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6/24

腰痛阿婆之代償性碎嘴

上週日母夜叉一早醒來,覺得充滿了晴天的預感。不是普通的晴天,而是穩穩當當的一整天無雨安心晴天。不,我沒洗貓,我把櫥櫃裡面的棉被竹蓆全部翻出來,打算好好晒一晒。竹蓆悶了大半年,霉味陣陣,所以我先拖到浴室去,又刷又擦又消毒,之後徵召苦力一名陪我把東西扛上頂樓。
趕在其他住戶起床前,霸佔掉一大堆晒棉被的位置,讓我的心充滿了師奶的勝利感,也讓我的腰,貼滿了師奶的青草藥布。
是的,阿婆閃到腰了。



我超級討厭藥布味道的。所以雖然酸痛長伴我左右,我還是能不貼就不貼。省去換睡衣換床單的麻煩。但是這次真的大鑊*了,如果我不能用週日剩下的時間讓疼痛消失,我週一沒可能奮戰大眾交通工具抵達辦公室。只好臭了,我毫不客氣地拿藥布貼滿後背的無垠平原。

阿婆我本身歸納邏輯還不錯,很快就總結出,避免疼痛的姿勢有兩種:直挺挺的站著、直挺挺的躺著。既然能躺幹嘛站,所以我就躺了。這時我才明白,躺著的樂趣原來就在於可以不規矩的躺。蝦米弓,纏綿被,跨大腿,這些才是躺床的真義!我這種腰痛的躺法好辛苦啊。我努力在「直挺挺」的大原則下尋求變通:直挺挺左側躺、直挺挺右側躺、直挺挺趴著、再回到直挺挺仰躺。轉換動作的速度可比郵輪通過巴拿馬運河,慢~

唉,躺在床上不能拿腳背蹉被單我睡不著!睡不著很無聊啊!於是我又慢慢研究出如何在沙發上「癱」得像躺著的姿勢。嗯,終於可以看電視了。就這樣,我乖乖躺著癱著一整個週日。有比較好嗎,有的,「直挺挺」可以變成「稍稍彎」,但也就這樣。週一只好繼續躺。

這真是個心酸的回憶:週一不用上班,可以在家躺床,這是我多麼嚮往的狀態。但是我竟然一點也不樂在其中!我竟然嫌躺床好悶!躺在床上看小說,打電動,上網逛大街竟然沒有享受感?!我躺到中午的時候,很認真的在想,我要是去上班就不會這麼無聊了。天啊,我是不是沉淪了?我竟然把上班視為生活的出路!?難怪先賢說人在病苦的時候,意志力特別薄弱。

差堪可慰的是兩個貓兒子很乖。滔滔來探過我3次,幫我踩肚子幫助消化。糰糰陪我躺/癱了好幾回,躺到熱了才下去躺地板扮路倒漢。我看他差不多涼夠了,叫他幾聲糰糰,他又有情有義的上來陪在身旁,真是乖羊兒,一肚子捲捲小毛毛,好想把臉埋上去蹭幾下,聞一聞。唉,受傷的人不能恣意染指貓咪,真淒涼。那貓女兒美咪呢?喔,她忙著打翻櫃頂的像框,還沒發現我腰痛,看你們有誰幫我正式發個電報給她好了。


今天情況已經好很多。可以用阿婆的步伐出門。所以我一路克制著邊走邊扶腰的衝動,比平常上班時間晚20分鐘抵達辦公室。嗯,老實說,這20分鐘並不是全部用在我的龜行上,而是,早上我換衣服的時候,著實花了5分鐘嘟嘴,生氣自己不能穿有跟的鞋子。雖然話說回來我這陣子根本天天穿平底鞋,但是出於自由意志和情勢所逼的選擇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這事情我師奶不起來,不嘟嘴裝一下小妞兒不順氣。



*大鑊=廣東話,意指"代誌大條了!"



捷運衛生危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Life on Earth, humbly
本文引用網址: