惠、欽、廉等地起義。第三次到第七次革命則全部集中於1907年的廣東、廣西等一帶。
 
故事拉回1905年十月,離第二次惠州起義失敗已有五年,革命風起雲湧前夕,孫文以探母為名至香港,與十三省代表開會決定未來即將展開的武裝革命。清廷命將軍閻孝國率領五百部屬,佈下天羅地網,並要求香港警方不得介入,誅殺孫文。
 
而以陳少白為主要籌畫人,為保護孫文那一小時會談的安全,展開一段驚心動魄的吊虎離山。入虎穴、得虎子。六個小人物,或為知己者而死、或為了卻父親臨終所託、或為女兒的將來而戰、或為回家的路而奮鬥、或為一路照顧的恩情,就是沒有一個為國為民,從維多麗亞港的《天星碼頭》開始,七場大戰在香港中環大街上血肉相搏。
 


這真的是一齣非常好看的電影,像我這把年紀,還能夠看這種革命電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在電影院裡頭抹著,這導演真不是一般人。
 
香港人拍武打戲還是世界一流,美術指導成就斐然,光看那座十九世紀末的香港城,還是要非常敬佩陳可辛的募款能力。
 
也可能是因為香港人來拍,臺灣人跟大陸人都不會拿國父的起義為引子,掰了一個虛構的故事。要不是香港人,也不會把這些去革命的人,寫成完全跟國家民族無關。瞧瞧兩岸的革命建國電影,哪部不是一群聖人,戴著頭盔往前衝的去保家衛國,抗日戰爭也就罷了,推翻滿清,幾個知道什麼叫民主共和,我絕對相信陸皓東、林覺民的義無反顧,但我真的不相信天底下有這麼多為國為民的人,願意拋下所有身家,去建立未知的新秩序。
 
在英國統治的香港島上,有著各自的生活牽掛,有著未來幸福人生的規劃與期望。明天過後,有人要清清白白回少林寺、有人要帶父親回天津老家、有人要辦終身大事、有人要在小女兒面前堂堂正正、有人要去耶魯唸書、有人要了卻十幾年的痛苦相思。不清楚自己這一去,就再也回不來;也不清楚,自己走的是什麼樣的歷史道路。死前想起來的是自己的父親、自己的女兒、自己心愛的女人、還有自己的名字。這是全片感動之所在,他描述的只是小情小愛的人生。
 
但對我們來講,人生就是小情小愛,不然還有什麼。
 


楊衢雲(1861-1901),廈門人,廣東東莞出生。1890年與謝纘泰等十餘人,於香港上環成立《輔仁文社》,開通民智,力主推翻滿清,建立合眾政府。1985年與檀香山興中會合併,更名《興中會》,楊衢雲擔任首任會長。第一、二次廣州及惠州起義總策畫人,並於世界各地協助成立興中會分會,惠州起義失敗後於1900年底回到香港,於上環結志街五十二號設私塾教授英文。1901年1月10日,於私塾內被清廷派出刺客陳林開槍刺殺。身後由謝纘泰埋葬於跑馬地香港墳場,為避免墳地被破壞,墳上只有數字《六三四八》,而沒有文字。
 


陳少白(1869-1934),廣東新惠人,二十歲認識孫文,二十一歲入香港西醫書院,與孫文、尤列、楊鶴齡被清政府稱為四大寇。1895年入興中會,1897年赴臺灣設立興中會台北分會。1900年回香港辦《中國日報》,宣傳革命。同盟會成立後,任香港分會會長。民國成立後退出政壇,1934年病逝北平。
 
這是電影《十月圍城》除了孫文外,兩個真實的歷史人物。楊衢雲由張學友扮演,電影開場兩分鐘就被胡軍的閻孝國遠程開槍刺殺。陳少白則貫穿全場,由梁家輝扮演。沒想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香港真的是臥虎藏龍,新的思潮都在這兒發生的。
 
既不是義無反顧,就有了人性的弱點與自私。
 


最知道在幹麻,最不怕死的陳少白,面對鮮血會暈眩、面對危險會腳軟、面對李重光被抽中要去當孫文的替身,前頭的慷慨激昂陳辭全成了屁,他要求要重新抽籤,他不能讓他看著長大,已經為了革命出了大把銀子的晉商李玉堂,他的獨子赴險。陳少白答應過李玉堂,絕對不讓李重光牽涉其間。
 
李重光十七歲,富家大少爺,跟刺客頭子閻孝國是同門師兄弟,先後都跟著陳少白學西學,拿到美國耶魯大學的入學許可,光宗耀祖,天真熱情傻氣。他跟著其他學生在街頭發著傳單,被父親李玉堂怒摔巴掌。他在報社被抽中當孫文替身,絞了辮子,在那驚天動魄的一個小時,在人力車裡渾身發著抖,闖過重重槍林彈雨,只為了另外一頭真正的孫文安全離開。
 
他跟許多真正的革命先烈一樣,有著優沃的家境,書讀的很好,但書生造反,誰都攔不住。他在最後一段路程,當所有保護他的人都已赴難,他跟著人力車摔落長長的石板階梯,巔跛之間抓不住史密夫給的李玉堂、李玉堂給了陳少白、陳少白最後交給李重光的保命槍柄。他從極度恐懼害怕,到牙根一咬的慷慨赴義。當李玉堂把他從染血的布幔下緩緩拖了出來,確認那張年輕未經世事的面龐,抱著他的屍體嚎哭,說他不聽話、不在家裡乖乖待著,李玉堂的悲痛穿透每個人心底最深處的悲憫,讓李重光的赴難,成為最壯烈的革命史詩。
 


李重光由臺灣的年輕演員王柏杰扮演,選角還不錯,口調也還OK。他的扮像有著富家少爺的貴氣,還有學生的稚嫩與熱情。演技雖尚待磨練,但能有機會可以跟梁家輝、王學圻這種《賢拜級》的演員在一起對戲、碰撞,都是運氣不錯的啦!
 
梁家輝、張學友竟然都有那個年代革命先烈的氣質,梁家輝戲份重,但角色並不討好,所有壯烈犧牲與情義都與他無關,讓人對這個角色也就沒什麼FU。最後一場戲,李重光與閻孝國之死終於跟他搭上號了,他拉著李重光的人力車死命在石板路上跑著,卻還是沒能保住李重光。顫抖的手拿起李重光掉落的槍,射殺刺客頭子閻孝國的雖然也是他,但悲壯的情緒卻是由李玉堂引爆,讓大家跟著哭了一鼻子,忘記旁邊死透了的閻孝國還有坐在那兒呆掉的陳少白。卻也多虧了梁家輝演這個角色,他終究還是穩住了陳少白的重量。
 
另一個不怕死、孤注一執的就是閻孝國,食君俸錄,忠君之事。各為其主,也不能就說他是壞人。
 
學的是西式教育,陳少白是他的授業恩師。但《幾個讀書人,開幾個會就可以救中國了?》講的也挺有道理的。其他人是保標,他就是刺客。他非殺孫文不可,因為他帶著洋鬼子欺負中國人。但他始終放過陳少白,因為他也守著《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的傳統,即使老師帶頭造反,他就是不殺他。
 
他不去挾持孫母做為刺孫的要件,看見李玉堂落單他也不去理會,他不為難不會武功的車夫阿四,要不是阿四為了保護少爺李重光,死命拽著閻孝國的腰不放,他也不會對阿四痛下殺手。胡軍的閻孝國,有他的身份與氣派在那裡。用不著打打殺殺,站在那兒就讓人不寒而慄。可惜這部電影沒太多功夫放在他的內心世界,要不然,我真的認為胡軍的閻孝國,至少光明磊落,是非常精彩的一個人物。
 

車夫阿四(謝霆鋒),李玉堂的專屬車夫,左眼角上有一道長而深的刀疤,演蓋住他清秀的容顏,他跟臭豆腐王復明都是那種性格與生活單純到可愛的角色。
 
阿四心無渣籽,樂天知命,成日笑口常開,四萬萬同胞的未來,他是不懂的。在李玉堂家長大,因為李老爺不拿他當外人,還要找人讓他讀書識字。他主動要求參與保護孫文的行動,只為了讓老爺高興,老爺高興他就高興。行動前一天,拜託李玉堂過一陣子幫他去照相館跟阿純提親,他喜歡她三年了,每天經過照相館的窗前,他總要彈一下人力車的鈴鐺,看著阿純抬起頭來對他淡淡一笑。他對李重光說,他每天晚上夢到的都是阿純。
 
李玉堂說了聲好,想也不想,立刻要阿四將車調頭,他知道,明天過後,不知道還有沒有未來。
 

李玉堂進了相館,從兜裡掏出一疊厚厚的鈔票做為聘金,不夠改天再送。他告訴相館的老闆,《我李玉堂向您保證,只要阿純姑娘進了我金利源,我一定將他當成親生女兒看待。》情真意切,鐵石人也要動容。我若是阿四,我這輩子肯定為李玉堂赴湯蹈火,百死不辭;我若是相館的老闆,我也會允了這門親事。而結果,阿純站起來向李玉堂奉茶,李玉堂才發現阿純腳上不方便,李玉堂呆了半晌,阿四與阿純,天殘地缺,卻笑的燦爛如花。李玉堂提議要拍全家福,他臉上沒有半點笑容,因為他知道,幸福的日子就只有那麼一天。這真是整部電影最細膩動人的一場戲啊。
 


當阿四發現他拉的人力車坐著的,不是什麼孫先生,而是他的少爺李重光,他淚流滿面將車身緊緊綁在自己身上,他一定要護衛李重光安全,像以前一樣,李玉堂查房的時候,他給李重光通風報信;李玉堂鞭打兒子的時候,他給李重光當護身盾甲。
 
當把守最後一關的乞丐劉公子戰死,閻孝國在身後緊緊相逼,阿四將車子交給比他跑的更快的車夫,他自己則以肉身抵檔住閻孝國,只想換得李重光全身而退。臨終,阿四想的是什麼呢?是每天夢到的阿純,還是李玉堂一生相待的恩情,或是跟他一樣,李重光年輕短暫的生命。
 
最近這一年我非常欣賞謝霆鋒的演技,他的車夫阿四,信手捻來,細緻動人。
 


臭豆腐王復明(巴特爾)比阿四更單純,他被少林寺趕了出來,一路南逃,在香港街頭賣臭豆腐,這麼高大的漢子,卻喜歡種花,最心疼阿四打壞他一盆盆的植栽。只因為他拿了李玉堂家發的米袋,又看到李玉堂當街教訓香港警司解氣,義氣相挺,永不回頭。他不知道在革什麼命,也不知道保護什麼人,但他確信過了明天,他可以清清白白回到少林寺。我的名字叫王復明,那是他最後一句話。
 
任達華過五十了吧,這年紀的演員,才能坐在那兒戴著眼鏡縫衣裳,就可以把角色的精氣神拿捏的一分不多一分不減。升平戲院的戲班班主方天,流亡將軍,帶著三百人一路竄逃,到香港已剩三十人。一口答應陳少白請求保護孫先生,忽然之間,英雄本色,眼中盡顯光彩,只為了要回家。
 
卻因為賭鬼警察沈重陽(甄子丹)的通風報信,出師未捷身先死。當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也顧不上陳少白,他打昏女兒方紅(李宇春),將她用布裹起來吊往樓下扔在垃圾堆裡,讓她倖免於難。方紅醒過來後,去找李玉堂借了一百大洋埋葬戲班三十餘口,想要找到他父親原本要保護的人陳少白。而既然她父親要回天津老家,她就帶他回天津。她冰冰冷冷回絕興高彩烈阿四的喜酒之請,因為她只要帶父親回天津,其他哪裡都不去。
 


方紅終究沒能帶著方天的骨灰回天津,巷戰交手過程當中,她找到父親掌中斷指的仇人,她丟下大隊人馬,追上去用盡全身所有力氣死纏爛打。因此發現敵軍彈藥庫,高喊不讓車隊過來,並以身引爆火藥,死的轟轟烈烈。
 
任達華這兩年也晉升為老戲骨,戲份雖少,雖用配音,眼神與肢體的精彩,忍不住要為他擊節讚嘆。《廉頗老已,尚能飯否。》將軍小隱於市,血液裡的蠢蠢欲動,擋都擋不住,《四天之後,我們把命都給拼了!》超熱血。
 
超女李宇春第一次演戲,比我想像中好很多,雖然倔強的性格還是稍嫌弱了一點,當方天殉難,她的悲痛與悔不當初,就顯的有點柴。但整體來講,馬馬虎虎,還可以。
 


香港警察沈重陽(甄子丹),一身功夫,拿了錢跟蹤陳少白,害得升平戲院三十餘口被血洗。一生渾渾厄厄,除了賭就是酒,當他知道孑然一生,空空如也的他竟然有個女兒,在李玉堂家過著正常又錦衣玉食的生活,他忽然對生命有了期望。他保護的李玉堂,是前妻現在的丈夫,是他女兒現任的爸爸,中國的未來他不在乎,他念茲在茲的,是他女兒的未來。還有,他自己在她女兒的心中,將會是什麼樣的地位與尊嚴。
 
出征前一夜,他跑到李家的屋頂,怔怔看著他的女兒在小樓的陽台上,無憂無慮的騎著木馬,她微微抬起頭看到他了,甜甜的笑著,她以後還會記得他嗎?記得她小小年紀的時候,不怕生的抓住他手指。他是沈重陽。
 


甄子丹實在太能打了,又打的太漂亮了。《葉問》之前他都演些什麼戲啊,我一點印像都沒有。他跟閻孝國手下大將在中環店面間追逐,奔跑、翻滾有如行雲流水,應該近年最精彩的動作場景,拳拳到肉,毫無冷場。
 
當沈重陽打到眼前一片模糊,看到李玉堂,將一直帶上身上,女兒的布娃娃交給他,要他立刻離開現場,然後心無掛礙的轉身朝閻孝國坐騎猛衝了過去,切斷閻孝國的去路,慘烈到來不及反應。
 
把守孫母屋前的是個抽大煙的乞丐,這一天乞丐醒了,刮了鬍子,梳了頭髮,拿著家傳鐵扇,阻檔殺手去路。他原是大戶人家的少爺,愛上父親的女人,氣死父親,女人自裁,他不堪打擊,家財散盡,在街頭當乞丐,接受李玉堂每次經過一元大洋的資助。李玉堂後來把乞丐的傳家寶鐵扇贖了出來,要求他明天保護一個人。當他倒下的時候,回頭一望,伊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等他。
 

其實這幾個小人物,劉大乞丐的故事是比較弱的,說服力也比較差。要不就是故事內容被剪光光,看不出來為什麼劉大乞丐要幫李玉堂打這場仗。而且還鎮守三關,開玩笑,多重要啊,楊六郎呢!出去就是萬里長城了。最後變成,反正他也很想死,干脆就趁這個機會打死算了,謝謝李老爺,邏輯不太對。垂死之際看見最愛的女人出現,應該是非常美麗的,但這段愛情,就是比不上阿四不斷摸頭傻笑來的簡單動人。
 
李玉堂一定要跟劉大乞丐有更深的關係,聽起來,他應該跟劉家也挺熟的,算是父執輩的長上。是因為多年幫過他家裡,或是這幾年不斷一元一元的資助他,讓他銘感五內,所以拔刀相助;亦或這把鐵扇跟倚天劍、屠龍刀的江湖地位一樣,被劉大少賣了、丟了、弄不見了,卻被李玉堂贖了回來,劉公子必須還上這個人情。無論如何,這個人物故事不是說的太清楚,武功再好,卻也沒有活生生的人格特質,也就沒有壯烈犧牲的力量。李嘉欣含著眼淚美美的往那一站,份量確實是夠了,但就是不感人。
 
然後,黎明實在演的太爛了,一點層次感都沒有,我真不知道他這兩年到底發生什麼事,戲都不會演了。其實黎明有幾部電影演的很不錯的,不然也拿不到金馬獎影帝。我超喜歡他在《半生緣》的沈世鈞,他很適合演那種淡淡的書生角色,太濃烈的情緒他是演不來的。但梅蘭芳是淡淡的啊,劉大乞丐應該也是啊!他為什麼都抓不到重點呢?
 
最厚重最精彩的一個角色,就是王學圻的晉商李玉堂。若說精彩的是李玉堂,不如說王學圻的演技真讓人、讓人敬佩到不行啊,從《梅蘭芳》的十三燕到《十月圍城》的李玉堂,他深刻又動人的表演總是讓我不斷起了一陣又一陣的雞皮疙瘩。
 


他每一句口白,都直接敲在你心頭上;每個眼神的掙扎與不忍,都是這麼的有血有肉。
 
他一家之主的氣派,面對獨子卻連重話也不說一句;發現他在街頭發傳單,怒不可遏,因為他知道革命事業是玩命的,他怎麼可以拿兒子試法。他與陳少白嚴重衝突,兩個老戲骨吵的可精彩啊!
 
升平戲院三十多口命案,他在現場找到陳少白的鋼筆,擔心他已殉難,回到他自己資助的《中國日報社》,遇上香港警司史密夫(曾志偉)查封報社,他毫不畏懼端出社長的架子,在街頭與史密夫爭吵,那句「你也是中國人!」怎麼由王學圻講出來,沒有撕裂聲,但就是鏗鏹有力,感人萬千。
 



他接下陳少白的擔子,坑坑疤疤對著全體社員說著中國未來的變局,四萬萬百姓應該如何如何,文章照寫、報紙照印,他豁出去,一個個去找保護孫文的人,卻在家溫柔的對著他的兒子說,這兩天待在家裡好嗎?
 
當阿四、方紅、臭豆腐還有阿四找來跑的比他更快的車夫們,站在李玉堂面前,他默然,深深一鞠躬,輕輕一聲《謝了!》感人萬千。
 
他放下家庭,勇敢走上街頭,卻不知道人力車裡拉著的,竟是自己的兒子李重光。所有保護孫文的人,都是自己直接或間接找來的人,他看看一個個倒下殉難的身影,不忍離去。
 
英國警方下令不許過問中國人的事情,擺明袖手旁觀。警司史密夫終究被李玉堂感動,帶來大隊人馬,護衛李玉堂一小段路,《香港再過五分鐘就沒有警察了,我能送多遠,就送多遠。》這種義氣相挺,只有中國人看的懂吧!
 
最後,李重光還是死在閻孝國手上,當出錢出力又賠上個獨生子的李玉堂,抱著李重光痛哭的時候,催淚指數百分之兩百!
 
當然這部電影,還是不能避免臉譜化的角色與劇情塑造。胡軍的閻孝國不見得要如此陰森恐怖,他的死,也草率了點。畢竟,他也是盡忠職守,對大清帝國來講,他可是大大的忠臣啊,可惜,電影篇幅沒空理會他的心境;
 
李玉堂以商人之姿,參與革命,我喜歡當陳少白興奮的對他說,「孫文要來了!」他倒抽一口涼氣問他,「這次又要多少錢?」那真的是商人啊!他走上街頭,戲院三十條人命是因,英國警方查封報社是導火線。但能讓一個晉商在香港願意挺身而出,顧盼之間應該還是要有更多的心路轉折。但不管怎麼說,王學圻演的真是好。
 
還有劉公子耍帥之前,故事也要講的更清楚。而真正要被保護的人,孫文,像個影子似的飄來蕩去,不那麼具體,也稍稍有點偶像化了。但整體來說,瑕不掩瑜,非常非常好看。

 

十年以前,衢雲兄跟我在此討論何謂革命,
當時我說,革命就是為了四萬萬同胞,
人人有恆業,不啼饑,不號寒,
十年過去,與我志同者相繼犧牲,我從他鄉飄泊重臨,
革命兩字,於我而言,不可同日而喻。
今天再道何謂革命,我會說,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
這痛苦就叫做革命。
 
張涵予扮國父,他的聲音溫柔、堅定、厚重、有力,非常適合旁白。很難想像忽然有個像曾志偉的廣東腔敘述革命志業應該如何如何,但國父畢竟是廣東人啊。反正也沒多少人聽過國父演講原音,京片子就京片子吧。
 
張涵宇的雙眼皮貼的好深一塊,雙頰比起《風聲》豐臾不少,不過國父實在比他帥多了。
 
 


【電影筆記】不能沒有政府,但靠政府你就掛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金馬五十】MY經典華語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